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五


  说起来,参加万国糕点会的代表团原来是不必出动到景飞月这样的大将军级别,是景飞月自个儿请命护卫,而正好边关无战事,皇上便爽快地允了。

  甯静姝私下与覃清菡说,雨菲郡主突然嫁去汴州这事太过奇怪,许多风言风语传出去,皇上虽然人在宫中,却也似是知道白玉别馆一事与孙贵妃有所关联,但皇上又不能明着处罚孙贵妃,因此才会允了景飞月大材小用,护卫代表团前往大宁,算是对他们夫妻做的一点小小弥补与示好。

  甯静姝又说了,皇上不处置孙贵妃,一来是多年的情分,第二才是主要原因,不想破坏大黎与大齐之间长久的和平友谊。

  对于这些,覃清菡能谅解的,不谅解又如何?人家是皇上,皇上要怎么做,谁能有置喙的余地?反正主谋萧雨菲的下场已经惨兮兮,那孙贵妃若能从中得到警惕,有所节制,日后不再存害她之心,她也会就此揭过。

  出发的这一日,皇上亲自驾临城门前送行,算是给足了战郡王夫妇面子,除了皇上、皇后之外,孙贵妃也到了,她特地到了覃清菡面前,脸上扬着由衷的微笑。

  “战郡王妃,过去我还未曾在万国糕点会夺得头彩过哩,你此行一定要代大黎争光,将那头彩的殊荣拿回来。”孙贵妃说话时显得情绪很高,有些无以名之的兴奋,笑容一直挂在她脸上,就像一个在慰勉三军的统帅,表现得有几分刻意,有些过了。

  她的母国大齐可谓中原天下糕点第一,齐京汇聚的糕点名师不计其数,加上她师傅领头的御膳房糕点局,培养出许多糕点好手,因此,每年由各国轮流举办的万国糕点会,五次里,总有三次由大齐拔得头筹,而她虽然手艺非凡,输给自己母国也是天经地义之事,没人觉得奇怪,也没人会怀疑她为了把殊荣给大齐,不曾尽全力,不只如此,在赛事期间,她还会想方设法的破坏别国要做的糕点,暗中相助大齐,大齐的人不必亲自动手除掉对手,如此,没人会怀疑到大齐头上去,起疑心的人也找不到证据,她去万国糕点会,向来都是为了大齐,不是为了大黎。

  覃清菡得知了孙贵妃的心声,很是感慨,孙贵妃都嫁来大黎这么多年了,还生下两名皇子,地位稳固,备受皇上宠爱,却是吃里扒外,仍把自己当成大齐人,若她生的皇子真成了储君,对大黎来说是很危险的事,保不定哪天,她就把大黎给卖了也不一定。

  当下,她便想戏弄孙贵妃一番,也想让孙贵妃有所警惕,她扬声清脆地说道:“娘娘放心!清菡一定不负娘娘所望,夺得头彩回来,为大黎争光!”

  孙贵妃勉强笑道:“是吗?你还真有信心,有信心是好事,不过也不要轻敌了,要知道,万国糕点会与你想像的不同,聚集了各国能手,你莫要临场胆怯了才好。”

  这个覃清菡将话说的那么满,是不怕咬到舌头吗?她究竟是哪来的自信,这般的拿腔作势,又有何法宝,居然能悠哉地拍胸脯保证会得第一?

  她已经去信大齐给她师傅了,要她师傅特别注意覃清菡这个人,一定要暗中给她下绊子,无论如何都要让覃清菡输得灰头土脸,让她越惨越好,最好沦为各国笑柄,让她没脸回来大黎!

  覃清菡心中好笑,常飞世界各地参加甜点大赛的她,又岂会因一个万国糕点会而怯场?而据她所知,万国不过是个名头,眼下的中原大地也没有一万国,实际参加的不过百来国,且其中很多是小国家,她真正感兴趣的是外来的宾客,届时会有远从西洋而来的外国人,若能带回一些在大黎见不到的原料,那才真正是不虚此行。

  “娘娘多虑了。”覃清菡嫣然笑道:“清菡对自己的手艺有信心,只要没人使绊子,不论面对何种情况,清函都不会怯场。”

  孙贵妃心里咯噔一声,眼皮微微跳动了一下。

  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察觉到了什么?想到过去使了两次计谋都没害到她,反而是自己给害得弃赛,还喝了一个月的汤药,身子也足足养了一个月,她心里忽然起了警戒。

  这个覃清菡,不会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吧?

  “怎么会有人使绊子呢?”孙贵妃皮笑肉不笑地呵呵笑道:“万国糕点会既能年年举办,便有其公正性,比赛过程皆是公正、公开,绝不会有让人暗中下绊子的空子,你就尽管放心好了。”

  “贵妃娘娘这么说,清菡自然相信。”浅浅笑意浮上眉梢,覃清菡笑眯眯,特别诚恳的说道:“想必娘娘过去是使尽了全力要赢,绝不是为了要让大齐赢而故意输了比赛,肯定不是这样的。”

  这番话,说的不轻不重,不会很大声,却又不够小声,恰恰好引来了许多人侧目,其中也包括了皇上。

  孙贵妃心头一跳,脸上的表情快要撑不住了,直想过去掐死覃清菡。“战郡王妃也忒小瞧了各方好手,万国糕点会好手如云,本宫向来输得心服口服,若说故意要输,那是抬举了本宫。”

  “娘娘说的有理。”覃清菡语调意味深长,脸上笑吟吟地说道:“不过,清菡想知道,此番的万国糕点会,娘娘是想要大齐得第一呢,还是大黎?噢,清菡似乎不该问这个问题,娘娘心里肯定是极为难的吧?”

  皇上正好看过来,那眼神还有点儿犀利,孙贵妃心评抨猛跳了好几下,她故做镇定,轻笑出声。“郡王妃这是什么话,本宫有何为难?本宫是大黎的皇妃,自然是希望大黎赢了,这根本无庸置疑。”

  覃清菡直直望着孙贵妃的眼睛,若无其事的一笑。“清菡真是问了个傻问题。”

  送行至此,告个段落,覃清菡心里很是满意,回去之后,孙贵妃必有好一阵子揣揣不安,而皇上不是个昏君,肯定也不会什么都不想,只要让皇上起了疑心的头就行了,孙贵妃想必就不会如同往日一样得宠了,孙贵妃要给她下绊子,她就先给孙贵妃小鞋穿,这叫礼尚往来,不拖泥带水、不拖不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