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对啊……”她也认同。

  他忽然搂住她的肩膀,护着她往大楼里走。

  她浑身一震,虽然知道他是因为这样比较好走,两个人比较不会淋到雨,所以才搂着她的屑,可她还是控制不了身体的自然反应。

  以前只要撑起伞,不管是大热天还是雨天,他都会这样搂看她的肩,还会说她的肩膀好小……

  “段灿颜,你的肩膀好小。”

  她微微一愣,睦目结舌的看着他。

  什、什么?他在说什么?

  仿佛没察觉她的不对劲,他笑道:“女人的肩膀不全然都是像你这么秀气的,我看过有的女人的肩膀比我还宽,我想那搂起来一定很糟糕。”

  她涩然的扬起嘴角苦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他什么都忘了,潜意识对事物的喜恶还是没变,以前他就不喜欢大嘴、大肩膀、大脚丫的女人,看来现在也是一样。

  进入大楼之后,他很快就松了手,收起雨伞。

  看着雨势越来越大,雷声隆隆,她很担心他回去安不安全?

  “啊……”他忽然按住太阳穴。

  “怎么了?”她紧张的问。

  “头好痛……”他紧紧燮着眉心。“车祸后遗症,好像要想起某些事情时就会头痛欲裂。”

  “要不要去医院?”她焦急不已的看着他。“我们马上去医院!”

  他看起来好痛苦,那场车祸一定很严重,当时是谁在身边照顾他的?又是谁陪他走过复健之路的?

  “不用了……”他紧锁着眉。“我到你家休息一下,我有带头痛药,吃一颗就没事了。”

  “那我们赶快上去吧”她只想赶快让他服药,解除痛苦,没想别的。“先告诉你,我家很小,只是间五坪的套房,你将就一下。”

  又是一个讽刺,以前他就住在麻雀笼般的小套房里,现在换她了。

  “是租的吗?”他们一起进入电梯,看到她按了五楼。

  “当然是租的。”

  他老早就想看看她住的地方,今天终于找到机会。

  这个傻女人,父母帮她大哥做保而破产,大哥还不出巨款,带看妻小躲在大陆避不见面,父母则因为本来就持有外国护照,事发后很快避居海外,只剩她一个人在台湾面对债权人,还要把父母每月的生活费汇去国外。

  如果他没有假装失忆,在他们重逢之后,她会把自身的情况告诉他吗?

  她开了门,顺手打开室内的灯,把包包往地上的懒骨头一扔就进屋了。“我去倒水给你,你快把药拿出来。”

  他拿出药罐,倒了一颗出来,又收起药罐。

  有备无患,这只是普通的维他命。

  吃了“药”之后,他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假装在恢复。

  她忧心仲仲的看着他那深锁的眉心。“很热吧?我去开冷气。”

  套房原本就有冷气,但平常再热,她也舍不得开,因为电费是自己要付的。

  她希望可以节省一点,多存点生活费给避居国外的父母,她父亲的关节这一年来恶化了,她想买些保健品给他吃。

  “等一下就会凉了。”见他闭着眼,她又情不自禁趁机偷看他,看到他裤管湿了一半,好想拿吹风机帮他吹干。

  “你衣服都淋湿了,去换掉。”

  他忽然开口,吓了她一跳。

  他是眯着眼睛在偷看她吗?

  不,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想也知道是常识,他衣服都湿了,她能不湿吗?

  套房里一目了然,没有别的房间,也没有隔间,她拿了衣服到浴室换。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又神奇又五味杂陈,她没想过,他竟然有走进她住处的一天……

  换好衣服,她顺便把头发吹干才走出去。

  几十分钟后,他睁开了眼睛。“好多了。”

  “太好了。”

  她也松了口气,眸底尽是关怀。“你像这样头痛有多久了?”

  “你自己住在这里多久了?”

  这两句话他们是同时问对方的,她忍不住扑味一笑。“我在这里住好几年了,房东人很好,一直没涨房租。”

  换他说道:“车祸之后,一个月会痛个一两次,只要服药就会好,医生说是正常情况,不必担心。”

  “还是找个时间再去做个检查吧,说不定脑中有凉血什么的。”她忍不住叮咛。

  “先别说那个。”他假意嗅闻。“你有闻到咖啡香吗?”

  “咖啡香?”她错愕的说:“没有啊。”

  这里的空调各方面都做得不错,不可能隔壁泡咖啡的味道会传过来吧?

  他合笑的眼看着她。“我现在想喝咖啡,你这里有咖啡吗?”

  喝咖啡?这个时间?在她家里?她膛大眼眸看着他。“只有三合一。”

  而且还是攀岩馆餐饮部的,韵雅没事就塞几包给她,说是阿吉的尽量A。

  “可以。”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反正咖啡不是重点,她在这里才是重点。

  “那我去泡。”她根本没办法拒绝他的要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