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覃清菡在床上听到,扬声道:“珠儿、琴儿,你们先去用饭,饭菜凉了就不好吃,我头还昏着,也没胃口,怕是要睡得久一点,别把你们饿坏了,听我的话快去用饭。”

  “是。”两人跟了覃清菡也有一段时日了,明白她是真的体恤她们,要她们先去用饭,两人遂异口同声道:“那奴婢去去就回。”

  房门打开又关上了,覃清菡几乎是一沾上枕头便睡着了,她睡得极沉,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有股甜香慢慢地散开,有人把她扶起来,那人在床上坐了下来,她被拥进一个怀抱里……

  “你来啦……”她靠在那人怀里微微弯起唇角微笑。“不是说要练兵吗?怎地又赶来了?”

  那人将她紧紧搂住,脸颊在她耳边磨蹭,低哑地道:“藕花,我好想你……”

  “不是说好不再叫我藕花了吗?”她觉得奇怪,那声音很是陌生,不是景飞月的声音,那抱着她的人是谁?

  “藕花,你好狠心,我日日夜夜都在想你,想得受不了,这才会来找你……”

  覃清菡越听越奇怪,她使劲想推开对方要看清楚他是什么人,可她的力气却使不上,她依然被那人抱在怀里,那人的手压着她的后脑勺往他怀里揉,像是百般对她宝爱一般……碰地一声,房门被撞开了,一股新鲜空气流通了进来,有人惊呼了一声——

  “嫂嫂!你在做什么?我真没想到你会安排了程公子在这里幽会……”

  房里的空气流动,覃清菡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她顿时清醒了过来,看到眼前有许多人,为首的是景玲月,还有个年轻男子抱着她,见到这许多人涌进房里来,那男子才慌忙松手……

  “阿弥陀佛!”主持蹙眉念了声法号。“佛门重地,不得玷污,还望郡王妃自重!”

  覃清涵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人,有景玲月和她的丫鬟冬雪、红梅,几个府里随行的丫鬟婆子、寺里的主持与几名沙弥,另外,些既不是战郡王府的人也不是寺里的人,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唯独不见珠儿、琴儿、景珑月和珑月的丫鬟画眉、染墨。

  她的视线落在景玲月身上,景玲月捂着嘴,一脸惊慌失措,还未看到景玲月的心声,她已明白自己被算计了。

  原来说要上香不是单纯的上香,是要设计她被抓奸在床。

  她清楚的听到了景玲月的心声。

  嘿嘿,覃清菡,看你这下怎么自清,怕是跳到什么河里都洗不清了……

  景玲月的心声验证了覃清菡的推测,她想知道的是幕后主使者,这场面绝不是景玲月一人能设计成的,要收买安然寺上下要花的银两可不少,还有这些冒出来的陌生人,景玲月没有那财力。

  再说,她与景玲月虽然不大亲近,可也没有深仇大恨,在她还未穿来之前,原主在景玲月面前都是逆来顺受的,景玲月对她的不满都是琐碎小事,还没到要这样大费周章设计她的地步。

  “程公子,你为何会在此地?难道是我嫂嫂让你来的?”景玲月惊惶不定的瞪大了眼,发指的轮流看着他们两人。“你们——你们一直有联系?”

  覃清菡充耳不闻,她看着那慌忙起身的男子,有些意外原来是他。

  程子源——白莲镇上的读书人,自认有才华,但至今考不上秀才,妻子早几年病死了,没有孩子,就靠祖上留下来的几块田收租过日子,看上了原主,一直想娶原主做续弦,而不管是原主或她,都清楚明白的拒绝过他了,说她夫君还在,岂可再嫁?

  可是,程子源还是一厢情愿的纠缠,而原主的爹娘认为景飞月早八百年前已死了,也说过要她索性带着两个孩子改嫁,嫁给程子源,还说程子源收的田租足够养活她,以后她就不必再辛苦下田了,更说程子源是大好人,同意让玉儿、堂儿改姓程。

  这个人,她自认和他之间清清白白,一点干系都没有,他竟然千里迢迢的跑到京城来演这一出,究竟是谁给了他什么好处?

  “程公子——”她瞬也不瞬的看着程子源。“你为何会到这里来?”

  程子源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镇定下来。“藕花,是你让我来的,你怎么能反问我?”

  事成之后,镇南王府的雨菲郡主允诺让他进宜州知府做师爷,还有一座宅子和一千两银子,先前送到他身边的小丫鬟也将他伺候得很好,这笔买卖怎么看都划算。

  覃清菡的眼睛慢慢眯起来,原来又是萧雨菲,拉拢了景玲月来陷害她,还想出如此毒计,要她以不守妇道之名身败名裂,若是景飞月相信了今日的这件事,那么他不会再看她一眼,没有哪个男人忍受得了绿光罩顶。

  “你说我让你来的,我是怎么让你来的,可有书信?”覃清菡看着程子源,眸光清明。

  像是早准备好了似的,程子源不假思索的说道:“你让人去给我传话,说你很想我,让我来这里见你,你说你是迫不得已才跟你那名义上的夫君走的,你根本不想跟他过日子,你心里只有我一个。”

  此话一出,一片譁然,那些个陌生面孔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说她是贱人、骚蹄子,一骨子的浪贱,败坏战郡王府的门风。

  “程公子,你心知肚明你现在说的都是子虚乌有之事,若你坦诚,我还能给你一个机会。”覃清菡瞬也不瞬的看着程子源,干净秀丽的面庞上不苟言笑。

  “藕花,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程子源继续装蒜,一副鱼死网破、你奈我何的样子。“既然我来了,就不会轻易的走,我会在京城找间客栈住下,等你和战郡王和离了,咱们一块儿回白莲镇去。”

  那雨菲郡主说,若他能将事情闹大,还另有奖赏,若是他能闹到战郡王面前说他和覃清菡的关系非比寻常,再加给他五千两银子,冲着这点,他说什么都要把事情闹大,越大越好,对他越有利。

  覃清菡将程子源的心声听了个遍,她淡声说道:“程子源,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要的,日后别来求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