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景玲月失声道:“嫂嫂,你还有脸威胁程公子?你做出如此厚颜无耻之事,我定要告诉哥哥……”

  “你闭嘴。”覃清菡瞬也不瞬的看着景玲月,冷冷地道:“玲月,你可以算是我养人的,如今恩将仇报,不说你不放过我,我也不会放过你,等着,看你哥哥会信谁。”

  景玲月忽然一阵胆怯。

  怎么,覃清菡有什么筹码不成?不然怎么会如此胸有成竹?她才不信她哥哥见了覃清菡

  的姘头来了还会相信覃清菡,只要程子源咬死和覃清菡之间不清不白,她哥哥一定会把覃清菡扫地出门,等雨菲郡主入了门,她就是第一功臣,雨菲郡主肯定不会亏待她的。

  覃清菡发现自己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怒意,景玲月既然已选了萧雨菲,与萧雨菲联手设计她,那么日后在府里她也可以当景玲月是透明人了。

  只不过,她虽然将话说得大声,可心里却也没有多少把握,景飞月真会相信她吗?若景玲月说的有鼻子有眼睛,又有程子源这个人证胡乱编造故事,景飞月会不动摇吗?

  “郡王妃!”琴儿、珠儿排开众人进来了,两人面上倶是一片急色。

  琴儿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这么多人在这里?”

  珠儿道:“奴婢两人用了斋饭之后腹痛如绞,连跑了几次茅房,这才担搁了时间。”

  覃清菡心知是有人在她们的斋饭里动了手脚,为的是支开她们,她平静的说:“没什么,不过是有人不惜远道而来拉了坨屎,这些人闻着屎味过来想尝尝屎罢了,去准备回府吧!”

  一番话听得围观者面上都是忍不住阵阵抽搐,说他们想尝屎……

  ***

  覃清菡在回程的马车上将来龙去脉想了一遍,肯定在偏殿做法事时便已中了迷香,这才会昏昏欲睡,而景珑月原就身子弱,中了迷香更是不适,她睡到了覃清菡去叫醒她,根本不知道寺院里发生了什么事。

  覃清菡简单将事情告诉景珑月,以免回府景玲月闹起来,她会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程公子一定是疯了……”景珑月听完,半晌说不出话来。“嫂嫂从前在镇上时根本不搭理他,他怎么会一厢情愿追来?”

  来时她们三人原是坐同一辆马车,可回程覃清菡很不客气的把景玲月赶到另一辆马车去,因此她和景珑月可以毫无顾忌地说话。

  “可能他有妄想病吧,总之事情就变成这样了。”覃清菡淡淡地说。

  景珑月像张白纸,若她告诉她,这一切都是景玲月和萧雨菲为了要让她成为下堂妻的诡计,她肯定会很受冲击,因此她没说。

  景珑月握住了她的手,眼神坚定地道:“嫂嫂放心吧!哥哥肯定不会相信外人,一定会相信嫂嫂。”

  覃清菡苦笑。“但愿。”

  马车摇摇晃晃,景珑月中的迷香还未完全消除,她与覃清菡说着话,一会儿便不自觉的睡着了。

  覃清菡了无睡意,她挑起车帘一角往外看,外头暮色沉沉,天将黑未黑,她心中多盼望景飞月会无条件的站在她这边,不管别人说什么,只听她一人说的……

  一行人回到战郡王府已是亥初,覃清菡和景珑月下了马车,却不见景玲月的马车,心下奇怪,询问之下才知道景玲月已经回府了,她一路叫车夫快马加鞭,因此比她们早回来。

  想来,景玲月是急着先回来向景飞月告状,说不定连同程子源也让她“请”回来作证。

  事已至此,她心里反而沉定了下来,与其拖到明天,不如早早揭了。

  “嫂嫂,我和你一同去见哥哥。”景珑月很担心她。

  “如果你哥哥信我,不管旁人说什么,他都会信我,若他不信我,即便有一百个你为我说话,他也听不进去。”

  她坚持让景珑月回去院子里歇息,景珑月说不过她,只得作罢,只一再叮咛若是需要她作证,再晚都让人将她唤醒,她一定马上赶过去。

  由大门回远翠楼的路上,主仆三人沉默着,覃清菡若有所思,琴儿、珠儿步履沉重,两人均哭丧着脸。

  “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离开郡王妃半步,若是奴婢没离开就不会有那些事了。”

  珠儿、琴儿在路上已问了别人,知道在寺院的厢房里发生了什么事,顿时自责不已,觉得都是因为她们擅离职守,才会叫人钻了空子使绊子。

  “该来的总会来,还不如早来。”覃清菡云淡风轻地道:“若你们没离开,这回没得逞,那些人下回还会想别的计谋,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世,不如就让他们得逞,一次痛快。”

  两人听了这话却丝毫没有好过一点。“郡王妃……”

  她们什么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因为路上同马车的婆子一直斩钉截铁的说郡王这回肯定要大发雷霆,郡王妃光天化日之下在佛门重地偷人,还叫那些来上香的香客撞个正着,郡王不气疯才怪。

  远翠楼终于到了,入屋前,覃清菡调整了一下呼吸,这时候要若无其事真的不容易,她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手心微微沁着汗,彷佛本能的做好了承受狂风暴雨的准备。

  她一进厅里,便见到景玲月声泪倶下地说道——

  “当时我撞见了嫂嫂和程公子私通,因为家里就靠着嫂嫂养家,所以我没敢说什么,只能由着他们暗通款曲,虽然心里为哥哥抱不平,可我什么都不能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