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二


  “你在胡说什么?”萧雨菲心急的踢了他一脚,娇斥道:“大胆贱民!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胆敢在镇南王府撒野,来人!把他拖下去打三十大板,丢到大街上去!”

  覃清菡心里一跳,不行!程子源是个文弱书生,别说三十大板了,十大板都会要了他的命,这不是要杀人灭口吗?想把事情掐死在程子源身上,来个死无对证。

  “是!”府里侍卫应声。

  “慢着。”景飞月目光望着她,挑眉道:“你这是要杀人灭口吗?”

  萧雨菲眼阵微微睁大了,勉强笑道:“景大哥,你说什么?我为何要杀人灭口?这人、这人在胡说八道,我真的不认得他,景大哥,你不会信了他吧?”

  “小人没胡说啊!”程子源急了,不管不顾的又叫了起来。“郡主派人送去伺候我的丫鬟还在我家中,那个安然寺的主持也是收了郡主银子的……”

  “闭嘴!”萧雨菲走过去狠狠甩了程子源两耳光,她的目光好似浸了毒液,恶狠狠的问道:“是谁指使你来陷害本郡主的?说!你为何要陷害本郡主?!”

  这个笨蛋到底为何会把事情全部抖出来?他忘了她许给他的好处了吗?他是傻子吗?抖出来对他有何好处?不是跟他说了,咬死他和覃清菡之间不清不白就行了,他这个猪头脑袋,自己笨不会去死一死,为何来坏她的事,还将她拖下水,等着,敢出卖她,她饶不了他!

  “够了!”萧然喝斥道:“你做的好事,还要让人当众指出来你才甘心吗?”

  “爹!”萧雨菲无辜的瞪大了眼。“女儿真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了?不明白这人为何要如此说……”

  “郡主……”景玲月脸上泪痕未干,她闪避着萧雨菲的目光,怯生生地说道:“我都跟哥哥坦白了,这事,是郡主谋划的……”

  郡主说万无一失,她便信了,哪知她哥哥会去京兆尹那状告程子源,程子源又胆小到把她和郡主都供了出来,她自然要将罪名推到郡主身上了,而且郡主是主谋也没有错,她只是

  在郡主询问她覃清菡的事时,不经意的说出了有程子源这样一个人垂涎覃清菡的美色,想娶覃清菡为续弦罢了,程子源是郡主派人去接到京城来的,她也只是配合着将覃清菡引到安然寺去罢了,安然寺里的一切都是郡主一手安排的,说起来,整件事跟她一点干系都没有,可她哥哥抓着程子源回府,让她与程子源对质时,却是雷霆怒火,像是要杀死她一样,若她不把自个儿摘出去,怕是也要遭殃。

  “玲月妹妹!”萧雨菲眼中闪过一丝戾色,气急败坏道:“说话要凭良心,我何时谋划了什么?我根本不认得此人!你们倒好,联合起来陷害我,是何居心?你来京城后,我萧雨菲自认一直待你不薄,我哪里对不起你了?”

  “你不要再说了,丢人现眼!”萧然再也忍不住,像是会瞬间移位似的到了萧雨菲面前,扬起手劈头掮了过去,萧雨菲被打得半边脸都红了起来。

  “王爷!”镇南王妃惊呼一声。

  萧然喝道:“你不许说话,不许护她!”

  镇南王妃拿帕子捂住嘴,眼里含着泪。她早告诉女儿放下景飞月,没想到她还是做了糊涂事,且用的手段还如此狠毒,根本要置战郡王妃于死地,怎不叫他们痛心、失望?

  “爹!”萧雨菲满眼的不平。

  “飞月……”镇南王妃颤抖着,恳切地道:“菲儿年纪小,还不懂事,你就放过她一回吧,我保证会好好管教她,不再叫她犯错……好吗?”

  景飞月寒声道:“王妃,您该当比任何人都明白页洁与名声对一个女人的重要,也知道这件事若坐实了,清函只能去死,若是看到清菡冰冷的遗体,王妃还能说出郡主年纪小,不懂事这等话来吗?还能要我放过她一回吗?”

  镇南王妃顿时被噎了个哑口无言,景飞月虽然性子清冷,但一向敬重她,她没想到他会对她说此重话。

  “你说的对。”萧然瞬间像老了十岁,他毅然决然的说道:“我们没脸要你放过菲儿,你要怎么处置菲儿,你说吧!”

  覃清菡也想知道他要如何处置萧雨菲,让萧雨菲向她磕头认错道歉吗?她知道即便萧雨菲照做了,也不会是真心的认错,更加不会真心悔改,那么,总不会是打萧雨菲十个板子吧?堂堂郡主,挨十个板子已算是颜面尽失了吧?可,她怎么感觉即便是打萧雨菲三十个板子也无法让萧雨菲记取教训,不但无法让她灭了对景飞月的心,反而会变本加厉……

  厅中落针可闻,好像只余呼吸声,所有人都看着景飞月,等他的回答。

  景飞月眼里几乎没有,丝波动,他长剑出鞘——纵然知道他不可能要取萧雨菲的性命,所有人的心还是一紧,包括覃清菡在内,虽然她是受害者,可她也不要景飞月在一时冲动之下杀了萧雨菲,萧雨菲若死了,她心里并不会好过,更不会觉得痛快。

  “景大哥……”萧雨菲害怕得连倒退都不会了,她的嘴唇颤抖的动了动。“你要……你要做什么?”

  她从来不知道,她会有如此惧怕景飞月的一刻,也从来没想像过,会有一刻她对着他心跳加快是因为害怕,而不是因为心动雀跃。

  “飞月……”镇南王妃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什么都不敢多说,怕说错一个字都会刺激到他。

  萧然脸色惨白,他紧紧握着拳,紧紧抿着唇,想到女儿出生的那一天他是多么欣喜,菲儿是他第一个孩子,也是唯一的孩子……

  景飞月像是知道周围人的想法,又像是不知道,他没有停顿,没有一丝犹豫,剑起剑落,萧雨菲成了齐耳短发。

  “啊!”有几个人忍不住惊呼出声,是景玲月和厅里的下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