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这房子豪华归豪华,却没有一丝人的气息,仿佛只是他居住的旅馆,干净的不像有人住。

  他是孤儿,成功了也没有人可以分享,一定很孤寂吧?

  当然这也可能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成功了,有钱了,朋友自然会多了起来,他恐怕也很难会感到寂寞吧?

  她喂他喝了点水,普他把枕头弄好,像这样坐在床边凝视着他的面孔,仿佛回到了从前……

  她不自觉就着昏暗的灯光轻抚他的面颊,感受着内心的震颤,幸好一切他都不会知道……

  如果她偷偷吻他的话……

  她发现自己的视线根本无法离开他坚毅阳刚的双唇,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小颜……”

  他蓦然睁开了眼睛。

  灿颜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洗衣服没有倒洗衣精进去,洗头用了沐浴乳,浇花,水都满出盆栽了还一点感觉都没有,是要把花淹死是不是?

  段灿颜,你清醒一点,事情都发生了,懊恼也于事无补,干脆就当作没那回事吧!

  可是,跟一个男人上床之后要当作没那回事谈何容易?何况那个男人还是凤疯锐,她更洒脱不起来。

  昨夜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她真的想不起来,一切来得太快了,她根本没预期会发生那种事。

  醒来时,她在他的怀里,而他沉睡着,似乎是宿醉未醒。

  幸好他还没有醒,她匆匆把“证据”擦干净,吃力的替他穿上衣物,又整理了他的房间后才迅速溜走。

  等他醒来,就算有所怀疑,也只会当成梦一场吧!当然也可能根本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

  叮咚!

  门铃响起,把发呆中的她吓了一大跳。

  清晨从他家逃回来之后,一整天她都神不守舍,幸好是星期天不必上班,不然她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哪位?”她习惯性的问,但其实她的访客只有韵雅不会有别人。

  “是我,开门。”

  无预警的听到凤撼锐的声音,她真是惊讶到下巴快掉了。

  可她刚刚已经出声问了哪位,总不能现在才来装不在家吧!

  他来她家做什么?

  是发现了什么或想起什么,要来兴师问罪吗?

  她润了润嘴唇,小心翼翼的开了门,门外那修长高大的身影跃入她眼帘了,她的眼神也因为不安而游移不定。

  他好笑的看着门缝里的她。“开这么一点点,是在看什么凶禽猛兽吗?”

  她脸一红,这才把门整个打开让他进入。“总、总裁,你怎么上来的?”

  这间出租公寓虽没有警卫,但出入跟搭电梯都要有磁卡,外人不可能进得来。

  “在楼下遇到你的朋友,跟她一起上来的。”他看着一脸作贼心虚的她,好整以暇的问:“不过,你的朋友怎么认得我?原来我这么有名。”

  她愣愣的看看他。

  韵雅当然认得他,只是他仍不认得韵雅吗?

  所以结论是,昨夜他唤她的小名只是潜意识作祟,他并没有恢复记忆?

  搞懂的同时,松了口气却又有着巨大的失落。

  他还是没有想起她啊……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认得你,我跟她说过我在双骏建设上班,上司是公司的总裁,可能她Google过你的照片吧”胡乱解释一通后,她连忙问他的来意,“请问一总裁你怎么会过来找我?有事吗?。”

  老天啊!不要再看看她了,每每撞上他那深不见底的眼神,她就紧张!

  “昨晚是你送我回家的吧?”

  他盯着她,目光略带着她不懂的深意,看得她一阵心惊胆跳。

  为了混淆视听,她赶忙说:“不只我!还有阿硕,是我们两个一起送你回家的……哦!还有司机,他在门口等,我们把你扶进去……”

  “总之,你在场。”他对她扬了扬眉毛。

  她只好点头。

  “你在场——”他目不转睛的着着她,勾起了嘴角。“有件事要问你。”

  她瞬间觉得口干舌燥。“什么、什么事?”

  不会是他在房里发现了什么不该发现的东西吧?比如她身上的什么东西……会是什么呢?她有掉了什么在他房里吗?

  “你说啊,怎么不说?”她被他看得坐立难安。

  他缓慢的眯起眼睛,仔细的亩视她,盯着她乱了方寸的眼眸说道:“我的名片夹不见了,你有看到我的名片夹吗?里面有很多重要名片。”

  “啊?”她错愕的看着他。“你说名片夹吗?你是来问这个的?”

  他点头。“对我很重要,你有看到吗?”

  她顿时松了口气。“没有。”

  这人真是……只是找个名片夹却这样故布疑阵,真是叫她哑口无言。

  “是吗?”凤撼锐嘴角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一派轻松的说:“那可能掉在酒店里了,我再派人过去找找。

  “总裁,如果没事了,那你可以走了……”她很担心他会因为看到她而想起些什么,尤其是昨夜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