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间面摊就在他们相识的工地旁,分手后,她没再来过。

  现在一看,建筑物变了很多,她都不认得了,以前一排的透天厝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高楼,有个小公园也不见了,同样变成一栋高楼。

  “怎么了,干么停下来?”他故作不解。

  他故意带她来这里,她一定吓到了。

  “哦——”她的喉咙又是一阵紧缩。“我以为一以为你要去餐厅。”

  “老实说,我一点都不喜欢餐厅里那些见鬼的料理。”他挑挑眉。“怎么?失望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路边摊?”

  “才不是。”有股莫名的怒气在胸中激荡,她忍不住气愤的反驳他。

  原以为他会因为她大不敬的语气而发怒,但他没有生气,反而愉快的笑了。

  “不是就好,快走吧!我饿死了。”

  面摊生意很好,就像以前一样,四周停了很多轿车、机车、脚踏车,越晚人越多,也跟以前一样,没有菜单及价格,老板会依照人数给不同的分量

  坐下后,他豪迈的点了两碗切仔汤面,两碗鸡油饭,切了一盘肝连肉,一盘登鱼肉和一盘白斩鸡。

  她完全说不出话来了,他点的东西就跟以前和她一起来时所点的一模一样,他是个不爱吃白斩鸡的人,以前会点是因为她喜欢吃。

  但现在,他为什么也点白斩鸡?是要点给谁吃?点给她这个秘书助理吃吗?

  等上菜的时候,她的心颤抖着,忍不住问他,“总裁,你和别人来过这里吗?”

  他点头。

  她的心猛然一跳。“你一总、总裁,你和什么人来的,记得吗?”

  他又点头。

  她的心跳更加速了,紧张的看着他。“和谁一来的?”

  等他回答的分秒里,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快要跳出胸口了。

  “阿硕。”他看起来再寻常不过,不经心的说:“阿硕跟我一样,都是粗人,他也喜欢这里的古早味。”

  她猛地清醒过来。

  原来是高硕,白斩鸡想必也是惯常点给他吃的。

  她还在期待什么呢?恋恋不舍的,真是痴心妄想!

  已经半个月没下雨了,天气之炙热,空气里尽是暑气,还没七月就热成这样,真到了暑假还得了?

  灿颜站在工地的阴凉处等凤撼锐,她这个秘书助理被他带出来巡视工地也不是第一次了,现在她已聪明的自备了宽沿帽。

  阴凉处除了她,还有像座门神似的高硕,应该随身保护凤辙锐的高硕,很奇怪的每次都被他命令留下来陪她一起等他。

  “阿硕,你喜欢吃白斩鸡吗?”这个问题她闷了几天,好不容易可以跟高硕独处,她终于可以问他了。

  “白斩鸡?”高硕推了推墨镜又挑了挑粗浓的眉毛。“谈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有就会吃。”

  这个回答没有解开她的疑惑,反而令她更困惑了。“那你跟总裁去小面摊的时候都吃什么?”

  “小面摊?”高硕搓搓下巴。

  什么意思啊?段小姐是在跟他打什么哑谜吗?

  没有老大的指示,他可不敢随便回答,现在公司上下都要假装老大是失忆人士,肯定跟段小姐有什么关系,如果他胆敢乱答,答对就保住小命,若是答错了,那不用说,他死定了。

  “难道你没跟总裁去过小面摊?”她愕然的看着高硕。

  高硕为难的说:“也不是那样。”

  她转为困惑的看着高硕。

  什么跟什么?只是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这么模棱两可的?让她像是雾里看花,听得雾煞煞。

  “段小姐,你问这个做什么?”为了怕她继续问下去,他索性先问了起来,“那个,你是想知道我比较喜欢吃什么吗?我比较喜欢吃卤昧啦,要辣的,越辣越好,还要加酸菜。”

  “不是,我不是想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常跟总裁去一间不起眼的小面摊,没有菜单,他们的鸡油饭是招牌,别的地方吃不到的……”她仔细的形容。

  高硕哭丧着黑噜噜的脸。“段小姐,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问我了,再问下去,我要丢饭碗了……”

  “为什么?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吗?”

  “我就是不知道什么事不能告诉你啊”

  “这又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老大!”

  看见凤撼锐走过来,高硕如见救兵!

  呜呜,他再也不要和段小姐独处了啦,不知道什么话该讲,什么话不能讲,真的好痛苦。

  凤撼锐摘下工地安全帽,黑发全湿了,古铜色的脸上也满是汗水,两手很脏,他看看她。

  “帮我手察汗。”

  她窘迫的看看高硕求救,没想到他竟然把手中的毛巾往她手里一塞。

  “阿硕,你是在做什么?”她窘到不行。

  高硕抖动肩膀,憋住笑意。“还是你擦吧,段小姐,我一个大男人帮老大擦汗成何体统,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我们是那个——”

  开玩笑,帮老大手熟干?他又不是找死,老大可是有交代过,毛巾是给段小姐帮他擦汗用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