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不知道是谁带头起开拍手的,到后来,掌声已经取代了一切。

  灿颜忽然觉得很好笑,原来他父亲在这里的绰号也是老大啊,果然是父子,绰号都一样。

  “小果,来见见你大哥。”

  凤泰山招手从人群里叫来一个清秀慧黯的小女孩。

  见到未曾谋面、同父异母的小妹,凤撼锐冰冷的表情也融化了,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小妹的头。

  小果甜甜笑着问:“大哥大嫂,我从来没有去过台北,改天可以去找你们玩吗?”

  凤撼锐点头了,柔和的说:“当然可以,什么时候要去,大哥派车来接你。”

  看着他们这对第一次见面的兄妹,灿颜瞬间觉得一阵又一阵的欣慰。

  看来不必她多费唇舌,他也会重新回到这个家。

  突然之间,她才明白了他带她回来的原因,让她认识他的家人,也让他的家人认识她。

  换言之,现在她是经过认证的,正港的凤家人了。

  他们在南部停留了三天,这三天,她跟他去祭拜了他的母亲,也去探望了他的外公外婆,还跟一票怨他一走了之、不够意思的几个高中死党吃了饭,当然是他这个失联的家伙作东。

  才第二天,不必别人跟她说,她就已经知道凤家是怎么样的有钱人家了。

  镇上的市中心,有一整条街的房子都在凤泰山名下,他所拥有的地契钉起来大概有好几十本书那么厚,还身兼数十间上市公司的大股东,而凤撼锐高龄九十的爷爷甚至有栋千坪商业大楼在收租,每月租金收入惊人,还有好几艘观光邮轮在码头营业,大赚观光财。

  总之,就算凤家现在所有人都没收入,也够吃穿十辈子还绰绰有余。

  叩叩~

  敲门声响起时,她正好洗完澡,往脸上抹乳液,凤撼锐和父亲在书房里密谈,谈些什么不重要,至少他肯坐下来听听他父亲说话了。

  “请进。”门还没被打开前,只穿长棉T当睡衣的她,勿匆拿了件长版针织外套穿上。

  明天就要回台北了,根本什么也没带来的她却多了好几箱行李要整理,都是凤撼锐来这里之后硬要买给她的衣服、包包、鞋子、保养品、日用品什么的,整个房间都是。

  她想不通他怎么那么爱买东西给她,昨天经过一间国际级的珠宝专卖店,一他甚至连珠宝首饰都要买,好不容易才被她用力阻止下来。

  她对珠宝首饰根本没兴趣,平常也戴不到啊,又没有保险箱可以放,不知买来做什么?

  “小颜啊,我帮你泡了杯热牛奶,加了一颗浓度很足的瑞士巧克力,小果说那种巧克力最好吃了,她嘴很刁的,应该是不错,你喝喝看。”

  田婉玉笑吟吟的把马克杯放在桌上,她那明亮的眼眸里盛满了关怀。

  “我正好饿了呢。”她连忙很捧场的喝起来。

  凤撼锐这位后母,长得很典雅,做事又很有分寸,怎么也不像灰姑娘的坏心眼继母,心机者不会有她那样澄澈的眼神,令她实在讨厌不起来。

  “小颜,我知道禾湘去跟你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你就试着原谅她好吗?她离婚后情绪比较不稳定,我想过一阵子会好一些,应该会的。”

  她微微一愣。“我不知道她离婚了。”

  “原本就是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为了面子,她很努力在维持,但还是失败了。”田婉玉叹了口气。“这孩子一直在为了面子过生活,活得很累,真是傻极了。”

  “对了,我来的时候还有看到她,这两天怎么都没看到了?”她还以为黄禾湘会再对她说些什么,结果没有。

  “因为撼锐带你回来,她觉得颤面尽失,气得搬去她自己的公寓住了。”田婉玉说。

  灿颜还是一头雾水,有听没有懂,为什么他带她回来,黄禾湘会颜面尽失?

  见她一脸迷惑,回婉玉轻轻执起她的手,拍了拍,温言说:“孩子,你一定无法理解,禾湘她个性跟她奶奶一样,比较偏激,她跟我住进来这个家之后,邻里都在背后说闲话,她气不过,就想做些什么让大家闭嘴,而当时才高三的撼锐就成了她的目标。”

  听到话题转到凤撼锐身上,灿颜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循环簇地加快了。

  “那时,我跟撼锐的父亲还没结婚,她异想天开,想当这个家的女主人来断绝流言辈语,虽然年纪比撼锐大了几岁,但她不觉得会是问题,她深信只要跟撼锐结婚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待在这个家,反正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而撼锐当时只是个青少年,难免面气方刚又冲动,她想向憾锐证明自己的魅力又有什么难的,男人是视觉的动物,她天天找撼锐聊天,找他出去看电影,逛街,回家就找他打球、游泳,还下厨煮东西给他吃,对他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憾锐失去母亲,我又介入他

  跟他父亲之间,禾湘的刻意讨好正好填补了他的空虚,不久他们就恋爱了。

  “发现他们在谈恋爱时,撼锐的父亲当然很震怒,他不容许他们的关系存在,尤其那时我们已经在筹备婚礼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