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灿颜的心陡然慌乱起来。“凤——凤撼锐?”

  他是这间公司的总裁?

  虽然在这里遇到他,但她没想到他会是总裁……

  重点是,她马上要进去见他!

  老天,她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了。

  “是啊。”张媛茹一笑。“这个名字不多见,如果你觉得耳熟,那一定是在地产周刊或财经杂志看过。”

  “你说他是——白手起家的吗?”她的心又漏跳了好几拍。

  他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认识他时,他一无所有,住在一间简陋的三坪套房里,用一台破机车代步,所有的家当用一只小旅行袋就足以装下了。

  如果张媛茹口中的总裁是白手起家,那么跟她认识的那个凤撼锐又靠近了一步。

  “他是业界的传奇。”张媛茹与有荣焉地说:“虽然没有高学历,又是从工地挑砖块的工人做起,但是比其他建商更重视施工结构的细节,对耐震系数的要求也很高,强调施工品质和空间规划,眼光很好,能够把不同的文化创意融入建案里,宁愿慢工出细活也要盖

  出可以传家百年的建筑。”

  在张媛茹对老板歌功颂德时,灿颜毅然决然的停下了脚步。

  张媛茹微感诧异的看着她。“怎么啦?”

  灿颜润了润嘴唇,期期艾艾的说:“我……我还是不进去了,这个工作可能不适合我……”

  “怎么?我说老大要求高吓到你了?”张媛茹马上大力澄清!“你放心吧!老大虽然外表严峻,只要你做好分内的工作,他对底下的人是很慷慨的,半年前的那场车祸更是把他的棱角磨掉了一半,自从失忆之后,他变得更好说话,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

  她震惊不已的瞪视着张媛茹。“失忆?”

  “是啊,因为脑震荡而引起的失忆。”她惋惜地说:“他几乎忘了所有的人事物,出院之后一切重新开始摸索,幸好他非常聪明,几个月就让工作上手了,现在公司运作如常,就跟他出事前一样。”

  灿颜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感觉,整个胃都在翻搅,不好受,很不好受。

  原来这就是他与她面对面却不认得她的原因,原来这就是他看着她却面无表情的原因,原来他失忆了……

  既然他失忆了,自己似乎也没必要做个逃兵。

  他已经不记得她了,她出现在他眼前也无所谓吧?

  她苦涩的想,自己竟然会用这种方式重新待在他的身边——在他遗忘了她的时候,真是讽刺……

  就在心中的苦涩如海浪般要将她吞没时,张媛茹的声音扬起了。

  “我还要准备会议资料,你自己进去吧,我事先跟老大报告过了,他知道你是新来的助理。”

  张媛茹替她敲了门,对她鼓励的一笑之后就走了。

  灿颜神思恍惚的站在门前,在听到“进来”两字之后,她的血液循环加快了,心跳加速了。

  她伸手转动了门把。

  凤撼锐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紧盯着办公室的门,一颗心随着门把被转动而快要跳出胸口了。

  他看到灿颜出现在视线之内,知道张媛茹已经达成任务了,此刻在她眼里,他是个不认得她的失忆之人。

  是他办公室的冷气太强吗?她竟在微微颤抖着,那脆弱苍白的模样令他想拥她入怀,给她温暖。

  他近乎贪婪的看着她,感觉到她情绪紧绷得像是拉紧的弦,但她还是那么的美,那么动人。

  柔软微鬈的长发松松的垂在胸前,肌肤白晰如玉,乌黑的眸子清亮无比,简单的套装就衬托出她淡雅的气质,整个人像被甜蜜的香气包裹着,他骤然想起她那花瓣般的唇轻触着他的感觉……

  自己真能演好这场戏吗?

  仅仅只是这样看着她,他的心就紧缩成了一团,他的内心深处没有遗忘过她,一刻都没有。

  “呃……我……我是……”她被催眠般的看着他。

  明知道他失忆了,但是面对他,她还是无法自在,一句话讲得零零落落又中气不足,他听得到她的声音才有鬼。

  “我听说了,你是新来的秘书助理,叫段灿颜对吧?名字挺美的,让人印象深刻。”

  知道她绝不可能在他面前还能完整说完一句话,他索性打断她,由他来开场。

  “是、是的。”听到他亲口说出她的名字,她的心更加疯狂的跳动。

  她从没看过这样的他,西装革履,袖口还有精致的袖扣,合身的剪裁让他高大的身躯更显出众。

  他不是以前的他了,已非吴下阿蒙……而她……唉,也不是以前的她了,不再是不懂人间疾苦的小公主。

  忽然间,她看到他那十分男性的薄唇往上挑着,冷不防地绕出办公桌,高大的身躯顿时遮蔽了从落地窗照射进来的阳光,同时好整以暇的在她面前停下来,对她伸出手。

  “我是凤撼锐。”

  他的视线牢牢的捕捉着她每一个细微的反应,看到她羽蝶般浓密的长睫眨个不停,就知道她有多吃惊。

  “呃——”她心绪震荡的看着他,直直看进他那双深邃的黑眸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