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等到总裁帅老公 >
二十四


  “你对他一见钟情?”他又掐紧了她的手腕,用力把她往自己的怀中带,双眸冒火的瞪着她。

  “你抓得我好痛。”她皱起秀眉想挣脱他,然而他的手臂像两道铁栏杆一样,她根本挣扎不开来。

  “告诉我,你真的对伍祟文一见钟情吗?”官有炫愤怒的瞪视着她,血液在他血管中奔流,他呼吸急促,胸口起伏不定。

  她对伍崇文有好感,这令他生气!她夜归,这也令他生气!她跟伍祟文饮酒作乐,他更生气!

  但他最气的是他自己!他为什么要一手把她推进别人的怀里,为什么在美好的她面前,他没有勇气向她告白自己的残缺和心底的痛?为什么要她幸福却又见不得她幸福?

  这是因为……没错!他想要她,他迫切的想要她,他身上每个细胞都想要她……

  “对,我对他一见钟情!”他不友善的语气令韩邦洁也火了,她挑衅的看着他。“我们聊电影聊得好开心,我觉得他也喜欢我,我想我可能会嫁给他吧,这样你就对我没责任了,行了吧!”

  “不行!”官有炫怒气腾腾的堵住了她的唇瓣,将她更拉向自己,他的舌尖窜进了她的唇里,这个吻随即变得炽热无比。

  她错愕、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但立即就很没用的迷失在他的吻里。

  老天……他怎么会吻她?真的是他在吻她吗?这怎么可能?一定是她酒后的幻觉,一定是的……

  可是,如果是幻觉,感受又怎么会如此真实?她的心脏狂跳,她的四肢无力,她甜蜜又迷乱,她不知所措……

  等等——他怎么可以吻她?他不是有女朋友了吗?他现在这样不由分说的抓了她就吻是什么意思?玩弄她吗?看轻她吗?还是吻好玩的?

  该死!她已经被他背叛一次,现在又怎么会再度掉进他见鬼的情网里?被他区区一吻就迷惑了,她真是猪头!

  她猛地推开他,浑然不知伤心的泪水已经迷蒙了她的双眸,她哭着奔回房里,关上门,上了锁。

  笨蛋啊,韩邦洁,哭什么哭?你应该甩他一巴掌才对,这样哭着躲到房间里算什么?

  可是,她就是想哭,她就是感觉很难受,一颗心紧紧纠结着,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自己对他存有的庞大留恋和感情都在刚刚那一吻里觉悟了,消失了,心碎了。

  她对官有炫好失望,他竟然是一个背着女友和旧情人偷情的男人,她真的对他失望透顶!

  官有炫看着那道紧闭的门扉,心痛紧紧抓住了他。

  为何老天要这样安排,曾经让他拥有却又夺去,让他陷入无法挣脱的困境,让他没办法爱他所爱,也没办法对任何人坦白他残酷的缺陷。

  他恨老天,他真的恨……

  他知道自己刚刚的行为不可饶恕,也知道现在后悔也于事无补,一时失去理智的强吻她,现在她会用什么眼光来看他?

  劈腿男?花花公子?还是一个对人在异地的女朋友不忠的男人?

  洁儿一定伤透了心,这一切都是他害的,都是他把她变得如此狼狈不堪,让她对曾经爱过的他感到失望,这些都是因为他没有好好把持住自己而造成的。他必须让她继续住下来,继续在泛世上班,这样他才可以继续照顾她,他也必须真心的替她介绍男期友,既然他希望她得到无法从他这里得到的幸福,那么他就必须斩断对她的爱恋。

  下了决定之后,他没打扰她,悄然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一夜,他辗转难眠。

  隔天,他先打给宋丽如。

  “你待会马上联络韩邦洁,告诉她,你今天有重要的事无法去上班,要她一定要去代理你的职务,想办法让她到公司。”

  他认为她可能会请假一天,他这么做的用意是迫使她必须离开房间,他总要见到她,才能跟她谈。

  “知道了,总裁。”宋丽如聪明的什么都没问,只执行上司交代的任务。接下来,官有炫来到客厅里等她。

  没多久,她的房门开了,他松了口气,宋秘书不傀是宋秘书,完美达成任务。他凝视着她,看到她眼皮红肿,这代表着她昨夜不知道哭了多久,掉了多少眼泪。

  “我以为你今天会请假。”他率先开口,仿佛没事发生过。

  韩邦洁微微一愣。她真没想到一走出房门就看到他,这使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她不自在的闪避着他的眸光,迟疑了一下才说:“本来是想请假,但宋秘书说,今天她没办法去公司,如果我也不能去,就没人做她的工作,她就死定了,叫我一定要到。”

  “原来如此。”他想,现在该导入正题了,他清了清喉咙,看着她,“听我说,我很抱歉,我昨晚和女朋友吵架了,情绪很不好,又喝了酒,所以对你不礼貌,希望你能原谅我。”他没有喝酒,说这些都是为了加强他昨夜失控有理的条件。

  “你说——因为你跟女朋友吵架?”韩邦洁愣住了。

  因为这样,所以他昨晚才会反常,才会吻了她?为什么她的心会因此而隐隐作痛?

  “对,我们吵得很凶。”他尽可能使用就事论事的语气,不夹带多余感情,就像在分析一个事件似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