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六


  “娘,您是不是讨厌那个脸蛋儿尖尖,长得像小猴儿的贵妃娘娘?”马车里,景金玉问得格外认真。

  覃清菡忍不住噗哧一笑,景飞月也笑了,覃清菡捏了捏那可爱的小脸庞,笑道:“你这鬼灵精,娘不是讨厌,就是有些不喜欢罢了。”

  景金玉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是了,娘说过,咱们做人要留些余地,遇到讨厌的人事物,不要说讨厌,要说不喜欢。”

  景飞月忍不住放开怀笑道:“你这什么教导孩子的方式?”

  “很好的方式。”覃清菡露出一个笑容,大言不惭地说道:“不觉得一辈子受用吗?”见她笑意嫣然,发际旁落下几缕发丝,平添了些许妩媚,景飞月心里一动,蓦然拉住她的手包在自己掌心里,在她耳边低声道:“玉儿、堂儿都大得可以跟咱们说道理了,实在无趣,我何时能抱个小娃娃在怀里逗弄?你何时给我再生个娃娃?”

  覃清菡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一时语噎。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肚皮怎么那么不争气,他们房事频繁,要怀早怀上了,可是至今都没动静,她不会是不能生了吧?之前还生过两个,也不可能是不孕……

  半晌之后,她说道:“我会尽力的,你别想讨妾。”

  景飞月笑着往她掌心里刮了刮。“你的脑子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说到那里去?我何曾有过讨妾的想法了?我都给了你,你不是比谁都知道吗?”

  覃清函脸上蓦地一红。

  要命,经过调教的景飞月大将军,何止成了宠妻狂人,还成了撩妹圣手,闺房里,他真是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只是没想到马车里还有孩子在呢,他也不羞不臊的,真是服了他了。

  ***

  一个月后,大黎参加万国糕点会的使节团总算来到了大宁京城,大宁不是首次举办万国糕点会,因此十分驾轻就熟,各国使团安排得有条不紊,十分妥当,各国代表都入住皇室会馆——祥和园,大黎一行分配到的别院名为太怡院,放眼望去,一步一景,处处皆是飞楼绣櫊、曲径通幽,让众人赞赏不已,巧合的是,旁边的和山院住的便是大齐的使节团。

  所谓冤家路窄便是如此吧?在前去接风宴的月洞门前,景飞月一行与大齐的使节团碰个正着,覃清菡无意与大齐的人打交道,不想对方却先停了下来。

  “想必两位便是大黎的战郡王和战郡王妃吧?”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白衣壮年男子,看似恭敬地开口道:“在下翟玉申,代表大齐出赛,对战郡王妃之名如雷灌耳,芊仪公主……啊,该说是贵国的孙贵妃才是,孙贵妃一手的糕点厨艺,过去便是由在下手把手教出来的,孙贵妃在信上将战郡王妃做的糕点夸得天上有地上无,在下实在慕名已久,不知在下是否有荣幸品尝战郡王妃所做的糕点?”

  说了半天,重点一句,他是孙贵妃的师傅!

  景飞月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翟玉申,嘴角微扬,没有说什么,但他常年征战沙场,本身就有强大的存在感,那眼神充满了警告意味。

  “翟先生过奖了。”覃清菡笑了笑。“我原来就做了些糕点要请接待我们的礼部尚书贤大人和贤夫人品尝,若不嫌弃的话,便请用吧!”

  覃清菡示意琴儿打开食盒,那霍玉申也不客气,见到食盒里有十来种糕点,他先是一愣。

  天下糕点外观大同小异,以他的资历,多半看一眼便会知道是何种糕点,是包何种内馅,该是何种味道,可,眼前食盒里的糕点有十来种,他却是一样都叫不出名字来。

  覃清菡浅浅一笑。“怎么了翟先生,是糕点不合您的意吗?”

  “怎么会呢。”翟玉申连忙动手取了一个。

  首先入眼的外观就很精巧讨喜,塔状的糕点上头装饰着三颗草莓和一圈不知是何物的白色膏状,是他从未看过的造型,从外观上着实研判不出是什么糕点,他先认真的看了看,这才入口品尝。

  品尝之后,他的眉眼顿时露出遮掩不住的惊异,外皮的部分,口感酥脆紮实,内馅香气浓郁口感湿润,并且有草莓切块,还有一种不知是何物的酱汁,散发着香甜的草莓味,白色膏状清爽柔和,上头的草莓也是精选过的,每颗都香甜可口,果香四溢,整体吃起来有层次不腻口。

  吃完之后,他忍不住又动手拿了一个不一样的品尝,这次吃完,仍是一时说不出话来。

  覃清菡笑眯眯的看着他。

  她的烤布蕾只用蛋黄制作,口感软绵细致,看似简单,但味道绝不简单,玉儿、堂儿一次吃十个都不成问题,她知道翟玉申此刻心里什么感觉,他身为名厨,说服不了自己她的烤布蕾不好吃,甚至他必须说,非常好吃,太好吃了。

  翟玉申终于找回了声音。“敢问郡王妃,这两种糕点的名称是?”

  覃清菡轻描淡写地说道:“第一个叫草莓千层塔,第二个叫香浓烤布蕾,初来乍到,因着时间有限,便简略做了几个。”

  覃清菡说的随意,翟玉申却是深受震撼。

  芊仪公主在信上只说覃清菡做的糕点十分奇特、古怪,前所未闻,可是怎么个奇特古怪法,却没有详加描述,此刻一尝,他觉得芊仪公主的说法太失真、太不客观了,这绝不是奇特古怪可形容,这是新奇的美味,前所未有的美味,香甜可口,吃了还想再吃,他恨不得再品尝别的口味。

  翟玉申压抑住心头震撼,说道:“在下今日真是开了眼界,果然如孙贵妃所言,战郡王妃的手艺十分出众,令在下佩服。”

  “不敢当。”覃清菡微微欠身,她可不相信孙贵妃会说她手艺出众,多半是说她做的糕点很奇怪之类的,外加一大堆批评。“那就赛场见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