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好,你快点来。”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幸好晚上八点后也不是攀岩馆的尖锋时间,她向好友请了假,叫了计程车飞快抵达公司。

  在一楼守夜的是两名警卫,她猜想整栋大楼应该没有人吧。

  到了二十五楼,办公室的灯都开着,她走到总裁办公室,果然看到他在里面忙,而且满室烟昧,她皱起了秀眉。

  凤撼锐示意她看桌上的文件。“美国汤米建筑师事务所的文件,格式都在这里,你照看做就可以了。”

  她拿起全是英文的文件。“原来公司在美国也有建案啊。”

  他那紧绷的嘴角不像刚来,倒像工作了十几个小时似的,她不由得思忖,他不会整天都在这里工作吧?

  “是在上海,请了美国知名的建筑师,他们喜欢名气那一套。”

  “我出去做事了。”

  她把文件拿出去,他没有再看她一眼,带着血丝的双眸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董幕,她在心底叹了口气。

  这几天跟着张媛茹一起工作,也陆续知道了一些关于他的事。

  他是个工作狂,草创初期,他可以一天工作十六个小时不喊累,跟铁人一样,逼得底下的人也只好跟他一起卖命。

  还有,他很惜缘,创立公司以来,末的日开除过公司的任何一个人,年度分红更是可观,至少把盈余的一半都跟大家共享了。

  那他这样近乎没有娱乐的卖命是为了什么?

  她想起自己为了要跟他分手而说过的话一我不要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伪了让他对她死心,她说了很多残忍的话,时间过了那么久,她却每一句都记

  会是为了她,所以如此卖命吗?

  可惜她再也无从得知了,因为他已经忘了她。

  深夜十一点,她上了凤撼锐的车,由他亲自驾驶,不见司机也不见高硕。

  “我整天没吃东西。”安静的车里,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灿颜顿时感觉到喉咙一阵紧缩,她很想叫他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胃只有一个,磨坏了就没有了。

  可是,她只是一个秘书助理,她有什么资格说这些?他会起疑的。

  于是她把所有的话都吞回肚子里,润了润嘴唇,在光线黑暗的车里,不确定的看着他询问着,“要去吃点东西吗?”

  他皱眉。“你陪我去,我不想一个人吃东西。”

  “好。”黑暗中,她浅浅的微笑了。

  他以前就不喜欢一个人吃东西,一定要她陪,现在竟然也是。

  虽然失忆了,习惯却未变,好奇妙。

  没多久,他把车停了下来,她算是路痴,不太知道这里是哪里,路上的车子不多,马路边的建筑物都高耸不已,她猜想他们是要去什么营业到凌晨一两点的高级餐厅吧!

  他停好了车,她要解开安全带却弄了几次都解不开,很尴尬的定在原位,他都准备要下车了说。

  “怎么了?”他看了她一眼。

  “安全带解不开。”她很窘的说。

  他慢不经心的说:“阿硕说过,你那边的安全带有点问题,一直没回原厂检查。”

  她瞪大眼眸。“那现在怎么办?”她不会要一直被扣在车里吧?

  他无预警的靠近她,大手落在她的腰侧,像在解安全带,却专注的在呼吸她身上淡淡的馨香,巴不得永远解不开。

  随着他的靠近,她的脑袋一片空白了,闻到他身上那特别的气息,淡淡的烟草味混和着男性的军香味,这些在在扰乱了她大脑的正常思维。

  老天!他靠得好近,他的脸几乎要贴在她脸上,她的心快要停止跳动,他鼻息问那沉重的气息,他那升高的体温,种种熟悉的感官冲击让她全身虚软。

  她读出了他那蓄势待发的身体语言,她的呼吸蓦然一窒,觉得自己的双腿快要化成水了。

  看着狼狈不已的她,凤撼锐的嘴角浅浅的浮起微笑。

  对于他的身体,她仍是反应强烈啊。

  不再逗弄她了,他轻易的解开了安全带,那是他故意弄坏的。

  “谢……谢谢。”她声如蚊纳的道谢。

  直到下了车,她的心跳都还处于失常阶段,他的气息还在她周身练绕挥之不去,让她更加明白他根植于她心中,根本不可能拔去。

  “段灿颜,你是不是很怕我?”他高高的扬起了嘴角,不等她回答就自顾自的说:“肯定是听了很多关于我的铁血作风。”

  她苦涩的笑。“我并不怕你,总裁。”

  她可没办法像其他人那样叫他老大。

  “不怕吗?”他的语气尽是不信。“刚刚我帮你解安全带时,你在发抖。”

  她很想告诉他,那是颤抖,不是发抖,无奈这只印证了他已然忘了她。

  她满心无奈的跟着他走,然而那在四方高耸建物之中,漫天星斗下的小面摊让她顿住了脚步。

  她以一种不相信似的眼光,深切又惊讶,直勾勾的看着那小面摊,只差没伸手揉揉眼睛。

  这间路边摊竟然还在?

  以前他穷,又不肯用她的钱,如果她买单,他会很生气,于是迁就他的经济情况,他们都吃路边摊,尤其爱这间便宜又大碗、老板很大方的小摊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