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等你们适应了京城里的新生活,到时再按部就班的安排也不迟。”景飞月不置可否,对此事并没有太大意见。

  吃饱喝足后,两个孩子还不想回客栈,覃清菡也想逛逛,景飞月便依了他们。

  两个孩子毕竟还小,见到卖艺杂耍的便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场子中间有两个少年在表演金顶功,景金玉、景满堂都看得目不转睛,周围更是喝采连连。

  景飞月见两个儿子着迷,便咳了声,清了清嗓子道:“其实那也没什么,爹在沙场曾以一敌十,长枪贯穿了胸膛还活了下来。”

  “贯穿胸膛?!”两个孩子听了惊呼一声,再也无法故作冷漠,无动于衷。

  覃清菡忍住笑意,他这做爹的也不算太木讷嘛,还懂得适时讨好儿子,在儿子面前塑造英雄形象,只要再耐心等等,假以时日,孩子们一定会乐意亲近他的。

  她笑盈盈地朝他竖起了大拇指,赞。

  覃清菡前世按赞惯了,人人天天都在社群网站上对别人赞,浑然不觉有何不妥,景飞月却觉耳根子烧红,她那般巧笑倩兮的朝他笑着,比之天上的繁星有过之无不及,他胸口忽然涌现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情绪。

  看完了杂耍表演,景玲月似乎再也无法忍受。“这里热死了,哥哥,咱们快走吧!”

  她对这些杂耍压根没兴趣,她想去成衣铺、香粉铺逛逛,最好再添几样首饰,置几身新衣裳,虽然一路上吃好住好,可她哥哥毕竟是男人,都没想过要为他们置办行头,覃清菡也不提醒她哥哥,叫她好生气闷。

  景玲月有意无意的领着众人往香粉铺走去,忽见大街上两个小姑娘被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拖着走,那大汉口里还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别给老子哭哭啼啼的,是你们的爹将你们抵给老子的,老子将你们卖到窑子还亏本了哩,要怪,就怪你们的爹去!”

  “不要!不要!救命啊!”两个小姑娘高声呼救,均是一脸惊恐。

  周遭虽然人来人往,却没人拔刀相助,人人都不想多管闲事。

  覃清菡也不想,可她听见两个小姑娘心里的恐惧,她们才多大?不过十三、四的模样,这年纪进到窑子里就是雏妓,不知会被如何糟蹋……

  正在天人交战,便听到旁边妇人在窃窃私语,“这个天杀的李老三真是造孽啊!嗜赌成性,现在还把两个女儿都输掉了,孩子的娘若地下有知,可真要死不瞑目了。”

  覃清菡终究还是无法若无其事的走过去,她不是古人,这里的人当人是货品,可以交易,可她做不到袖手旁观。

  她忽然停了下来,其他人也跟着停了下来,正当众人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时,她转身看着景飞月。“我到京城之后,总要有贴身伺候的丫鬟吧?”

  景飞月闻一知十,不过面上依旧是不置可否的神色。“你想救她们?”

  覃清菡点了点头。“看着可怜。”

  景玲月蹙眉。“嫂嫂你也忒不懂事,来路不明的人怎么可以随便买下?咱们如今身分不同,身边伺候的人自然要千挑万选,路边买的丫鬟既不知根又不知底,谁知道手脚干不干净,怎可进郡王府?”

  覃清菡倒是笑了。“要伺候你的人,你再去千挑万选好了,我相信眼缘,这两个小姑娘合我的眼缘,将来肯定是忠心的。”

  景飞月对元昕使了眼色,示意元昕过去与那大汉交涉。

  这是重逢之后,覃清菡第一次请求他,他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于是这一趟出门用饭,覃清菡带回了两个小姑娘,虽然手里有她们的卖身契,但她并没有打算强迫她们留下。

  “若是你们想回家,这卖身契我便撕了。”

  两人立即跪了下去,眼泪又扑簌簌地落下。“求夫人收留!我们不敢回家了,若是回去,不知何时又会被卖到窑子里,我们想跟在夫人身边伺候,只求有一口饭吃就够了!”

  “你们起来吧。”覃清菡伸手将两人拉起,收起了卖身契。“既然你们不敢回家,就先留在我身边,若有一日想走了,尽管跟我说便是,我便会把卖身契还给你们。”

  两个人异口同声,“不不!我们不走!夫人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一辈子都要留在夫人身边做牛做马,伺候夫人!”

  覃清菡想到卖身契上写着十两银子,心中很是感叹,两个女孩竟然只值十两银子,人命在这个时代真是不值钱啊。

  “别说什么做牛做马了,以后有机会你们得学学读书识字,对你们日后会有帮助的。”

  “读书识字?”两人瞪大了眼睛,那是她们想都不敢想的事。

  覃清菡笑了笑。“我们是战郡王的家眷,如今要往京城里去,日后会定居在京城,你们先知道这些便可以了,至于将来你们要做什么,我想想再做安排。”

  两人一听居然是郡王家眷,顿时吓得不轻,战战兢兢地道:“奴婢遵命。”

  覃清菡不想听她们自称奴婢,可她也得入境随俗,名义上是买来伺候她的人,总不能姊妹相称吧?

  她温言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几岁了?一直以来是怎么过的?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下要被拉到窑子里?”

  姊妹之中大一点的目光怆然,哽咽说道:“奴婢叫小红,今年十四,奴婢的妹妹叫小柳,今年十三,我们姓李,原来生活得好好的,后来我们的爹迷上了赌博,田也不种了,我们娘整天忙田里活,操劳死了,娘死后,爹变本加厉,把两亩薄田和屋子都卖了,不久也全赌光了,还欠了一身债,前几日就开始有凶神恶煞到家里讨债,爹都不见踪影,今日爹回来了,却是带了刚刚那大汉回来,说是把我们姊妹卖给那大汉了,要我们跟那大汉走,我们死活不肯,那大汉便把我们从家里拖出去,若不是夫人,我们这时已经在窑子里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