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等到总裁帅老公 >


  想到这里,她感到一阵强烈心痛,她看着他,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以为自己已经忘了他,原来他之于她,还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你怎么了?“看到泪水浸湿了她明亮的双眸,官有炫的心也跟着紧紧一缩。

  他不应该过来的,可是在这里与她不期而遇,他整个人的心魂还处在蓦然重逢的震撼里,双腿自有意识的走向她。

  “不要误会,我不是看到你才哭的……"

  韩邦洁吸了吸鼻子,想到跟他分手的痛,又想到即将再婚的父亲,想到自己即将孤零零的一个人,一时间,悲伤的情绪蜂拥而来,她哽咽的说道:“事实上是我爸……我爸——呜呜鸣——我爸他……呜呜……”

  他心弦一紧。“伯父发生什么事了?”

  他知道她和父亲相依为命,虽然她没有母亲,但因为她父亲教养得很好,所以她乐观又开朗,她的思考模式就像一朵向日葵,这也是他被她吸引的原因。

  自小,他在富裕的环境中长大,他的爷爷是泛世航空的创办人。

  他爷爷有三个儿子,他的父亲排行老大,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他从小看尽了大家族的明争暗斗,他们为了利益可以牺牲亲情,在那样的环境之中长大,她的纯真在他眼中格外难得。

  “他——他要再婚了……”想到他们结婚后,郭晓芙会取代她的位置,他们可能还会生几个弟弟妹妹给她,到时她就会被她爸爸打入冷官,这些想像令她哭得更加伤心。

  “你说——伯父要再婚了?”官有炫微微一愣,随即喷笑。

  “所以,你是因为伯父要再婚,哭得这么伤心?”

  她没好气的瞪着他。“对啊,不行吗?”

  如果不能体会她不安的感受也就罢了,没必要还落井下石的嘲笑她吧?

  “你应该为你爸爸高兴才对。”他笑着叹息,自己也立即发现了他的语气里有着对她的诸多宠溺。

  瞧她,一身T恤、牛仔裤和夹脚拖鞋,坐在衣着华丽的客人之中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她却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她大概是跟她父亲闹别扭,直接就从家里跑出来的吧?"

  她还是那么孩子气,那也是她最可爱的地方,他从来不敢说自己可以忘了她,而他也确实没有做到过。

  她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心底,从来没有…

  “我也知道,但说的容易做到难,换做你,看你能不能那么伟大?”韩邦洁吸了吸鼻子,狼狈的用餐巾纸擦掉眼泪,蓦然发现他正盯着她看。

  她不由得想到现在的处境和模样——

  要命!她一定丑不拉几的!

  每个女人都想美美的出现在旧情人面前吧?就只有她这么倒楣,在她最失魂落魄又最不修边幅的时候遇到了旧情人。

  吼!她到底是做错什么了,为什么上天要如此捉弄她?

  “你还没用餐吧?”官有炫看着她面前完好的餐点,径自下了决定,“正好我也还没吃,我们一起吃吧。”

  他招手示意侍者过来。

  “我又没说要跟你一起吃。”她咕哝着,也不知道为什么,边大可以对他吼,但她做不到。

  “大学毕业了吧?”他不理她那声微弱的抗议,俊容上仍挂着微笑。“找到工作了吗?”

  自从主动对她提出分手之后,他就强迫自己不许关心她的消息。

  他不敢关心,他怕越陷越深,如果关心她的下场只是一场无言的结局,那他又何苦让两个人的心更加难受?

  “官有炫——”她双手环胸,蹙眉瞪着他,无法理解的眯起了眼眸。

  他怎么有办法一副跟她闲话家常的语气?

  哦,她知道了,美国住久了,所以感染了外国人的开放作风,他敢情是认为男女分手后还能做朋友吧?

  呸呸呸!真是去他的圈圈叉叉!

  如果分手了还能做朋友,那干嘛分手?就是连朋友都做不成才要分手,为什么现在还来她面前摆一L副无事貌?

  “我在听。”他气定神闲的望着她,优雅的开始撕她的餐包,沾着她的浓汤,吃了起来。

  韩邦洁杏眼圆睁的瞪着他。

  喂喂喂,那是她点的好吗?干嘛掠夺他人的食物啊?

  算了,以前她也吃了他很多,这餐就算还他的好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