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这时,一艘宝船施放起了烟火,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罩清菡猜想萧雨菲可能要趁乱制造意外落湖,她吩咐元昕、元劲将玉儿、堂儿看牢了,自己则盯着萧雨菲的一举一动。“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景飞月悄无声息的来到她身后问道。

  覃清菡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备战状态露了馅,她索性说道:“我觉得有些不安,好像会发生什么事似的。”

  景飞月想到她对地牛翻身的反应,便语气温柔地道:“画舫很牢固,无须担心。”

  覃清菡看着他,眼里彷佛盛了一汪清泉。“我不担心画舫,我担心的是人。”

  景飞月听出她的话外之意,问道:“此话何意?”

  她嘴角微微扬了扬。“我就是觉得这么大艘的船,会不会有人不小心掉了下去?若有人落湖,那该如何是好?”

  景飞月眼眸轻轻的眯了起来。“自然有镇南王府的侍卫搭救,那些侍卫皆身手敏捷,不会有事。”

  “是吗?那就好。”覃清菡看了他一眼,“希望是我杞人忧天了。”但愿他记得此时说的话,一旦萧雨菲落湖,让侍卫去救,不要插手。

  烟火在半空中绚烂夺目,覃清菡就见萧雨菲不着痕迹的往栏杆靠近,一个小厮端着托盘,忽然步履不稳的往萧雨菲身上撞,萧雨菲惊呼一声,朝湖里摔去。

  “景大哥救命!”萧雨菲落湖前尖声大喊了这么一句,整个人便掉到湖里去了,四周一片惊呼声,众人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都反应不过来。

  覃清菡心想不妙,若是萧雨菲没有喊那一声,景飞月可能不会出手,可是她喊了景飞月,他又岂会坐视不管?

  覃清菡一咬牙,随即往湖里一跳,大声喊道:“郡主,我来救你了!”她不会游泳,原主也不会,但眼下不容她想太多。

  下一刻,另外两个人不假思索的也往湖里跳。

  景飞月很快拽住了昏过去的覃清菡,他的眉宇锁得死紧,眼底闪着焦急,不明白不会泅水的她为何要强出头?她和萧雨菲的交情有好到她跳下湖救人吗?

  她今日的行为处处透着古怪,不得不令他起疑窦,想起她说的那番话,彷佛料到了萧雨菲会意外落湖似的。

  一切要她醒来才能有答案,他满心急躁,火速将失去意识的她抱上了马车,交代元昕把所有人带回府,命令车夫马上回府!

  §第十章 春宵夜不眠

  萧雨菲从鬼门关前捡回一命,却是恼到不行,恨得咬牙切齿。

  表哥为什么要救她?他为什么要跳下去救她啊?这个没眼力的蠢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白痴,景飞月明明也跳下湖了,表哥为什么抢着救她?若不是他,她已是板上钉钉的战郡王平妻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镇南王妃一晚上都不知道叹气几次了。“你怎么会想出这般傻的主意?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你有无想过,若有个差池,真一命呜呼了,爹娘只有你这个女儿,你叫爹娘如何自处?”

  “都怪表哥!”萧雨菲发狂般的说道:“表哥不救我就没事了,都是表哥坏了事!”

  镇南王妃蹙眉。“菲儿,事到如今,连霞光长公主都没辙,甚至让皇上禁足了,你也该死心了。”

  “不!”萧雨菲一双手攥得死紧。

  她不死心,她不甘心,自小她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人也一样,她看上的他,不许任何人来跟她抢,只有她不要的分儿,没有拱手让人的分儿!

  “就算少君没跳下去救你,飞月也不会先救你。”镇南王妃苦口婆心地说:“你和飞月的妻子同时落湖,他当然是救自己的妻子。”

  萧雨菲眼里闪过了一抹狠厉。“娘!你不要说了!如果不是表哥,景大哥会先救我!”

  “菲儿!”镇南王妃忽然厉声喝斥道:“郡王妃不知你一番心思,对你有情有义,她是第一个喊着跳下去救你的人,你该好好反省,不要再害人误己了!趁你爹还不知道你做的这些糊涂事,快收手吧!”

  萧雨菲嘴角扬起一抹不屑。“谁知道她是打什么主意才会喊着要救我,我才不信她有那么好心,她是存心要坏我的事,否则人人都在看烟火,怎么她就偏偏看到我出了意外?想也不想就跳下去救我?哼,我跟她又没那么要好!”

  镇南王妃痛心地说道:“你信不信都好,事实摆在眼前,很多人都亲眼看到了,郡王妃确实是为了要救你才跳下湖的。”

  “娘别说了!”萧雨菲脸上忿忿不平。“我说了我不要听!娘为何老是要说些我不爱听的话?您到底是我的娘亲还是那贱女人的娘亲?”

  镇南王妃无奈地道:“罢了,你先把药喝了,大夫说你伤了肺气,要好好调养,否则会落下病根。”

  萧雨菲忍着气把药喝了,她得快点好起来,才能再想对策把景飞月抢过来,她可不会因为一次的失败就打退堂鼓,等她做了战郡王妃,肯定能把目中无人的金霞气得半死!

  ***

  戌时过半,覃清菡醒来时,第一眼便看到景飞月的面孔,她觉得喉咙里干干的、哑哑的,整个鼻腔都很不舒服。

  见到她终于醒来,景飞月松了口气,虽然大夫说她并无大碍,只是湖水呛了肺,可她一直昏迷,着实叫他坐立难安,几次想再请大夫过来看个仔细,欲知她究竟何时会醒。

  “郡主……可救起郡主了?”覃清菡脑海中一闪,慢慢忆起了在画舫上发生的事,当时她心一横,跟着萧雨菲跳进了湖里。

  “她无事。”景飞月蹙着眉,一股他也说不清的怒意从心底升腾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