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三


  萧雨菲睁大了眼,她眼里含着泪水,看着落在裙角边的大量乌发,一时不敢相信发生的事,她的景大哥……景大哥竟然削了她的发……

  “我做错了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终于忍无可忍,悲鸣的喊了出来。“我只是喜欢你而已!我喜欢你!我不要你被别人抢走!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

  “因为你喜欢我,你就可以将一个人逼入绝境是吗?”景飞月眼罩寒霜,咄咄逼人。

  “那我不喜欢你,你是不是要去死?!你要不要去死?!”

  “战郡王!”萧然重重喝阻。

  这是他唯一的女儿,不管做错什么,是他唯一的女儿,可以打她,可以教训她,可不能逼她去寻短。

  “我……我……”萧雨菲抽抽噎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不出话来。

  景飞月根本不想听,他冷淡的说道:“以后日日照镜子的时候,见到你的短发,就好生记取今日的教训,别再想着害人!”

  覃清菡明白他此举是有心要和镇南王府划清界线了,萧然对他而言亦父亦师,这决定肯定很不容易。

  但是,为了玉儿、堂儿,为了她自己往后能过上平静平安的日子,她不会要他去修补关系,因为事过境迁之后,镇南王肯定还会继续纵着女儿,她想要摆脱萧雨菲的纠缠,就只能由景飞月主动了断和镇南王府的情谊了。

  一行人回郡王府,程子源则让官差押回衙门候审,虽然他把罪名都推到萧雨菲身上,但毁人清誉这条罪名也够让他吃几年牢饭了,景飞月想到由他口里说出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便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府里气氛低迷,景玲月战战兢兢的深怕自己也会被削去长发,到时她要怎么见人?府里的人又会怎么看她?肯定是再也不会把她当主子看了!好不容易做了主子,她不能让那种事情发生!

  于是,一回府她就马上跪在景飞月面前认错。“我错了,哥哥,我真的做错了,我一定是被鬼迷了心窍才会听郡主的,我以为那样做是对哥哥好,郡主说,把嫂嫂赶走之后,由她来做郡王妃,以她的家世背景和萧家与宫里的交情,对哥哥的官途才有帮助,我便信了她,

  我是一心想要帮哥哥,没想太多……珑月,你快帮我说说话,爹娘过世之前是怎么说的?叫

  咱们要找到哥哥,听哥哥的话,爹娘不在了,哥哥便是咱们的依靠,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怎么都割舍不掉的,也是什么都取代不了的,哥哥不管何时都会护着咱们,是不是?你说啊,爹娘是不是这样说的?”

  景珑月一直在等他们回来,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被景玲月猛扯着袖子,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至于她们爹娘临终之前……他们根本没叫她们寻找哥哥,他们认为哥哥早就死了,他们只交代她们姊妹两人要好好听嫂嫂的话,帮嫂嫂做农活,尤其是玲月,不要只想着偷懒,其他就没说什么了。

  覃清菡心里好笑,景玲月知道把罪名都推到萧雨菲身上这招对景飞月恐怕是行不通的,就打起了亲情牌。

  罢了,她先前并不知道景玲月这么恨她,恨到与萧雨菲同谋的地步,如今知道了,也知道她的心思是想嫁入高门,那么她只消为景玲月寻一门好人家,将她这尊大神送走就无事了,嫁人之后,忙着相夫教子,想来也无暇陷害她了。

  “嫂嫂,我真的不是有心害你……”景玲月转眼又对覃清菡哀求了起来,她这会儿只急着脱身,心里倒是没有另外的想法。

  覃清菡淡淡地道:“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要了解一个人的思想不容易,我以前不知道你对我有那么多意见,以后我会多加注意,也会让你哥哥替你留意人家,务必为你挑个高门,称你的心意,所以,你就不要再想着害我了,有空还是多学点琴棋书画准备嫁人吧。”

  景玲月一脸尴尬。“嫂嫂,你怎么这么说?”

  “总之,听明白了,你好自为之。”覃清菡累了,不想再对牛弹琴,她拉着景飞月回远翠楼。

  月色下,两人沿着园子小径并肩而行,四周虫鸣此起彼落,晚风熏吹,元昕、元劲和琴儿都识趣的没有跟上去,而是绕路先回去远翠楼了。

  景飞月牵起了她的手,心里一时五味纷陈。“真的可以这样轻轻放过玲月吗?”

  覃清函很明白这句话已经代表了他说不出口的“谢谢你”三个字,她轻轻一笑。

  “玲月再怎么坏,也毕竟是你妹妹,总不能用对待萧雨菲的方法对待她,她在京城无依无靠的,唯一的依靠只有你,若把她赶出去,你还要担心她流落街头,岂不是自找烦恼,还不如把她留在府里看紧了,再赶紧把她嫁出去,再说,你也狠不下心对玲月如何,我知道那是源自你对爹娘的愧疚,自觉有义务照顾玲月、珑月。”

  景飞月在一处廊角停了下来,他瞬也不瞬的瞅着她。“你如何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我不知道。”她老实地说,浅浅一笑。“我只是将心比心,有恩报恩罢了,你无条件信了我,还一举割舍了与镇南王府多年的情谊,我有什么理由让你为难?可不是什么读心术,就是人之常情罢了。”

  他把她拉进了怀里,灼热的双唇瞬间堵住了她的唇,在她唇间磨蹭低语,“清菡,谢谢你的人之常情……还有,我只要你一个就够,半点要三妻四妾的意愿都没有,你大可以放心。”

  覃清菡惊讶道:“你为何会这样说?”

  “你的梦话。”景飞月点了点她的鼻子,笑道:“你说,若不能一生一世一双人,你可能会跟若曦一样,回去现代。”

  覃清菡惊讶连连。“我……我真的在睡梦中那么说了?”

  景飞月嗯了一声,好奇道:“若曦是何人?现代又是何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