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不过,既然会找上门来,会不会是电视剧里常演的那种,他的亲生父母在多年后终于跨过千山万水的找到他了?

  想到这种可能性,她随即盼咐接待小姐,“请她上来吧”

  她很快的把早餐吃了,没多久,一位身材高挑衣着端庄、容貌清丽的女子踏出了电梯走向她。

  “我是黄禾湘。”她颇客气的拿出一张名片放在灿颜的办公桌上,上面的头衔是湘儿美如馆执行长。

  看到黄禾湘的第一眼,灿颜有些吃惊,因为这位黄小姐的眉眼竟然跟她有几分相似,神韵也是,只不过年纪看起来比她大了一些。

  她定了定神。“很抱歉,总裁现在不在,早上有个临时会议,他去开会了,请问您找总裁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您转达。”

  “锐他是真的不在还是听到我来了,才要你说不在的?”黄禾湘叹了口气。

  “如果他在里面的话,你告诉他,爸爸现在病得很重,不肯动手术,想见他一面。”

  灿颜更吃惊了。

  爸爸?

  不但有姊姊,还冒出了爸爸?

  她困惑的看着黄禾湘。“请问您是不是哪里弄错了,据我所知,我们总裁是在儿童之家长大的,没有父母,更没有家人。

  黄禾湘无奈的看着她。“他这么跟你们说?”

  灿颜惊疑不定,小心翼翼的问:“难道他有家人?”

  黄禾湘一脸的无可奈何。“他当然有,他是高雄望族凤家唯一的独子,他的父亲是凤泰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富甲一方的地王,家族在地方上非常有名望他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以及我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姊姊,我是他继母的女儿。”

  一时之间,灿颜无法消化自己所接收到的讯息。

  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吗?这怎么可能?如果他有父有母、出身望族,为什么要谎称自己是孤儿?

  “你来这里做什么?”

  寒冰般的声音陡然响起,两个女人同时转头,看到凤撼锐正瞪视着她们,双眼蒙上了一层阴影,眼珠像黑色的冰。

  在两人眼眸对上的瞬间,灿颜看到黄禾湘眼里迅速掠过一抹她无法理解的情感,不是看到亲人的喜悦,也不是苦恼对方冷漠的态度,是柔情吗?那抹情绪很快就消失不见,所以她认为是自己看错了。

  “锐”黄禾湘看见他,显然松了口气,至少他确实不是刻意躲着她。“我们谈一谈,爸爸他……”

  “闭嘴!”凤撼锐鹰般的双眸透着寒意,声音低沉、危险。

  他紧抿着唇转身离开,往电梯的方向走,黄禾湘连忙跟上去,灿颜也想跟上去,但她在上班,当然不能丢下办公室说走就走。

  看来那位黄小姐说的不全然是虚构的,如果她跟他没关系,他也不会表现得这么冷淡无礼。

  难道他真的不是孤儿吗?她说什么也不相信。

  这太离谱了,如果他不是孤儿,为什么要骗她这么久?

  到底为什么?

  凤撼锐知道自己必须给灿颜一个解释。

  这很难开口,但他逃避不了。

  黄禾湘的出现确实扰乱了他的心,他曾誓言不会回那个家

  然而现在,禾湘说老头子不肯动手术,可能会死……

  他的嘴角苦涩的一抿。

  以前是他太冲动,不懂事,现在……

  “究竟是怎么回事?”

  灿颜一看到他进办公室就站了起来,他看得出来她等得很焦急,中间也收到她很多通简讯,只是他都没有回。

  事实上,他和黄禾湘没有谈那么久,他只给了她十分钟,让她把要说的话说完,接下来的时间,他独自在咖啡厅里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黑咖啡,思潮翻涌,久久无法平复情绪。

  “我会告诉你,你先冷静下来,激动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他搭看她的肩膀,把她带进自己的办公室里,接看把门上锁。

  秘书办公处是开放式的空间,他不想别的职员上来听到。

  “我很好,早餐吃了,还喝了一大杯牛奶,如果你还是不放心,我可以马上再吃一个面包给你看。”她很快的说,一边吞下胃中翻涌的恶心感。

  她是吃了早餐没错,但他跟黄禾湘出去之后,她就坐立难安到反胃,后来去厕所全吐掉了,还流了一身冷汗,所以现在胃里空空如也。

  “好,我听到了,你一点都不激动,你很好。”他的声音非常轻柔,把她按在沙发里,让激动的她坐下来。

  夭知道按在她肩胎的那一瞬间,他整颗心都提起来了。

  她紧张的肌肉紧绷,还脸色苍白,他不由得怪罪起黄禾湘来,怪她唐突的出现,没给他一点准备的时间,灿颜也不知道听了她的什么话变得如此激动,如果因此孩子有什么闪失,他不会原谅她。

  “不要敷衍我,我要知道全部的事实。”她觉得他一直在拖延时间,似乎还想继续隐瞒。

  “听我说。”他弯下了身子,两手握住了她冰冷的双手,几乎是半跪在她身前,眼眸深深的看着她。“我是骗了你,而且骗了很多,骗了很久,但我希望你耐着性子听我说完,并且不要激动,为了孩子,你不能激动。”

  她深吸了一口气,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瞪着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