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福妻糕照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


  覃清菡对于领奖这事已是驾轻就熟,她姿态优雅的跟着专人从旁边上台,一见是她出来领奖,大黎的观赛区顿时欢声雷动,众人口中不断欢呼着“战郡王妃!战郡王妃!”而玉儿、堂儿则狂喜喊着“娘亲!娘亲!”

  她要做什么糕点,她都未曾透露,因此他们也是直到她上台的这一刻才知道芒果慕斯糕、抹茶千层糕是她做的,入境随俗嘛,她刻意拿掉了蛋糕的蛋字,若是她用了蛋糕二字,探春她们几个肯定一听名称便知道是她做的。

  “朕在此向大家介绍,此番夺魁的参赛者乃是来自大黎的战郡王妃,闺名覃清菡,换言之,今年的万国糕点会,糕点大赛的榜首国为大黎!”

  “多谢陛下!”覃清菡向大宁国君施礼,面上挂着浅浅微笑。

  奖品是一面“万国糕点会——天下第一糕点名厨”的匾额,金灿灿的,似是纯金打造,十分值钱,她自己肯定是拿不动的,幸好景飞月适时地派了两名侍卫过来帮她抬走。

  比赛至此告一段落,晚上礼部设宴款待,在宴会上,覃清菡自然是众人瞩目的焦点,今日的评审们也是座上宾,他们个个都很好奇她那两款糕点的制作方法,她也面带笑容,不厌其烦地向他们解说,并承诺她人还在大宁时,每日都会做几款不同的糕点请他们品尝,至于询问她师承何处的问题,她都一律以无师自通的天赋带过,一点儿也不自谦。

  夜里,回到祥和园太怡院的寝房,覃清菡沐浴后便往床上躺去,彷佛被抽去了力道一般,乌黑的秀发散落一枕。

  她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快散架了,从昨夜到今夜,不过十二个时辰,却好像过了漫长一年。

  幸好,有惊无险,一切都过去了,她也不负所望的夺得魁首,过几日便要启程回大黎,她已经开始想家了,还是自己的家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祥和园纵然金碧辉煌,却不如她在自己府里轻松自在。

  “今日辛苦你了。”温暖的身躯上床靠了过来,臂弯一拢,温热的气息立即将覃清菡包围住。

  覃清函垂阵看着在她胸上肆无忌惮的双手,软软地嗔道:“换你辛苦?”

  闺房里,她从来都是大胆地与他调情,绝不来害羞那套,这是她的觉悟,前世骤然间便过劳死了,她什么都来不及交代,什么都来不及享受,这一世,她非但要及时行乐,也要及时告白,很多事是无法预料的,是不等人的,虽然这会儿他们好端端的,可没人知道下一刻的事,她虽然再活一世,可没人能保证这一世的她就能长命,所以,若她爱他,她便会说爱他,若她想要他,她也会说出来,绝不会藏着掖着,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呢?许多人会想着明日再说,明日再做吧,那是他们没想过,可能没有明日。

  把握今日,把握眼前,把握当下,才不会留下遗憾,就如同此刻,感受着他的体温,每每见他自她身子上得到快乐,她也有无比的满足和幸福感。

  景飞月把她翻过来,很快欺身而上,他眸子里含笑,俯视着身下千娇百媚、属于自己的女人。“伺候娘子一点都不辛苦,为夫极为乐意。”

  看她虽然今日累极,可眸子里却含着点点醉人星光,他火热的唇覆盖住了她的唇,深深吻住她,轻纱幔帐里,激烈缠绵的身影交叠起伏,不一会儿,只余满室浓重的喘息声,断断续续了一个时辰……

  §第十九章 这是脏脏包

  万国糕点会的糕点大赛落幕之后,宁京发生了一件事——大黎国战郡王景飞月在御前状告大齐羽林军副将倪通趁乱绑架了他的小厮元昕,令元昕身心受创,几度寻短。

  此事前所未闻,大宁国君在震愕之后,将此案交由京兆尹调查。

  因此,倪通有龙阳之好的传言开始沸腾,倪通为了自清,也为了证明自己绝对没有对元昕不轨,他供出受翟玉申指使,原来是要绑架战郡王妃,令她无法参赛,却错把元昕当做了战郡王妃,才会绑架了元昕,绝对不是有断袖之癖,顺带抖出了纵火犯也是大齐之人,同样受到翟玉申指使,他们绝不是有意犯法,希望京兆尹查明真相,并对他们网开一面。

  此语一出,公堂上一片譁然,身为大齐第一糕点名厨,且是御用名厨的翟玉申,居然因为害怕大黎的战郡王妃赢过他,便使出此等恶毒诡计,甚至纵火要逼战郡王妃出房,怕输不起而做出这种事,简直丧心病狂!

  且不管大宁的京兆尹要如何审理这件跨国的棘手案件,景飞月一行尚未回到大黎,这件事已传遍了黎京的大街小巷,人人都在唾弃大齐的参赛者好不要脸,竟然想出绑架他们战郡王妃这样的小人招数,幸好战郡王夫妇有勇有谋,将了他们一军,让他们原形毕露,一败涂地,只能说,贼星该败,自作孽不可活!

  覃清菡回来之后,甯静姝告诉她,虽那翟玉申没有抖出孙贵妃来,可事关大齐,是大齐参赛使团干的事,孙贵妃还是面上无光,此事在京城炸了锅后,她便几乎不出云露宫,把自己关了几十日,加上皇上也不给她好脸色看,她整日在云露宫里摔东西打宫女,简直是鬼见愁,人人都想逃离云露宫。

  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原本就是孙贵妃,若不是她唆使翟玉申,翟玉申不过区区一个御厨,也没这么大的胆子,他还不是想着有孙贵妃给他撑腰,才会不择手段。

  如今,翟玉申给押回大齐受审了,大齐在景飞月给的压力之下,也不可能轻轻放过,他要去蹲苦牢是免不了的,只是便宜了孙贵妃,又让她逃过一劫。

  孙贵妃明着没有受到惩罚,覃清菡却不打算放过,她要让孙贵妃很难受很难受,比听到自己在万国糕点会上夺魁还要让她挠心挠肺地难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