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奶酥油吗?”掌柜一愣,陪笑道:“小人是听闻过奶酥油,可未曾有人上门问过,夫人是第一个,小店也并没有贩售奶酥油。”

  覃清菡很是失望,她果真太乐观了,以为在宫里看到就有取得管道。

  她又询问道:“不知掌柜是否知道哪里可以买到奶酥油?”

  “这……据小人所知,京里并没有贩售奶酥油的铺子。”

  覃清菡失望的神情溢于言表。也对,点心局得了奶酥油却不知如何使用,一直搁着,这掌柜因为是尅南北货,见多识广才知道,其他百姓可能听都没听过。

  两人走出铺子,覃清函蹙着眉,第一关便碰到了难题,看来她想做现代甜点的美梦没那么容易实现。

  “那叫奶酥油的东西,不能自己做吗?”景飞月问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一瞬间,覃清菡有如醍醐灌顶,眼睛亮了起来。

  是啊,她可以自己做啊,因为在小镇上根本没看过牛乳,她当时还以为大黎没有牛乳,也就没想过要自己做奶油,而如今她在宫里见到了牛乳,府里也有,这就能自己做了。覃清菡彷佛看到了一线曙光,急忙问道:“这儿牛乳很贵吗?”

  景飞月道:“虽然不是人人喝得起,不过也不算很金贵,价格比羊乳贵上三成,一般百姓并不会去喝牛乳,多半都是喝羊乳。”

  覃清菡满面含笑,这就行了,价格在可接受范围,她决定自己做奶油!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她需要个打蛋器,还有不同的模具、容器,要添的东西还真多……

  “郡王爷,请问哪里能买到纸笔?”她笑盈盈地问道,适才的阴霾一扫而空。

  景飞月便带着她去了卖文房四宝的铺子,心里却对她那一声郡王爷在意得很。

  重逢之后,她一直称他郡王爷,没称过一声夫君,过去她都是称他相公的,何时,她才愿意再叫他一声相公?

  覃清菡买了纸笔,寻思着要去哪里画才好?既然出来了,她便想一日完成她想做的事。

  景飞月看出了她的心思,便道:“碧螺巷有间茶楼颇为幽静,要不去那里坐会儿?”

  覃清菡来京城后便知晓京城里颇为盛行午晚茶,而午晚茶的重头戏除了茶之外,还有配茶的点心,就像现代的下午茶一般,因此她对茶楼格外有兴趣,感兴趣的自然不是茶,是茶点。

  “甚好。”她嘴角噙着笑意,想着一举两得,既可以完成工具画,又可以品尝茶点。

  景飞月见她俏生生的立在那里,嘴角扬着薄薄笑意,不知为何,他心头微热,心跳快了两拍,不敢再看,他猛地转身。“随我来。”

  覃清菡忙跟上去。

  位于碧螺巷的景春茶楼果然如景飞月说的一般幽静,客人多半是文人雅士,姑娘家也都轻声细语的品茗交谈,座位与座位之间以纱帘相隔,桌椅都是竹制,轻柔的古筝声流泄,但没看见弹奏之人,不会叫人分了心去。

  景春茶楼并无雅座散座之分,所有的座位一视同仁,只有大小桌之分,小桌两人、四人,大桌六人、八人,景飞月与覃清菡在两人小桌落坐,覃清菡随便点了壶景春招牌茶,但很慎重的点了十样点心,千层酥、红豆糕、紫米糕、莲蓉卷糕、百果糕、山楂糕、二珍糕、酸梅糕、糖蒸酥酪、梅花香饼,摆了满桌。

  景飞月也不意外她会点这么多茶点,她手艺好,自然也想比较他人手艺。

  覃清菡每种茶点都尝一块,细嚼慢咽,仔细分析原料和制作方法。

  景飞月同样也每种都尝一块,下意识说道:“你做的比较好吃。”

  覃清菡噗哧一笑。“你怎么同孩子们一样?”

  景飞月这才意识到自己和两个孩子讲了一样的话。

  覃清菡把每种茶点都品尝过了,便专心地画了起来。

  原主的爹是秀才,自小教她读书写字,原主写了一手娟秀字体,魂穿的她很顺手的应用上了。

  她画了打蛋器,又画了各种模具和容器,一画便是一个时辰,这期间,景飞月没有打扰她,偶尔打手势唤小二过来添茶。

  窗外暮色渐浓,一抹霞光在天边流动,没过一会儿,天色便暗沉了下来,覃清菡伸伸懒腰,这才发现天暗了。

  “哎呀,我画了多久?什么时辰了?匠铺不会打烊了吧?”

  “还早。”景飞月视线落在她栩栩如生的画作上。“画完了?这些是要找匠人打造的?”

  “嗯。”覃清函眼里很有爱,她对做甜点一向是极有爱的。

  “这些是你要做糕点用的?”

  覃清菡脸上依旧带着微笑。“嗯。”

  景飞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你拜过师学做糕点吗?”

  “拜师?”覃清菡微微扬眉,直觉答道:“生活都不容易了,怎么可能拜师。”

  她在现代自然是拜过师的,她留法学做糕点,师傅是法国人。

  景飞月的眸色深了些。“那么你这些工具构思从何而来?”

  覃清菡轻松的一笑。“无师自通。”

  景飞月也没想刨根究底,许多有天赋的人都会在某一瞬间开窍,想来她便是其中之一。

  他将图纸折叠起来,收进自己的衣襟里,起身道:“走吧!趁着匠铺还未打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