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刚才她眼睁睁的看着他朝自己走过来,优雅的举止带着内敛的力量,让她移不开视线,直到他很不合宜的对她伸出了手,她才如梦初醒。

  他要跟她握手吗?好奇怪……

  虽然心中充满疑窦,但他显然在等,于是她伸出了手。

  凤撼锐立刻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唇畔的微笑加深了。“准备好要跟我一起工作了吗,段灿颜?”

  在她还没进来之前,他不断的沙盘推演,要让她相信他真的失忆了,她才会安心的留下来,方式就是让她立刻进入工作模式,但是现在他必须先命令自己松开她那撩乱他心弦的小手,不然她一定会起疑。

  “呃,是,是的——”他还握着她的手,厚实大掌传来一阵异样的电流,让她几乎要停止呼吸了,根本不知道要回答什么。

  “很好,走吧!”他状似满意地松开了她的手,定睛看着眼神慌乱的她,愉快的扬起嘴角。“你跟我去巡视工地。”

  这么快她又吓到了。

  “有问题吗?”他微挑眉宇问道。

  她慌忙摇头。“没有,没问题。”

  说完,她心中热烘烘又酸楚楚的绞痛着。

  是啊,他真的失忆了,真的忘了她了,如果是她的阿锐,绝不会这样对她,绝不会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

  如释重负的吁了口气,她……可以安心留下来了。

  然而,她怎么会这么痛?

  因为,现在在他所有的记忆里,都没有她了。

  “他是我的保镖兼贴身助理高硕,你叫他阿硕就可以了,以后你们会常见面,等一下你们自己交换手机号码,方便连络。”

  灿颜看着驻立在黑色轿车旁的高大男人,他起码有一百九十公分,高大健壮,隐隐可见西装下的发达肌肉。

  她见过他,他就是凤撼锐走出电梯之后,亦步亦趋跟着他的男人。

  “她是新来的秘书助理段小姐,以后你要保护的人里也包括了她。”

  高硕在墨镜后打量着眼前娇小到好像一折就会断的女人。

  老大突然取消跟海山吴董的会议就为了她?

  老实说,她太美太娇嫩了,就像武侠小说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跟他家老大一点都不配。

  可是老大显然煞到她了,他当然得挺到底。

  如果这个小白花一样的女人能让他家老大定下来就好喽,他都结婚了,孩子也快出生了,而老大还是孤家寡人的太可怜了。

  老大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可怜,但在他眼中看来,回家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老大就是可怜,何止可怜,简直是悲惨了,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身边连个亲人都没有,真悲哀。

  “段小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在所不辞。”凤撼锐纠正。

  “哦~是喔~~”高硕若无其事的左顾右盼。“什么时候改的?”

  凤撼锐面无表情。“没改过。”

  灿颜忍住笑意,他们好像感情很好。

  上车后,高硕坐在司机旁边,她只能和凤撼锐一起坐在后座。

  虽然这部进口休旅车的空间很宽敞,但跟他坐在一起,她依旧忐忑不安,他的存在感是如此强烈啊,也生怕因为一直看到她的人,他会突然忆起她是谁。

  “你之前在哪里上班?”他问,刻意的闲聊。

  “在一间中型的贸易公司。”她中规中矩的回答。

  “为什么想换工作?”

  “公司倒闭了,老板卷款潜逃。”

  “家里还有什么人?”这个他当然知道,只是要听她亲口说,他很想知道她需要工作的原因。

  “父母,大哥大嫂和两个侄子。”

  “父母是做什么的?”

  “他们退休了。”她避重就轻的说,回避着他那双浓眉下锐利如鹰的黑眸,他身上霸道又傲然的气质至今没变哪。

  “兄嫂呢?”他再问。

  他们交往时她大哥在大陆经商,拥有好几间专卖高尔夫用具的店面和工厂,是个成功的生意人。

  “在大陆。”她依然避重就轻的回答。

  他不语了,缄默蹙着眉峰。

  看样子,今天是问不出什么了,如果他再追问下去,她一定会起疑。

  也罢!来日方长,还怕没机会知道吗?况且他已经打算派人去查了,很快他就会知道原因。

  “你说什么?”徐歆雅震惊万分的瞪视着灿颜,怀疑自己听错了。“双骏建设的总裁是凤小子?那个凤、凤、凤、凤撼锐?”

  灿颜知道好友一定会很吃惊,但没想到歆雅会吃惊到嘴巴都张开了。

  她平静到不行的点了点头。“就是他。”

  “你没有搞错吧?”徐歆雅怀疑不已。“双骏建设可是间大公司,凤小子可是穷到连鬼都不想抓走,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了间大建设公司的总裁?”

  “这我也不太清楚。”后来她查了资料,只说他是白手起家的,对他的领导风格着墨颇多,但并没有详述他的发迹过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