梦远书城 > 简璎 > 不典型偷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打扰了。”她对网袜美女点点头,然后笔直的看着元日刚。“你现在方便我想跟你谈谈我们孩子上幼稚园的事。”

  元日刚惊诧的看着钟珂。

  “孩子?”宋蕙莲震惊的看着他们,她瞪大了眼睛,无法置信的问元日刚:“你有孩子?”

  “五岁了。”钟珂接口,还叹了口气。

  元日刚忍住笑意,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也不明白她为什么知道他在这里相但她的行为让他很愉快,他想也没想到她会来破坏他的相亲。

  “五岁?!”宋蕙莲的声音变尖了,怒气冲冲的起身,拿起皮包和外套,又狠狠了元日刚一眼。“有孩子还出来相亲,你有没有水准?简直莫名其妙,浪费我时间!”

  元日刚做出一个遗憾的表情。“很抱歉。”

  “抱歉?哼!岂有此理!我要找媒人算账!”宋蕙莲气急败坏的走了。

  钟珂径自在元日刚对面坐下,服务生惶惶不安又困惑的过来了。“请问小姐要点餐了吗?是回您的位子还是……”

  元日刚对服务生笑笑。“这位小姐在这里点餐,麻烦你清理一下桌面。”

  服务生收走了宋蕙莲的餐盘,重新换上餐具和水杯,递上菜单。

  元日刚悠哉地为她介绍,“这里的炖羊膝很不错,还是你想直接上晚茶甜点?”

  钟珂懊恼的看着菜单,没好气的抬眸瞪他一眼。“我搞砸了你的相亲。”

  她在生自己的气,她竟然做出这么冲动又愚蠢至极的行为,天啊!她的脸要往哪里搁?

  “所以快吃点好的消消气。”他笑。“我帮你决定吧,主餐香草烤羊膝,水果沙拉,餐后上晚茶甜点,你吃不完的羊膝我帮你解决,你的胃就留着装甜点。”

  钟珂阖上菜单还给服务生。“照这位男士刚刚点的。”

  要命,他真的很了解她。

  他是一个知情识趣的成熟男人,有绝佳的外型,不错的职业,优异的家世背景,她不懂他为什么还要相亲?倒追他的女人应该一堆,就算他看不上她们,周遭难道就没有入得了他眼的女子吗?

  “你不生气吗?”钟珂揉揉发疼的太阳穴,懊恼的自问,她到底在干么?来这里的目的是品尝甜点却把他的相亲对象气走……

  元日刚对她一笑,“坦白说,我很高兴你那样胡来,这大大提升了我的虚荣心。”

  她皱起眉。“什么见鬼的虚荣心?你可千万不要以为……”

  “我确实那么以为了。”他黑眸笑睇着她。“你对我也有意思,不是我在一头热。”

  她哼了两声。“什么一头热?消失了几天还跑来相亲,能叫做一头热吗?”

  元日刚嘴角满是笑意。“你不是要我跟姊姊们说清楚我们的关系吗?说清楚的结果就是家里继续为我安排相衆。”

  钟珂很怀疑,眉头皱得更紧。“你真的说清楚了?”

  她以为他不会说呢……只是奇怪了,明明是她要求他说清楚的,他说了,她心里却没有太好了的感觉,反而有点闷闷的。

  “当然。”元日刚微笑,轻畷一口冰茶。“如果没有说清楚,姊姊们早就找上你了,还会安排我继续相亲吗?”

  钟珂咬住嘴唇。“所以,这几天你一直忙着相亲?”

  元日刚温柔地笑问:“你没看新闻吗?我以为你体恤我,所以都没打给我,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

  “新闻?”钟珂又蹙眉。“我多半只关心国际新闻,很少看国内新闻,除非很重大。”

  “一位情况特殊的病人,同时移植心脏和肺,这是我国的首例,日本心脏协会现场转播那场手术,这件事被媒体大幅度的报导。”

  她完全不懂同时移植什么跟什么器官的难度有多高,但会卫星转播手术想必是有一定程度的重视。

  “我——”她顿了顿,坦白地说:“我还没养成看医学报导的习惯。”

  他眼里有笑意。“没关系,以后慢慢养成就可以了。”

  她并没反驳他这句话,只撇撇唇,侍者刚好送来水果沙拉,她便顺理成章的吃东西,也就没回答了。

  这里的甜点果然一流,她逐一品尝、拍照、详细记录,而元日刚则一直微笑看着她,让她工作,没打扰她。

  餐厅快打烊时,他们才并肩离开餐厅。

  月色明亮。

  他一直陪她走到她的车旁边。“我送你回去。”

  路灯下,钟珂看了他几秒,交出了自己的车钥匙。

  她知道他的车子必定也停在附近,但他说要送她回去,她不想拒绝这提议,几天不见,她还想跟他在一起。

  他替她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她上了车,他替她关上车门,随即走到驾驶座也上了车。

  钟珂才扣好安全带,他的唇已经靠过来了。

  炙热的唇和撩人的吸吮,她一点也不想抗拒,软绵绵的靠着椅背,任由他的热唇辗转深吻。

  元日刚点燃了她死寂多年的感情,她喜欢他。

  他的唇离开了她,他发动了车子,而她全身放松的看着他开车,觉得自己像醉了似的,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车子停下来的地方不是她公寓大楼前。

  “到我家去。”他开进大楼的地下停车场,停在自己的车位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