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四


  当时听她梦中呓语,他也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若要回去,不是应该回去白莲镇吗?天啊,她竟然在梦中说出了现代二字……覃清菡听到自己抨怦怦评的心跳声,她润了润唇,垂下眼睫道:“只是一本讲述风花雪月的话本小说,故事的女主人翁若曝,在男主人翁无法许她一生一世一双人时,回去了她的家乡,两人再也无法相见。”

  “原来如此。”景飞月抬起了她的下巴,注视着她的眼眸。“若是男主人翁有心,不管若曦去到天涯海角,他都能去寻她回来。”

  覃清菡目光闪烁,含糊不清的说道:“可能那‘现代’……真的太远了吧,远到他想去也去不了。”

  景飞月伸手在她嘴唇上轻轻地点着,眼角生出浅浅笑意。“总之,我已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了,你哪儿都不能去,只能留在我身边。”

  “我还能去哪里?”覃清菡瞬也不瞬的看着他。“以前,我也哪儿都没去,一直在白莲镇等你回去不是吗?”

  “是我对不住你……”景飞月看着她那晶莹的眼眸,停在她腰间的手倏然收紧了,他情不自禁,柔柔地吮住了她的唇,温柔轻缓,辗转吸吮,吻了一阵,又把她的唇含在嘴里,吮了许久,她两只手贴在他的胸口,被他吻得浑身发热,不知不觉,她的两只手搂住了他的颈子,沉醉在他的深吻里,以及他满是情慾的肢体语言里。

  好久之后,景飞月才放开了她的唇,他揽住她,手抚上她的腹部,低声道:“还没动静吗?这一次,我要好好的陪着你,不会再让你一个人生孩子。”

  月光皎洁,覃清函看着他那英挺的眉眼,心里一热。

  生他的孩子……想到她就好心动,想像他的骨肉在她身体里孕育,是她和他的第一个孩子,若是成真,就是她两世为人,第一次生孩子……

  她扶着他的肩,微微踮起脚尖,红着脸,大胆的在他耳边说道:“走吧,咱们回房生孩子。”

  他一怔,猛地将她公主抱。

  覃清菡低呼一声。“你做什么?”

  景飞月面不改色地道:“不是要回房生孩子吗?这样快些。”

  覃清菡笑着槌他。“快放我下来,被人看见怎么办?”

  “不放。”

  长廊下,就见一抹身影健步如飞,路过瞧见的下人都以为自个儿眼花看错了,哪里想得到是他们平日严峻的郡王和郡王妃。

  §第十四章 糕点赛竞争

  覃清菡洗脱了偷人罪名,太后让她进宫说话,她做了香甜层叠的苹果塔,淋上太后很喜欢的焦糖酱,做了数种夹馅的大泡芙,又煮了花生芋头,牛乳先冰镇过再挖碎成冰沙,做成花生芋头牛乳冰沙,猜想太后肯定喜欢,而太后也果然喜欢得不得了,吃得眼睛都眯起来,还赶忙派人送一份去给在御书房的皇上。

  “哀家就知道,你肯定是遭人陷害了。”太后笑眯眯的说道。“哀家这可不是马后炮,哀家是打从心里没怀疑过你。”

  覃清菡脸上一直噙着笑容。“清菡心里明白,清菡多谢太后娘娘的信任。”

  偷人事件,最后以程子源毁郡王妃清誉结案,将他押回安阳城吃牢饭,估计三年内出不了牢房,至于萧雨菲,没有将她的恶行公诸于世是景飞月和镇南王以及崔府尹之间的默契,萧然过去战功显赫,为人端正,对大黎忠心耿耿,景飞月也不想这样一个人物晚节不保,毁在萧雨菲的手里,让他遭受指指点点。

  对于这点,覃清菡也是认同的,若是公开萧雨菲的恶行,将萧雨菲逼死了,谁心里都不会好过,如今萧雨菲已经削了发,不管她是否真的得到了教训,起码她每回看见自己的短发便会记住那份落发的耻辱,期望她能因此不再去做损人不利己的事,将心思端正。

  “那几日,母后一直跟我说,说她敢打包票,郡王妃绝不是那种人,本宫听得耳朵都快长茧了,都不知道郡王妃怎会如此投母后的缘,本宫都要吃醋了哩。”皇后笑着说道。

  覃清菡浅笑盈盈。“祥花长公主和静姝姊姊也给我写了信,为我加油打气,清菡真是无以为报,只能多做些糕点来回报了。”

  “加油打气是……”太后和皇后同时好奇地问道。

  覃清菡一愣,她眨了眨眼睛,手里慢慢拨动茶杯的盖子,说道:“就是……给我鼓励的意思,是我们白莲镇的俚语。”

  太后笑道:“这说法倒是有趣。”

  三人说说笑笑,太后要留覃清菡用膳,还兴冲冲地说要把甯静姝找来。“那妮子若知道这里有这苹果塔、大泡芙和这么好喝的花生芋头牛乳,肯定刮风下雨也会马上跑来。”

  一番话说的皇后和覃清菡都笑了,三人说说笑笑好生融洽时,外头太监进来禀道:“孙贵妃来给太后请安。”

  太后点头。“让她进来吧。”

  覃清菡下意识坐得端正了些,脸上的笑容也敛了些。

  照甯静姝的说法,这位孙贵妃是个靠一手糕点厨艺紧紧抓牢了皇上心的狐狸精,还威胁到了皇后和太子的位置,有可能吹枕头风让皇上动易储之心。

  她看着由红锦牡丹地衣那头走进来的华贵少妇,确实如甯静姝说的,长得并不美艳,不过脸上容光焕发,有一双斜飞入鬓的长眉,眼眸波光流转,加上装扮得十分华贵,行走间环佩叮当,香气袭人,让她看起来气势逼人,也或许是得宠,所以自然有股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气势。

  “臣妾给太后娘娘、皇后娘娘请安。”孙贵妃顾盼神飞地施礼。

  待孙贵妃款款给太后、皇后请安后,覃清菡便也起身给孙贵妃施礼,蹲身行礼行云流水,曲膝万福道:“臣妇拜见贵妃娘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