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金霞示意身后的宫女将食盒交给太后身边的大宫女落枫,她巧笑倩兮地笑道:“郡王妃做的这两款甜点,一款名为蜂蜜奶油地瓜烧,另一款名为焦糖布丁,光是这名字就别出心裁,您说是不?”

  金霞面上的笑容没停过,太后有些狐疑。“你这孩子不是向来不喜战郡王妃吗,今日怎地转性了?竟会主动派人上战郡王府去?”

  金霞浅浅一笑。“霞儿想通了,战郡王有妻子是多年前便已存在的事,这也不能怪他,且那时我也还不识得他,如今他既接了妻儿回来,一家和和美美地,我该替他欢喜才是。”

  见她说的在情在理,太后点了点头。“你早这么想就好,京城里青年才俊众多,日后再请皇上给你挑门匹配的亲事便是,不急在一时。”

  “霞儿明白。”金霞乖巧地应下,催道:“点心放久了不好吃,母后您快尝尝,出自战郡王妃的手艺,肯定是极好的。”

  太后从善如流地尝了块地瓜烧,吃完之后连连赞赏,又连忙吃下一个焦糖布丁,意犹未尽的又吃了两个地瓜烧,金霞则是陪着各吃了一个。

  太后吃起了第二个焦糖布丁,一边说道:“战郡王妃究竟是与何人学的手艺?若是点心局有她这般手艺该多好。”

  金霞掩嘴一笑。“总不能让战郡王妃到点心局当差吧?幸而战郡王府也不远,母后喜欢,时时派人过去请战郡王妃做便是,也不是什么难事。”

  金霞又陪太后说了好一会儿话,一会说要读故事话本给太后听,一会儿又主动要弹琴给太后听,没消停过,颇有几分承欢膝下的味道。

  没半个时辰,太后忽然脸色不对,她皱眉招来落枫,低声道:“扶哀家去如厕。”

  见状,金霞哎呀一声。“我肚子好痛……”

  太后获眉看着她。“你也肚子痛?”

  金霞忍着痛意问道:“难道母后也是?”

  太后点了点头,这会儿没空说话了,腹痛难忍,连忙让落枫扶着去净房了,金霞也让桃儿扶她到净房。

  两人从净房出来没会儿又痛了,两人又连忙到净房去,如此反覆了几次,太后年纪大,吃不消,有些要虚脱了,脸色惨白的瘫在床上。

  金霞见时机到了,便道:“快让太医来瞧瞧!”

  太医诊断时,皇上闻讯和皇后一块儿匆匆赶来,皇上一向孝顺,见太后面无血色,还不断冒冷汗,很是焦急。

  “怎么回事?是误食了何物,太后为何腹痛不止?”

  金霞抢着说道:“皇兄,我和母后一块儿吃了两样甜品,跟着不约而同的肚子疼,想来是那糕点有问题,幸亏我吃得少,否则也会如同母后这般。”

  皇上面色铁青。“还不快让人去点心局查!”

  金霞忙道:“皇兄,那糕点不是点心局做的,是战郡王妃做的,还余下了一些,恐怕是东西不干净,不如让太医验验?”

  “战郡王妃?”皇上蹙眉,也没问为何战郡王妃做的糕点会出现在宫里,径自对太医下令:“验糕点!”

  太医去一旁验了之后,很快有了结果。“启禀皇上,两款糕点之中掺了泻药,可能因此导致太后娘娘和长公主腹痛。”

  “泻药!”金霞瞪大了眼,惊讶万分。“难道是战郡王妃记仇,以为糕点是我要吃的,所以故意掺了泻药要让我吃点苦头?她怎么可以如此歹毒?亏我一心想与她化解芥蒂,皇兄……您可得给霞儿做主啊!”

  皇上蹙眉不语,这结果他也很意外。

  太后躺在床上,气若游丝地道:“不会的,战郡王妃不会那么做,那孩子眼眸澄澈,不会做那种事……”

  金霞怒不可遏地道:“母后!事实摆在眼前,您还要为那种人说话吗?”

  太后很虚弱,只是一径地道:“皇上,你要查清楚,万不可冤枉了好人……”

  金霞嘴角一翘。任凭皇上怎么查,这黑锅覃清菡都背定了,就算覃清菡说她收到的讯息是糕点是要给太后吃的,她绝不可能下药,可当时只有覃清菡和桃儿在场,只要桃儿咬死从来不曾提到太后即可,这么一来就会变成覃清菡知道糕点是她要吃的,她挟怨报复,却一并害到了太后,这件事传出去,从此所有人都会鄙视覃清菡,景飞月也会非休了无良无德的妻子不可……

  “孟德海!宣战郡王、郡王妃进宫!”

  听见皇上下令,皇后忧心地拢起了眉,她还想让罩清菡成为自己的人来拢络皇上的心,怎么会闹出这么一出?她实在不相信那个举止淡定、态度从容的女子会做出这般蠢事……

  皇上宣召的命令到时,覃清菡一点儿也不意外,她猜不到霞光长公主要做啥,但她有心理准备,今天不会平静的过去。

  她是还好,心态从容,景飞月却很不好,活像被人倒了八百万的债似的,从接到皇上旨意后便不发一语。

  “不会有事的,放心。”覃清菡反过来安慰他。

  “怎可无事?”景飞月眼里的光芒慢慢亮起来。“一定要有事。”

  没事的话,又岂能治那刁蛮公主的罪?

  覃清菡有些意外,这男人隐藏的一面原来是如此强悍?

  也是,若他没有刚强的一面,又怎会在年轻气盛时离了家投身军营,又怎能搏到如今的地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