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夜色降临,四通八达的京城大街上,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店家纷纷打起了灯,酒楼客栈比比皆是,处处人声鼎沸,宅子鳞次栉比、小巷密布,人潮如流,自有一番热闹景象。

  覃清菡见到景飞月已在马车外等他们,抬眸看到横匾上烫金大字写着“敬阁绣庄”,视线又回到景飞月身上。

  他身穿深青色银织长袍,乌发束起,戴着嵌玉银冠,剑眉飞扬,双目清澈,鼻梁高挺,他鹤立鸡群,站在那儿,令四周的所有人都变得失色。

  覃清菡用一种看偶像明星的眼光在看着景飞月,赞叹他面如玉,俊美无俦,颜值高实在吃香,定然是走到哪里都无往不利。

  景飞月一落眸,不偏不倚正对上覃清菡在欣赏着他的目光,那一汪水眸,亮如清泉。

  他胸口一热,觉得有哪里好像不对了。从前覃清菡被他抓到如此痴傻地看着他时,他便会怒从心起,恼怒到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可现在,那股子恼怒的感觉不见了,他的心不正常跳动,几乎要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颈脖有感的烫了起来,若不是夜色降临,怕是会叫人看清了。

  这一阵子,他不止一次认真的打量覃清菡,却始终没有答案,她给他的感觉和从前的覃清菡截然不同,说是脱胎换骨也不为过。

  不是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一个人真的可以改变这么大吗?此时她看他的眸子里已不是迷恋而是欣赏,单纯的欣赏,好像在欣赏一只上好的瓷瓶那般,单纯的因为是美好的事物而欣赏。

  他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有些复杂,有些不是滋味,这不是他想要的吗?那么他现在感到不太开心是怎么回事?

  “哥哥,听说你要给我们添购衣物,那么是要买多少身衣裳都可以吗?”景玲月一马当先的到景飞月身边,贪婪地问道。

  景飞月让景玲月叽叽喳喳的问话拉回了现实,他语气淡淡地道:“先买一些应急,其他的再让绣娘到府里裁做。”

  景玲月讨好的陪笑。“虽说是应急,但买个五、六身应该也不为过吧?毕竟我如今身分也不同了,是不?”

  景飞月对这样的小事没有异议,景玲月看他不反对,便兴高采烈的率先步入绣庄里,其余人也跟着进去。

  覃清菡的步子依旧不紧不慢,方才听到景飞月心里的声音后,她觉得好笑,景飞月不是讨厌原主吗?这会儿她不迷恋他,他却不高兴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是否只是大男人的占有慾在作祟?

  一群人进到铺子里,敬阁绣庄的当家掌柜已接获通知是战郡王和其家眷,自然不敢怠慢,亲自招呼。

  覃清菡等人从未逛过如此大的绣庄,自是开了眼界,白莲镇上的小绣坊连这里的百万分之一都比不上,映入众人眼帘的是满眼的华光溢彩,华丽的刺绣屏风看起来价格不菲,五花八门的布匹、成衣、绣样,还有绢花、抹额、荷包、络子、手链、丝帕、盘扣等等饰品,看得众人目不暇给,移不开眼。

  女人的天性就是爱美,覃清菡不是清心寡慾之人,不能免俗的也被那些美丽的衣裳饰品给吸引了,过去是碍于穷困,她压根不会去看这些身外之物,且白莲镇上也没得看,如今这些美丽的东西摊在眼前,她不会视若无睹,可也不会像景玲月那般贪心,一副全想搬走的样子。

  “郡王妃看这身衣裳如何?您肤色白皙,极为适合这桃粉色,衬得郡王妃您的肌肤更加白里透红。”

  掌柜的是人精,很快看出谁是能做主的人,便绕着覃清菡恭维。

  覃清菡给两个孩子各挑了三套衣裳,自己也挑了三套,又帮着手足无措的景珑月挑了三套,其他荷包、帕子等饰品也挑了一些,一回头,就见跟在景玲月身后的两个伙计手里捧着半天高的一大叠衣物,都快看不见路了,顿觉啼笑皆非。

  这贪心姑娘,一心想让人看得起,殊不知她流露的举动才真是小家子气,像是过了今天没有明天似的,摆明了没见过世面。

  “景大哥?真是你!”

  一道惊喜的声音扬起,覃清菡等人看过去,就见一位十五、六岁的姑娘立在那儿,一双明眸正又惊又喜的睐着景飞月,她的装束一看就不凡,鹅黄色的彩蝶淡淡的飞满双袖,一块上等琉璃玉佩挂在腰间,身姿娉婷,妆容精雅,浑身上下无一不透着富贵逼人。

  萧雨菲莲步轻移,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朝景飞月走过去。“我见到外头有郡王府的马车,还奇怪王府里什么人会搭马车来绣庄呢,原来是景大哥,可景大哥为何心血来潮来逛绣庄,这可不是你平常会做的事啊。”

  景飞月之所以陪同覃清菡等人来逛绣庄,亦是为了昭告天下,他将妻子接回来了,他有妻子并非子虚乌有的事,亦不是为了推托公主婚事才找的藉口,所以他才会破天荒做了平常不做的事——逛绣庄。

  覃清菡立即看出眼前的姑娘对景飞月爱慕有加,不说姑娘眉目流情,双眼冒爱心,她也听到了姑娘心里欢快的声音了——怎么会在这里遇到景大哥啊,真是来对了!

  景飞月神色并无不同,寻常地说道:“我陪同妻小妹妹来添些衣物饰品。”

  萧雨菲心头咯噔一下,当场愣住。“妻小?什么妻小?”她只听到这两个字。

  景飞月微微蹙眉,像是觉得萧雨菲的问题很失礼,他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了一抹变化,冷淡地道:“我的妻小。”

  萧雨菲只当他在说笑话,“景大哥说什么呢?你哪里有妻子了,又怎么会有孩子?”

  景飞月将人招了过来,淡淡地介绍道:“这是内子,我的儿子玉儿、堂儿,我两个妹妹,玲月、珑月。”

  萧雨菲脸色乍变,那些她以为在逛绣庄的平头百姓是他的妻小妹妹?是哪里出了错?他怎么会有妻小横空出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