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覃清菡蹙眉,罕见的动了怒。景玲月这又是在演哪一出?她现在是在说,她在白莲镇时就和程子源私通,且让她撞见过?

  她倒是要问问景玲月,是在哪里撞见的?她和程子源能在哪里私通被她撞见?要把她诋毁到什么地步才甘心?

  “哥哥,现在程公子已经来京城了,我亲耳听他说要等嫂嫂和哥哥和离了之后,和嫂嫂和和美美地回白莲镇去生活,嫂嫂不贞不洁在先,又与程公子私订终身,如此败坏咱们景家门风的恶妇贱人,哥哥不能再由着她待在府里,一定要快点把她扫地出门……”

  景玲月说的激昂,覃清菡淡定的走了进去,一派寻常地道:“好热闹哦,我回来了。”

  景玲月立即发难,“你还有脸回来……”

  她还没说完便被景飞月打断,他脸上未见一丝愠意,眉头皱着。“我不是同你说过,出门在外,要多个心眼,为何还让人有缝隙对你下绊子?”

  覃清菡松了口气,她直到这时才真真正正地放下了悬在心口的大石。

  他相信她,他是相信她的,她不必做任何解释,他已经相信她了。

  “哥哥!”景玲月再笨也听得懂景飞月在说什么,她气急败坏地道:“不是只有我看见,很多人都看见了,是真的!嫂嫂和程公子搂在一块儿,不堪入目……”

  景飞月冷冷的说道:“你回房吧,这件事没你的事,我明日自会找程子源算账,看他是向谁借的胆,敢来招惹我的人。”

  景玲月瞪着眼,简直气疯了。“哥哥!你在说什么?!”

  要找程子源算账?为什么?她哥哥是不是还未弄清楚状况,不知道事态有多严重,覃清菡偷人,明天就会满京城皆知了,雨菲郡主的人现在已经到处在散播流言了……

  覃清菡的视线由景玲月身上转走,她敛了敛眼眸对景飞月说道:“我乏了,先去洗洗,你们兄妹慢慢聊。”

  她真的进寝房去了,琴儿、珠儿连忙跟进去伺候她沐浴,她浸泡在温水里想放空,脑子却自有意识的转着,明天她就要成为京城的谈资了,不知先前结交的甯静姝会如何看她?对她极好的太后和友善的祥花长公主又会如何想她?当她身上被贴上不贞不洁的标签,她们都会避着她了吧?她们又不是她的家人,她有何立场要求她们也与景飞月一样无条件的相信她、站在她这边?

  唉,虽然这些道理她都懂,只是想到要和她们生分了,心里还是会有些落寞,毕竟她们对她的善意和喜欢都是真的,而她也挺喜欢她们的,这份缘怕是不易再牵起了。

  沐浴后,她回到寝房,景飞月还未回房,琴儿、珠儿为她绞干了发,在她身上抹了玫瑰香膏,很快铺了床,熄了烛火,伺候她上床歇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还是了无睡意,心口越发堵得厉害,而景飞月也终于回房了。

  她在黑暗中听着他的动静,他的动作很轻,怕吵到她似的,进了净房沐浴。

  没过多久,他出来了,也不知道在做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无声无息的掀开床帐,他并没有马上上床,又过了好一会儿才脱了靴子上床。

  覃清菡明知道他们之间有些话必须说开,可她下意识的装睡,她已为人妇,“清白”这种事是无从检验的,他离家多年,照外人说法她是闺中怨妇,现在有两个人都咬死了她不清白,他当真能够不起半点疑心吗?

  一股清爽的气息靠近了她,景飞月由身后搂住了她,他身上的怡人香气与她身上的相同,他们用的都是桂花香胰。

  景飞月轻轻吻她的耳畔和颈子,一会儿又沉沉的吸吮,一只手压在她身下,一只手在她身上轻抚,遇到起伏的丘陵便揉捏一番,下身适时的贴近轻蹭,充分表达了他男人的慾望。

  覃清菡让他撩拨得身子都热了,看样子她是过不了清心寡慾的生活,前世她没和男人在一起过,什么都不知道,而如今的这副身子原来很敏感,只要稍加拨弄,便会有很大反应,就像此时,她觉得自己想要他,很想很想要他,想要验证他不排斥她的触碰,是真心相信她的清白。

  她觉得,若这时候他主动要与她行房,代表了他对她的另一种信任,代表他相信她的身子是清白的……

  她蓦地转过身看着他。“你真相信我?”

  她这一转身终止了景飞月所有的动作,景飞月瞬也不瞬的看着她。“我相信,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

  覃清菡情不自禁的勾住他的脖子,依恋地靠近他的唇,有些叹息地说道:“可是我想,这件事不会太快平息。”

  她指的是,那些所谓的香客肯定会大肆散播谣言,而程子源也不达目的誓不甘休,萧雨菲铁了心要弄臭她的名声,也不知还有没有后招。

  “我会让它很快平息。”景飞月目光一沉,语气坚定。

  覃清菡当下决定将难题交给他,她不想再像前世那般什么都一肩扛,在人前都不叫苦也不叫累,外人还以为她身心多健康阳光,结果过劳死。

  “那我就……躲在你身后了。”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原来示弱的感觉这么好,以后在他面前,她要常常示弱。

  “你一辈子都能躲在我身后。”他欺身压住了她。“你好香……一日不见,想你了。”

  覃清菡搂住他结实的腰身,两人单薄的衣衫很快褪尽。

  他们房事频繁,几乎每两日便有一次,因此对彼此的身子都很熟悉了,景飞月很快送她上了高峰,在她瘫软成一片时,他又猛然进攻,一阵天摇地动,直到床架都快要支解了,他这才尽兴泄了。

  景飞月搂着她入睡,像平时一样,就好像这一日不曾发生过任何事,可覃清菡知道,这不过是风雨前的宁静,明日就要打雷刮风下大雨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