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虽然不知道甯静姝为何想与她结交,不过她是黄靖棠的妻子,想来是可以结交的,且她听景飞月说过,甯静姝是祥花长公主的嫡次女,其父乃是定国大将军甯盛平,而甯盛平是景飞月很景仰的大人物,亦是大黎第一武将,皇上对甯盛平很是敬重,如此名门世家养出来的女儿,想来是不会同萧雨菲那般奸险。

  “妹妹,你快跟我说说你做的这些糕点什么名字?”甯静姝忙吩咐让下人将食盒一一打开,将盒里的糕点全部取出装盘,满满当当的放了两张大桌,很是壮观,将许多宾客都吸引了来。

  “这是生辰蛋糕。”覃清菡也没怯场,井井有条地说道:“第一层的夹心是果酱,第二层是焦糖布丁,第三层水果,待会儿把蛋糕切开来分食,要多备些碟子,我带了小竹叉来,我再教大家怎么吃蛋糕。”

  “那这个呢?”有人好奇的指着高脚杯问。

  “那是水果果冻。”覃清菡逐一介绍道:“橙色的是桔子果冻,紫色的是葡萄果冻,粉色的是蜜桃果冻,黄色的是芒果果冻,白色的是苹果果冻,红色的是西瓜果冻,盘子里圆珠状的是草莓果冻,我另外煮了焦糖牛乳,要吃时淋些在上头便又是另种滋味,也可以先吃一半再淋点焦糖牛乳。”

  覃清菡在介绍马卡龙和蝴蝶千层时,已有人迫不及待的取了高脚杯品尝果冻了,如此一来,有人怕抢不到便也伸手去拿,一时之间两大张桌子前形成了争先恐后的场面。

  甯静姝见状,拉了覃清菡的手往一旁的亭子里去,亭子里原有个在煮茶的丫鬟,见主子和客人来了便行礼告退,退到了距离凉亭几步之遥的地方背对着她们守着。

  覃清菡直觉甯静姝有话对她说,只是甯静姝心里并没有在想什么,她也就无法得知甯静姝的心声。

  “妹妹,我对你做糕点的手艺真是佩服不已。”甯静姝亲自给覃清菡斟了杯茶,说道:“先前两次品尝到你做的糕点已是惊为天人,今日更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怎可将糕点做得如此精致,如此巧夺天工?这是你的巧思,还是拜师学过?”

  覃清菡笑了笑。“姊姊过誉了,只是我的兴趣罢了。”

  甯静姝忽然叹了口气。“唉,放眼中原,天下诸国无不精心钻研糕点,可是就数我大黎的糕点品项最弱了,大齐因为糕点出色,每年吸引许多邻国的百姓前往游玩,尤其是齐京和几个重要的城镇,客栈一间间的开,饭馆茶楼也逐年增多,赚足了天下各国的银钱,实在叫人羡慕。”

  覃清函倒是不知道这一点,她以为只有大黎的男人嗜甜食,原来这时空的各国百姓都是嗜甜的,只不过是大黎的男人又特别更加嗜甜而已。

  “不说别人,就说那宫中的孙贵妃好了,她的母国是大齐,”甯静姝扬了扬嘴角。“长得尖嘴猴腮,模样儿并不出挑,却凭着一手做糕点的厨艺牢牢地拢络了皇上的心,都快当自个儿是后宫之首了。”

  这些宫里的事也是覃清菡不知道的,她随意说道:“这么说来,孙贵妃做糕点的手艺肯定是极好的。”

  甯静姝潦草的点了点头,自顾自的说道:“你见过皇后娘娘吧?皇后娘娘为人敦厚正派,却被孙贵妃压着,怕是连太子的位置都会保不住,而皇上宠幸孙贵妃的源头就在那糕点上,皇后娘娘多年来一直在寻找能胜过孙贵妃手艺的嫔妃来压制孙贵妃,可惜天不从人愿,一直没找着……”

  听到这里,覃清菡还是不知道甯静姝要说什么,总不会要她进宫当嫔妃助皇后娘娘一臂之力吧?

  她轻浅一笑,态度随和的说道:“姊姊好像不太擅长拐弯抹角,姊姊要跟我说什么,不妨直说,我什么都能听,姊姊就有什么说什么吧。”

  甯静姝顿时瞪圆了眼,失笑道:“妹妹真是爽快,那我就直说了。”

  她竹筒倒豆子似的说了京城糕点大赛之事,希望她参赛,挫挫孙贵妃的锐气。

  覃清菡想到自己前世参加了无数的甜点比赛,她承认她对比赛方面是很有胜负心的,一旦参赛,就不许自己落败。

  她初入京城,默默无闻,所有人都认为她配不上景飞月,认为她是乡野鄙妇,连带着也瞧不起随她而来的玉儿、堂儿,好像他们是拖油瓶似的,若是她能在糕点大赛中拔得头筹,在这心悦甜食的空间里,便能一改人们对她的看法,若是对她敬重,那些个批评他们母子的耳语自然而然会消失。

  她捧着茶盏,含蓄地对甯静姝微笑。“姊姊,虽然我不能保证能胜过孙贵妃,但我会全力以赴。”

  甯静姝不想自己如此轻易便说服了覃清菡,她喜出望外,抽走了覃清菡手里的杯盏,紧紧拉住了覃清菡的手。“谢谢你了!妹妹!真的谢谢你了!”

  “姊姊不要谢了,其实我也是为了我自己。”覃清菡眼阵真诚。“我很明白在别人眼中,我配不上战郡王,若能在糕点上争得‘功名’,那也才堪与他匹配,我不想被人指指点点,也不要我的孩子被指指点点。”

  听了这席话,甯静姝觉得她更喜欢覃清菡了,她们脾性相近,感觉覃凊菡像她的亲妹妹一般。

  她忽然有些感伤。“若是我的妹妹还在,也像你这般大了……”

  覃清菡听说祥花长公主有两个女儿,不知还有第三个。“令妹……”

  “三岁时在灯会走失了。”窜静妹拭着眼角的泪。“也不知她现在过得如何,若是落入坏人手里……我想都不敢想,我娘至今都在自责。”

  覃清函想起自己上辈子曾走失了一只宠物狗,亦是牵肠挂肚了数年,她很明白那种感受,若是死了,那不过是一阵子的心痛难舍,走失了,却是一辈子的诛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