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长公主殿下问的确实在理。”覃清菡幽幽地开口道:“只是民妇一人养家,五口吃饭,整日在莲田里干活,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实在没心思想那些风花雪月,那等心思,也只有像长公主殿下这般尊贵,这般吃饱太闲的高贵人物才有空暇去想,民妇的处境是万万不敢想的。”

  闻言,金霞顿时气炸了肺,她铁青着俏脸怒瞪覃清菡。“吃饱太闲?你说本宫吃饱太闲?”

  覃清菡忙道:“长公主息怒,是民妇失言了,请长公主殿下原谅民妇粗鄙,没读过多少书,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胡乱用语,民妇回去一定好好反省。”

  金霞才不相信覃清菡是失言,她分明是故意气她的,且还是当着皇上、太后、皇后的面故意惹她发怒,她可真是大胆!不过,她才不会上当,才不会让景飞月看到她的丑态!她深吸了口气,微微一笑。“虽然你和战郡王有夫妻名分,可你们毕竟也多年未见,形同陌生人,若是你觉得在京城不自在,本宫可以派人送你和孩子们回去你们过去生活的地方,还会送你一处庄子和万两白银,让你从此不必再为生活辛劳。”

  覃清菡顿时莞尔了,霞光长公主这是要用宅子和银子买断景飞月的意思?

  她蹲身福了一福。“多谢长公主殿下的美意,民妇和孩子们均觉得京城极好,我们已经决定住下来了。”

  金霞嘴角微抿,“本宫可是为你着想,要知道,在京城里生活没你想像的容易,尤其是像你这种一直住在乡间镇里的村妇,要主持一个郡王府比登天还难……”

  “好了,不许再说了。”太后面色一沉,打断她的话。“战郡王好不容易一家团圆,郡王妃初来乍到,你就说什么送他们回去的话,这话是你能说的吗?你有何立场说这些话?”金霞对皇上十分嘴甜,在皇上面前,那跋扈的性子也会收敛许多,因此皇上宠着她,可她并不喜欢金霞,金霞是她丈夫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她怎么会喜欢?如今的玉太妃,也就是当年的玉妃,在其正得宠时,她却备受先帝冷落,没少受过苦,要她将金霞当自己女儿疼,那是不可能的事,倒是眼前的战郡王妃有她的眼缘,她一见便喜欢。

  一直默不吭声、不言不语的景飞月此时看着金霞凝肃地说道:“微臣还请长公主莫再插手微臣的家务事,内子会和孩子们长久在京城住下来,微臣从前欠他们的,日后会补偿,这是微臣的家事,不需外人置喙。”

  听他这么表态,覃清菡顿时在心中代替原主原谅了景飞月。

  纵然他过去有再多不是,此时甘冒得罪皇家之大险,选择站在她和孩子身边,对长公主说如此重话,此举也可以抵消他年少时对原主犯的错了。

  “你、你——景飞月,你不知好歹!”金霞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红,心肝儿气得乱颤。他竟然为那个市井村妇说话?他竟然当众让她难堪?

  皇上蹙眉道:“霞儿,不许再胡闹了,你当接受战郡王已有妻室的事实。”

  皇上都开口了,金霞也不敢再乱下去,皇上是她的靠山,她可不能让他对她反感,日后再设法把覃清菡赶走便是,不急在一时。

  她原来也没那么希罕景飞月,不过是看中他的战功能配得上她罢了,加上他丰神俊秀的外表也令她中意,可如今,得不到令她更想得到了,她非要得到景飞月不可,她非让覃清菡让出正妻之位不可!

  “母后,我让人做了几样点心,现在尝尝可好?”皇后察言观色,觑了个空档说道。太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哀家正好有些饿了,快让人送上来吧。”

  皇上开口赐坐,景飞月等人都坐了下来,片刻,几名宫女端着托盘进来,每人的桌上都有六碟糕点。

  御膳房做的糕点自是无可挑剔,覃清菡吃着也是满意,不想,景满堂尝了几块酥皮豆沙糕之后竟开口说道:“还是娘亲做的糕点好吃。”

  覃清菡差点没被这臭小子吓死,要炫耀她做糕点的厨艺也不能挑这场合啊,眼前那都是些什么人?那是皇上、太后和皇后、长公主啊!他们素来是锦衣玉食,御膳房的糕点若是天下第二,那么没人敢认第一,臭小子什么不好说,偏生在这里说她做的糕点比御膳房做的好吃,这是说这些金贵人物平时吃的糕点没有他们这些乡下来的吃的好吗?这不是害她吗?“是吗?你娘做的糕点比这个好吃?”太后似乎是很感兴趣。

  覃清菡怕触怒皇家,急道:“孩子说笑,太后娘娘勿要当真。”

  “我看是说谎,不是说笑。”金霞冷笑。“孩子年纪小小就会说谎,竟然说御膳房做的糕点不如他们娘亲做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们吃过好东西吗你们?敢在这儿卖弄,怕是没吃过好东西不知道东西的好坏吧!”

  景满堂却是皱眉,倔强地道:“我没有说谎!我娘做的糕点确实比这个好吃多了!”

  景玲月早在找表现空间,想给这些以前想都没想过能见到的大贵人们留下好印象,好不容易有她说话的分儿,连忙得体又大方的陪笑道:“皇上、太后娘娘、皇后娘娘、长公主殿下,孩子不懂事胡说八道呢!这孩子逢人就说他娘做的糕点好吃,就是个没心眼的护短孩子罢了。”

  景玲月搬来台阶,景满堂却毫不领情,他反而更大声地道:“不是只有我这么说,吃过我娘做的糕点的人都说好吃!”

  金霞就等这句话,她冷笑道:“哦?既是如此,郡王妃敢现在就去做些糕点出来让我们评监一番吗?如此便可证明这孩子是不是在吹牛说谎了。”

  覃清菡不想在陌生的皇宫里做糕点,可她更不愿意让堂儿被指为说谎的孩子,若她不应允,就这么离宫,孩子心中会留下多大阴影啊!怕是日后再也不会亲近她这个娘亲了。

  她无奈的起身,眼眸清明地看着金霞道:“既是如此,那民妇就献丑了,还劳烦长公主派人带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