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皇后轻咬嘴唇。“本宫也知道这一点,可本宫和其他嫔妃都拿不出吸引皇上的糕点,只能眼睁睁看着皇上去孙贵妃那里……”

  “所以,得要有人治治孙贵妃那气焰才行!”甯静姝起身,眼眸闪亮,自告奋勇道:“我去说服战郡王妃!”

  §第十一章 宴会出锋头

  覃清菡收到了威远侯府的请帖,知晓是黄靖棠儿子的八岁生辰,景飞月肯定要赴宴的,她便决定了也将玉儿、堂儿带去结交年龄相仿的朋友,逐步打稳他们在京城的根基。

  宴会这日,她早早起床,带着听兰、舒兰做了许多甜点,除了一个三层的水果焦糖布丁生日蛋糕,另外又做了各种口味的水果果冻,容器用的是订制的琉璃高脚杯,除了方便客人取用,不同颜色的果冻在杯子里又很吸睛,还用草莓酱做成了草莓果冻,放在圆形模具里进冰鉴冰,取出来便是一颗颗如同红宝石的果冻,好看又好吃。

  点心方面,她做的是马卡龙,前世她的甜点店便强调使用对身体无负担的天然色素,例如红萝卜、南瓜、紫薯、芋头等,都是制作天然色素的好食材,只要把食材煮软压成泥,再晒干脱水,磨成粉末即可,这样便能得到蔬菜本身的天然色泽,放在密封容器里能保存几个月不变味,她先前闲暇时便教听兰、舒兰做了许多备用,而做马卡龙需要用到的杏仁粉亦同,取北杏、南杏果粒,洗净沥干后,烤熟透,待冷却,把烤熟的南北杏研磨,以筛网筛过,加入糖粉拌匀,便成了杏仁粉,同样放在密封容器内便能保存。

  除了各种不同颜色的马卡龙之外,又烤了两大食盒的蝴蝶千层酥,这才回房换上珠儿准备的浅玫瑰红衫裙,石榴粉的束腰,琴儿给她梳了个简单的髻,斜插一支珊瑚钗,戴上一串粉珊瑚项链,脸上薄施脂粉,显得落落大方又不失喜气。

  近午时一家人又是马又是马车的,浩浩荡荡的出门。

  覃清菡原是想带玉儿、堂儿去做客就好,可景玲月吵着要去,只带一个人不公平,她便把景珑月也带上了。

  她知道景玲月在想什么,肯定是想在威远侯府遇到池少君,若遇不着,能邂逅哪家的世家子弟也是好的,她得多出去走动,别人才会知道她是战郡王府的大姑娘,今日她同样也是描眉画唇,将自己打扮得十分招人。

  “快点出发,可不要迟了。”景玲月很是心急,没等她的丫鬟冬雪扶便自个儿风风火火地上了马车。

  玉儿、堂儿和景珑月鱼贯上了马车,覃清菡原也是要上马车的,却被景飞月一把拽住了。

  她回头不解的看着他。“有事?”

  景飞月若无其事地道:“你随我骑马过去。”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她是他的妻子,他接她回京,是因为她是他的妻,不是因为要避开霞光长公主,任何人都不得小瞧她。

  得知他心声的覃清菡脸上泛起隐隐的笑意,很顺从的跟他上了马,她就知道他是有天分的,只要好好调教,肯定会成为宠妻狂人。

  而她知道,他之所以要这么高调,不是没有原因的。

  近日来,也不知谁在造谣,流言传来传去,说战郡王之所以将战郡王妃接冋来是因为不想尚霞光长公主。

  虽然是事实,可事关长公主颜面,无人敢明目张胆拿来当谈资,但这话题这阵子又被炒热了起来。

  她认为这起冷饭热炒的流言是冲着她而来,而这件事此时再被翻出来,对霞光长公主没任何好处,反而让她颜面扫地,所以幕后的主使者肯定不是霞光长公主,她想到的人是萧雨菲,萧雨菲还在调养身子,日子肯定很无聊,很无聊又不想放过她这个板上钉钉的战郡王妃,便想出了这主意要让她不好过。

  景飞月肯定对流言有所闻,也肯定很内疚,对于接她来京城的初衷,他也无法自圆其说,只能用这方法弥补,将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

  骏马上的一对璧人穿越京城的大街小巷,引人注目,景飞月牢牢地握住缰绳,护卫着身前心仪的女子,两旁茶楼饭馆的客人纷纷探出头来张望,有人甚至在茶馆二楼伸出了半个身子,为了看热闹不顾自身安全。

  覃清菡觉得好笑,弄得她好像什么偶像明星似的。

  “对不住。”景飞月的声音在她身后低低地传来。

  覃清菡淡淡地笑道:“我们之间冷暖自知,笑骂由人,不必跟每个人解释,只要咱们自己知道咱们日子过得好便成了。”

  她觉得现在的她比前世幸福,虽然物质生活落后现代许多,可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在身边,早晨一起睁开眼,夜里共眠,还有玉儿、堂儿两个贴心可爱的孩子,又能放开手做甜点,生活过得有滋有味,要她回去现代,她已不要了。

  ***

  今日的威远侯府,贺客盈门,在花园里搭了遮阳棚子,备了十桌席面,宾客有百来人,甯静姝紧黏着夫君,想在第一时间结识战郡王妃。

  第一眼,她便对覃清菡生了好感,又见对方特别做了许多糕点做为贺礼,那份心意不是钱银买得到的,好感又立马多了几分。

  她上前亲热的挽住了覃清菡的手朝花树下走了过去,笑吟吟地说道:“郡王妃,冒昧一问,我今年二十三,郡王妃呢?”

  覃清菡浅浅一笑。“我只比夫人小一岁,今年二十二。”

  甯静姝马上笑逐颜开地说道:“那咱们就不要王妃、夫人那么生分了,以姊妹相称如何?”

  覃清菡微笑点头。“清菡就听姊姊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