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难道他中了乐透?”徐歆雅百思不得其解的思索着。

  “应该不是吧。”她有些啼笑皆非。

  “我就说过他不是泛泛之辈,眼神锐利又有自信,肯吃苦、耐操,和一般人不一样。”徐歆雅得意扬扬的放马后炮。

  灿颜苦笑。“是啊,你眼光真准。”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都已经过去了。

  “伯父伯母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捶心肝,当初拚了命的拆散你们……”徐歆雅忍不住提起了。

  灿颜淡淡地牵动着嘴角。“人生没有早知道。”

  这道理也是她后来才明白的,如果早知道,父母不要为大哥做保,或者大哥不要乱扩充事业,他们段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一家人分散在各地无法团聚。

  “他现在怎么样?”徐歆雅话锋一转,兴奋问:“结婚了吗?几个孩子了?一定结婚了吧?事业有成的男人都早就死会了,何况他又长得那么帅。”

  灿颜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叹息一声。“他还没结婚。”

  “真的吗?”徐歆雅眼睛一亮。“他还没结婚,你也还没,你们……”

  “歆雅——”她及时打断了好友过度的联想,深呼吸了一下。“他车祸失忆,忘了我了。”

  “啊?忘、忘了你?”徐歆雅张口结舌。“这是怎么回事啊?”

  “就是忘了。”她苦涩地说:“记忆里没有我了,没有曾经伤害过他的我。”

  “怎么会?”徐歆雅眨着眼,大大惊异。

  此时员工小白走过来,蹙着眉心。“歆雅姊,五桌客人在催饮料了啦。”

  “你端去!”她不由分说的把托盘往小白手上一搁,拉着灿颜跟她走。

  “你干么啊?现在是上班时间耶。”灿颜啼笑皆非的被好友拉到餐饮部的座位区坐下。

  这间攀岩馆是歆雅男友阿吉经营的,股东就是他们两个人的长辈亲友们,除了攀岩课程的收入,餐饮部也是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尤其是夏天,生意超好,她每逢假日就在攀岩馆的餐饮部打工,一个月四天,虽然工作时间很长,但这份收入可以付一半的房租。

  “什么上班啊,我是老板娘,我说了算。”徐歆雅换上一脸严肃的表情。“我问你,这种天大的事,你为什么今天才告诉我?”

  灿颜哭笑不得。“你昨天晚上才回来啊。”

  徐歆雅一个拍额。“对厚。”

  他们带了三天两夜的亲子溯溪营,差点没累死。

  “那现在呢?”她继续逼供。“你打算怎么办?不跟他说你是谁吗?”

  “对。”她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我只想待在他身边,能天天近距离的看到他,跟他说说话,我就满足了。”

  徐歆雅瞪大眼睛低斥,“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她反问好友。“当初是我提出分手的,是我伤害了他,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告诉他我是什么人,况且我也不知道要说自己是他的什么人,伤害过他的人吗?”

  徐歆雅哑口无言,好半晌才说:“你这个傻瓜,为什么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为什么不跟他说清楚?”

  “不可以。”她严肃地看着好友,悲哀的情绪在眼中漫开。“先不说他根本不记得我是谁,就算记得,在他落魄时,我离开他,现在我落魄了,却想厚着脸皮回到他身边,他会怎么看我这个人?歆雅,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说的也是。”徐歆雅叹了口气。“换做是我,我也说不出口。”

  真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啊!

  才在感叹,她就眼尖的瞄到站在入口处的一个身影,努努嘴。“哈,你的爱慕者来了。”

  灿颜看过去,吴孟哲带着两个小朋友走进来,她认得那两个孩子,是他的侄子。

  吴孟哲是出租公寓的房东,她和歆雅、阿吉都是他的房客。

  他利用家族废弃的空地兴建一栋雅致的五层楼公寓出租,一层楼有十个套房,租率有九成,赚取的房租则偿还兴建时借的银行贷款。

  他很有生意头脑,长得不错,身高也高,人也阳光开朗,一直以来都未曾掩饰对她的好感。

  不过,她就是无法对他心动……

  应该说,自从跟凤撼锐分手之后,她大病一场,像死了一回,再也没有爱人的能力了。

  “可怜的吴孟哲,不知道你遇到了凤撼锐,现在任凭他再怎么默默守候都是肉包子打狗,一去无回了。”徐歆雅在那里摇头晃脑的感叹。

  “你是在说我是狗?”对于好友的形容,她又好气又好笑。

  徐歆雅咧嘴一笑。“你是肉包子啦,白抛抛、幼绵绵,每个男人看到都想咬一口的肉包子,喏,想咬肉包子的男人过来喽……”

  灿颜看着吴孟哲朝她微笑走过来,脑中想起的却是另一个男人……

  这样的放假日,他在做什么呢?

  攀岩馆十点半打炜,八点的时候,灿颜接到凤撼锐的电话。

  “你现在可以到公司来吗?有份紧急文件要处理,张秘书没开机,留了讯息也不回,我找不到她。”

  “现在吗?”她讶异的问。

  “有问题?”

  她好像可以看到他不悦的挑起眉毛了,只好连忙说道:“没有,没问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