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她一走开,他马上起身到处看。

  落地窗上虽然雨痕满布,但倾盆大雨已经稍稍转小了。

  眼尖的他,一眼看到他以前送她的风铃挂在窗上,心中更加肯定他在她心里的位置。

  喝完咖啡又聊了几句,他欲走时,她送他下楼,因为电梯要用她的出入磁卡才能通行。

  起码她住的这栋出租公寓在管理上做得还不错,他可以稍加放心,不然他一定会设法让她搬走。

  “你到家之后可以传个简讯给我吗?雨这么大,我不放心。”对自己的上司提这种要求很怪,但若是无从知道他平安到家与否,她恐怕会整晚睡不着。

  “你等我电话。”他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他们走到一楼大门时,正巧看到吴孟哲匆勿推门而入,不但撑着雨伞,还穿着雨衣。

  她停了下来,很意外的看着他。“怎么下这么大的雨还过来?”

  吴孟哲并不是住这里,不过也不远就是,他跟家人同住在附近的豪宅里。

  “二楼的郭小姐说没有热水,我来看看怎么回事。”

  吴孟哲虽然在回答她的问题,但眼睛却一直打量着凤撼锐,凤撼锐当然也是,两个男人都立即感觉到来自对方身上的敌意。

  “这位是?”吴孟哲沉不住气的先问了。

  灿颜向来是个洁身自爱的女人,在这里住了多年,没带男人回来过,这点他这个房东很清楚,不然他也不会对她生出爱慕之心了。

  “哦一这位是我老板,他送我回来,因为头痛,所以上去吃个药,休息了一下,现在要走了。”

  凤撼锐不悦的燮起眉峰。

  有必要对那家伙解释得这么清楚吗?

  “这位是我的房东吴孟哲先生。”虽然凤撼锐没问,还摆着一张扑克脸,但是她觉得基于礼貌也要介绍一下吴孟哲,所以就介绍了。

  吴孟哲看着凤撼锐。“幸会了,慢走,我去忙了。”

  说完,他对他们点点头就匆匆走了,仿佛知道她带回来的男人只不过是她的上司就吃了定心丸,这让某人更加不高兴了。

  这份不高兴也让某人更加决定要早日Hold住他的女人!绝对、绝对、绝对不让她再次从他手中溜走!

  “这些全部一今天之内要做完?”灿颜傻眼的瞪着电脑里张媛茹传给她的档案,愣住了。

  “有困难吗?”张媛茹板着一张晚娘面孔,收起之前的和善,仿佛先前的热心可亲只是引她进公司的手段。

  天地良心!她不是这种人,她也不想这么残忍啊,是老大下的命令,一个星期之内,要让灿颜对秘书工作全部上手,而且要毫无漏洞的能够独当一面,她只好变成魔鬼上司了。

  “没有一没问题。”灿颜香了吞口水,连忙摇头。

  这份工作的薪水福利比她预想的好太多了,何况还有凤撼锐这个动力在,再困难她也要克服。

  于是她马上就开始工作,遇到不懂的就问张媛茹,幸好她虽然严厉得像变了一个人,但在教导方面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会要教不教的,反而会主动提醒她没注意到的细节,让她学起来事半功倍。

  现在比较让她心绪纷乱的是凤撼锐,他竟然早上出现在她出租公寓的楼下,一派潇洒的倚在车门边,眼眸直勾勾的看着她,就好像他出现在那里天经地义似的,天知道当她走出公寓大门看到他时真的吓了好大一跳。

  然后,他竟然带她到水晶饭店里的西餐厅去吃欧式早餐?!

  老天!这举动实在叫她困惑不己啊!

  他是在追求这个他以前所不认识的段灿颜吗?

  那么过去的她呢?

  那个他所爱过的段灿颜又该如何自处?

  她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可笑,同样都是她自己啊,但她就是无法轻松以对,尤其是整个早餐时间,他好像根本没在吃,只在看看她。

  只要她不经意的一抬眸,总会撞进一双深沉的眼,正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看。

  那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是以前他看她的眼神,当他那样看她时,接下来他就会吻她了,而她总会被他吻得神智不清、呼吸紊乱,下意识的迎向他的身体,一遍遍任他缠吻,在他身下,当他的女人……

  哦!老天!她在想什么?脸好烫啊!

  “去吃午餐吧,我也要去吃午餐了。”张媛茹随便收抬了下桌面就走了。

  她不想浪费时间去吃饭,可是她肚子在叫了,如果现在不吃,等下饿过头会更难受。

  正想着要去公司楼下的便利商店买个三明治打发午餐,手机突然响了,是韵雅打来的。

  “韵雅啊,什么事?”

  “你昨天带凤撼锐回家过夜?”徐韵雅兴奋的问。

  消息传得可真快,原来长舌不是女人的专利,男人也很长舌,她微微一愣才对好友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哎唷一不要骗我了,吴孟哲刚来攀岩馆,向我打听你的上司,他说你的上司对你好像不是对待普通职员的样子,呵呵,他眼力还真好。”

  “真的不是那样,他头痛,只是上去吃药……”

  “你们还做了什么?”

  徐韵雅根本不管她回答了什么,只问自己想问的,让灿颜很无力。

  不过,她和凤撼锐现在究竟是哪一种关系?她自己也无法其体的说清楚、讲明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