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她轻轻摇头,眼眸也同样定在他脸上。“在车上吃了很多客家菜包,也喝了很多姜茶,现在不饿。”

  他笑了,看来某人是消气了。

  果然,她马上就关心起他来了。“你呢?你饿了吗?”

  他微微一笑。“在飞机上吃了点东西,现在不饿。”

  “不饿啊,不饿就好,我也不饿……”她在说什么啊,他那目光又是怎么回事,他想干么……

  还没想完,就看见他突然伸手扶住了她的脸庞,灼热的唇直接的贴上了她的唇瓣。

  她什么也不能想了,只能任由他的舌在她唇齿间探索,由浅加深,渐渐夺走了她的呼吸。

  知道了,投降了,此刻她深深的明白,就算自己是黄禾湘的替身,她也离不开他了,因为他就是她的宿命。

  车程应该不远,但灿颜还是睡着了,她在高铁上都没睡,结果被某人吻过后就莫名困了,醒时正好看到车子驶入林荫大道。

  两扇雕花大门自动敞开,那黑底金字的“凤宅”两字在阳光照射下像个发光体般的夺目,笔直的道路通向一栋气派宏伟的建筑物,后方数不清的椰子树有着浓浓南洋风情,花园洋房前的造景喷泉花园一点都不合糊,雕像、凉亭一应俱全,还有个网球场和游泳池。

  车子在主屋前停了下来,她看到对面有个没关上电动铁卷门的大车库,十几辆千万起跳的名车像玩具积木似的排列整齐停在那里,几个工人在擦车,几个工人在整理花园、打扫水池,还有几个大婶从一辆九人座休旅车下来,显然是买了菜回来,一篮一篮的由后门提

  进去,还有几个外佣出来帮忙提食材。

  她蓦然惊觉这就是所谓的豪门,他的家族看来不只是富甲一方那么简单。

  她看了身边的凤撼锐一眼,忽然觉得自己要好好重新认识他了。

  初识时,她只觉得他很能吃苦,常常从工地下班又立刻去别的地方打工,拚了命的赚钱就为了请她吃好一点的东西或买礼物给她。

  现在,她更是对他另眼相看了,出身自如此富裕的家庭,一定是茶来张口的,他却可以熬过在外面的苦日子,真是不简单。

  “只要跟看我就行了,你不想说的,没有人可以勉强你。”

  凤撼锐在众下人的注视中拉起了她的手,一起走进家门。

  灿颜倒是既来之则安之,只问道:“我们不去医院吗?你爸爸他不是……”

  他的嘴角勾了勾。“他在家里,而且他好得很,什么病都没有。”

  既然要回来,就不可能没准备,他派人调查过了,老头子体健如牛,这几年事业版图更扩大了,谎称病重只是要骗他回来的伎俩。

  “没病?”灿颜眼中掠过一抹讶然,随即明白了老人家的意图只是要见儿子。

  不过,既然不是回来劝老人家做手术,又为什么要回来?而且还带了她……

  她正疑惑间,他们已经从玄关进了气派不在话下的客厅,突然一下子看到很多人。

  “少爷你总算回来了。”一名斯文戴眼镜、老管家模样的男子揉眼拭泪,一脸的安慰。

  “少爷你长这么大了啊,真是一表人才,一表人才啊。”另一个胖胖大婶也喜极而泣。

  “少爷,呜……”不知是这家里什么身分的人掩面哭了起来。

  虽然久别重逢的场面极其感性,但凤撼锐没看室内其他人,双眸只盯看久违的父亲,淡定的介绍,“这是我的结婚对象,段灿颜,我们下个月就会结婚。”

  凤泰山嗯哼两声,撇了撇启。“坐啊,怀了孩子的人不要一直站着。”

  灿颜心里一跳,忽然有些慌。

  这是他父亲吧?怎么知道她怀孕了?

  客厅里人好多,都是些什么人啊?她看到昨天才在台北见过面的黄禾湘竟然也在其中,而且还毫无笑意的瞪着她。

  “我说你——”凤泰山拿着烟斗,燮眉看看她。“你配不上我儿子——”

  被这样当众羞辱,她的心揪紧了。

  这句话,她父母也曾对凤撼锐说过,当时他咬着牙不吭一声,而她虽然气父母欺人太甚太伤人,却没有维护他的实质行动。

  如今,当同样一句话打在她身上时,她才知道有多痛、多难受。

  她蓦然明白他说的那些话,那些她曾认为是狡辩之词的话一他根本没打算回来,跟她父母说他是有钱人家的儿子又怎么样,他本身还是个没有学历的穷光蛋,这点并不会改变。

  “不过,虽然不满意,但我不会反对。”凤泰山又哼了两声。“我的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了,我不会蠢到为了一个女人又把他逼走。”

  言下之意,为了儿子,再不满意他也会接受。

  “谢谢你心,伯父,我会尽力做到让您对我再满意一些的。”她谦卑的、恭敬的说。

  凤泰山骄傲的把头抬得很高。“不需要做什么,现在叫我一声爸,我就会对你很满意了,看你要不要叫而已。”

  灿颜虽然很意外刚刚贬了她的人会这么说,但意识到对方释出的善意,她也松了口气。

  她润了润嘴唇,“爸——”

  “好啊!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少爷要娶媳妇,咱们老大要当公公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