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覃清函订制的工具、模具和各种大大小小的容器都到了,如今又多了冰鉴,简直如虎添翼,她进了小厨房便不想出去,景飞月也下令,远翠楼的小厨房是她专用的糕点厨房,闲杂人等不得进入,他让江伯在远翠楼里另外找地方再建一处小厨房,做日常煮食用。

  覃清菡得知小厨房属于她了,自然欢喜,如此也不怕她做的甜品会沾上荤腥菜味儿了,探春又派人将小厨房重新洗刷了一遍,务求半点油污都不见,将她不需要的锅碗厨具都搬走,再照她的意思将小厨房里的用具重新摆放过,所有的搅拌工具、称量工具、量匙、量杯、筛网、擀面棍、刮刀、抹刀、切面刀、蛋糕模型、饼干压模、纸模具,琉璃杯具、琉璃吸管、琉璃容器、布挤花袋,铁制挤花嘴。

  万事倶备,覃清菡着手教听兰、舒兰做玛德莲蛋糕,探春因为好奇,也在一旁看着。

  覃清菡先把模具刷上自制的奶油,再过筛面粉,把多余的面粉倒出,把模具放入冰鉴里,奶油隔水加热,搅拌溶解,糖粉加入蛋中,再加入蜂蜜,隔水快速搅拌,流畅的动作看得探春、听兰、舒兰三人目瞪口呆。

  探春咋舌道:“郡王妃……您……您动作好快啊!”

  覃清菡不断的搅拌,一边说道:“这样做出来的蛋糕才会好吃。”

  在现代是用电动搅拌机,这里是要高速打发的,她不快不行。

  约莫过了两刻钟,她提起了打发器道:“你们瞧,打到像这样纹路滴落也不容易消失时,就大约可以了。”

  覃清菡让听兰去给烤炉加炭火预热,一边往面糊里加入柠檬汁,再分两次筛入面粉,轻轻搅拌,说道:“一直搅拌到看不到粉粒为止,加舀少量的面糊放入融化的奶油里,搅拌混合,直到黏稠再倒入蛋糕糊里,再搅拌混合。”

  她让舒兰将冰鉴里的模具拿出来,将蛋糕糊一一填入模具里,最后置入预热的烤炉,很快的,香味飘了出来,半个时辰之后,取出烤好的蛋糕逐一脱模,一个个小巧可爱的贝型蛋糕就完成了。

  一个个繁琐的步骤有条不紊,三人这才知晓这一个连着一个,一次可做十六个小蛋糕的贝型铁模具要如何使用。

  “这便是玛德莲蛋糕。”覃清菡招呼她们试吃,至于玛德莲蛋糕的由来就不说了,她们听了也不懂。“如何?”

  三人皆是异口同声,“外酥内软,太好吃了。”

  覃清菡接着做了一款草莓杯子蛋糕。

  她来到京城才发现大黎是个盛产蔬菜瓜果的国家,鲜少有看不到的瓜果,而这草莓不仅夏季也吃得到,还比现代的香甜。

  草莓切块后,奶油里加入砂糖迅速搅拌,再分次加入鸡蛋继续搅拌,加入面粉、盐再搅拌,完成面糊后加入草莓丁,填入杯状的纸模具里,同样先预热烤炉,将三十个填好草莓面糊的蛋糕烤一刻钟,等待的期间,把奶油和糖打软后加入蛋白和水,打成糊状后填入布挤花袋,蛋糕出炉后,在蛋糕表面挤上两大圈奶油做装饰,再放上切半的新鲜草莓,如此便完成了草莓杯子蛋糕。

  三人试吃之后又是赞不绝口,探春跃跃欲试地道:“郡王妃,奴婢也想跟您学做糕点!”

  覃清菡笑道:“当然行,以后要做糕点时,便让舒兰去唤你,若你得空便来一块儿学。”

  这两款蛋糕若是配着茶吃就更完美了,可覃清菡看天气热,想了想又多做了一款冰饮。

  她将芋头煮到软烂,加入牛乳、糖粉搅拌,最后再加入碎冰,做成了简单的芋头牛奶冰饮。

  她想着来日方长,今日便先做这三款甜品,分装了食盒,派人给景飞月、景玲月、景珑月和两个孩子送去,也给江伯送了一份,大黎男子嗜甜,老人家尤其爱甜,她想江伯肯定会喜欢这三款甜品。

  她对管帐没兴趣,江伯虽然将库房钥匙交给了她,可她又把帐让他继续管着,原因无他,她实在不想再与数字为伍了,前世她一个人管帐,又要忙店里的事,天天焦头烂额,何况郡王府的帐不止府内,府外更是铺子、庄子多了去,管起来要人命,现在她只想做令自己开心的事。至于账目,既然以前江伯管得好好的,日后也必定能管得很好,她让江伯十日报告一次,自己不致于全然撒手不管即可,她就偶尔给他送送她做的甜点收买人心。

  想到收买人心,覃清菡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忽然想起待她和蔼可亲的太后,太后不站在霞光长公主那边,反而对她青睐有加,她也该投桃报李才是。

  于是她将玛德莲和草莓杯子蛋糕各装了十个,芋头牛奶冰饮不太够,只装了两杯,让江伯送进宫里。

  §第八章 长公主的诡计

  锦华宫。

  覃清菡的甜品送到时,锦华宫里正热闹着,除了太后、皇后和霞光长公主之外,太后的长女——祥花长公主金莲,以及她的两个女儿甯洵美、甯静姝也在宫里陪太后说话。

  “这杯盏怎地如此美呀?真是纸做的?”太后欣赏着草莓杯子蛋糕,一边赞叹道:“郡王妃真是心灵手巧,竟有如此巧思,能将糕点置入这纸杯盏之中,还有这款说是叫玛德莲蛋糕是吧?像贝壳一样的美,真难为郡王妃想得出来。”

  爱美之心人人有之,尤其是女人,看见美的事物总忍不住生出亲近之情来。

  金霞对覃清菡送来的东西通通看不上眼,照例要嫌弃一番。“这种东西,也不知有没有毒,母后怎可随便就尝?”

  太后斜睨金霞一眼。“你的意思是,郡王妃想要毒死哀家,还那么笨,派人用她的名帖送来?”

  金霞被堵得无话可说,只恨恨道:“那女人居然以为她能随随便便送东西到宫里来给母后,她以为自己真是郡王妃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