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不典型偷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大妈,这件事其实……”

  “您到啦,夫人。”钟珂被打断了,荷雅婚纱的负责人赵娴雅亲自出来迎接。“元医生在里面等二位了。”

  钟珂的喉咙一紧。“元医生?”

  钟林宝莲微微笑。“是我请元医生一起来的。”

  钟珂当然不会指责大妈未经她同意就如何如何,众所周知,她的气焰只会用在自己父亲身上。

  现在她很担心除了元日刚,会不会他其他家人也来了,比如他的四胞胎姊姊?

  她去元家的那一天,知道他们真的没有藏了个孩子之后,他的姊姊们反而对他们的婚事更热中了,一直在帮他们想蜜月地点,要他们生个蜜月宝宝,有个姊姊还建议他们去黑龙江度蜜月,让她好头痛。

  幸好,她在店里只见到元日刚一个人,但他们两个无可避免的试穿了一套又一套的西装跟婚纱,大妈一直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她是很不情愿,也认为他应该要跟她一样才对,可是元日刚竟然还有闲情逸致拿出手机拍照留念。

  试完婚纱,他们两个又跟大妈一起吃晚餐,幸好元日刚很健谈,聊在医院的所见所闻,席间没冷场。

  送走大妈已经快十点了,钟珂感到筋疲力尽。

  试穿那一件又一件的婚纱真要命,就算她真的要结婚,对婚纱也没什么幻想,更无法明白义大利老师傅手工制作的婚纱好在哪里,是能保证两个人相爱一辈子吗?

  “很有趣。”元日刚笑睇着她,眉宇间凝着温柔。“在大妈面前,你的爪子都不见了。”

  钟珂没否认,还顺便当他,“我的爪子只用来对付卑鄙的人,比如那种利用老人家的人。”

  他笑了。“你们很像一对母女。”

  钟珂不带情绪的说:“再怎么像,也只是像而已,不是真的母女,真的母女不必用到像这个字。”

  元日刚立刻察觉了她竖起了刺,她的保护墙在提起“母女”两字时自动升了起来,他没退缩,仍旧从容不迫的问:“你母亲呢?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她?”

  “没必要。”钟珂一口回绝了他又自嘲地说:“我们母女前世有仇,所以这辈子都处不来,我不知道她在哪里,而我这个女儿的大小事也不在她关心的范围里。”

  他注视着她。“你要结婚时,她也不会出现吗?”

  “我希望是那样。”钟珂眨了眨眼眸,有点烦躁的说:“我的车在公司,你送我过去开车。”

  她不想跟任何人谈她的母亲,不想。

  ***

  对于制造惊喜这种事,钟珂向来不感兴趣,更想不出谁有荣幸让她费心思,所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周末夜晚飞来东京给出差中的元日刚惊喜。

  怎么会来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已经来了,现在正坐在饭店大厅西侧的开放式咖啡厅里等元日刚回来,这当然是因为她没有订房间,也没有他房间门卡。

  无法臆测他看到她会有什么反应,如果他春风得意的拥着一个辣妹要回饭店过夜,看到她在等他,会怎么样?

  他的脸色会不会一阵青一阵白,大家尴尬的杵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她则会很想掐死自己,为什么要跑来搞得场面无法收拾?

  想到这里,钟珂就想打退堂鼓,不要惊喜不成,反而变成惊吓。毕竟相识以来,虽然和他一路进展到出乎她规划之外的亲密关系,她却不肯真正给他什么承诺,又凭什么要求他对她忠诚?

  她坚决不承认若看到他跟女人在一起,她会无法承受,也打死不说不希望他有别的女人。

  所以,她应该回去对吧?!反正台北、东京的航程又不远,她可以回去等他星期二回国,装做自己一直在台北很忙,根本没时间想他……

  对!就这么做!

  她迅速喝完咖啡起身,拎起简单的旅行袋,但——来不及了!

  她看到他走过来了,是她请饭店柜台人员代为传话的,只简单的说有朋友在咖啡厅等他。

  看到他嘴角扬起的笑容,她的心评然一跳,没来由的,她的心情整个放松了。

  黑色长风衣里面是全套的黑色西装,元日刚神清气爽的走到钟珂面前。“柜台说有人在等我,我还以为是在这里执业的学长知道我来开会,特别过来跟我喝一杯。”

  钟珂真的不擅长做这种事,她避开他带笑的炙热视线,轻描淡写地说:“只是刚好来东京,你又刚好来这里开会,所以顺便来看看你……”

  他提走她手中的旅行袋,搂住她的肩,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我知道,你不是刻意来的。”

  这位单手就可以屠龙的花木兰竟然在周末夜跑来东京见他,这不啻是告诉他,他们的关系在这里更进了大一步。

  “我真的只是顺便过来……”钟珂还在澄清。

  “我知道。”他笑意更深,搂着她的肩往饭店大厅走。“吃过饭了没有?附近有间很棒的烧肉店,我们去吃饭。”

  “你应该跟学会的人吃过了吧?”她想到烧肉就觉得麻烦。“我只想休息,叫些客房服务吧,我想吃甜“会情郎不忘工作吗?”他调侃。

  学术上的研究发表对他已经一点都不重要了,能在东京的周未夜见到她,是他此行的最大收获。

  “什么情郎?”钟珂绯红着脸,皱眉轻斥,不想承认那两个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