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聚宝福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我怎么傻了?”她挪动屁股,挨蹭过去,就是很想靠近他,要靠得近一点,要他牢牢的抓住她,不要……不要让她有不小心穿回去的机会……

  “爷说你傻,你就是傻。”孙石玉柔声道:“抢着吃爷的燕窝,替爷去鬼门关前走一遭,这还不傻吗?”

  他蓦地将她揽进怀里,感受她存在的踏实,感受着失而复得的美好,虽然他脸上没显露,但心中激动。

  “妾身这哪是傻啊!是聪明好不好?”她安心坐在他怀里,搂住他的颈子,一脸的笑。“如果是爷吃了燕窝昏死过去,府里不炸锅了?母妃会哭得多伤心,妾身这是尽孝啊,不想母妃哭坏了身子,特意代爷受罪。”

  他好笑地啄吻她的唇道:“你倒是有先见之明,知道那燕窝里有毒,抢着吃它。”两人说笑的交颈相拥片刻,她那软软的身子贴着他,孙石玉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立即放开她,她才刚醒,身子还很虚弱,可不能与他欢好。

  杜福兮坐在他怀里,自然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她脸一红,嚷道:“我好饿啊。”

  孙石玉摸摸她的脸庞,语气宠溺地说:“这是自然,你什么也没能吃,每日净是灌你汤药跟补汤续命。”

  她按按自己扁扁的肚子,这也算另类减肥了吧!“我想吃臭臭锅。”

  如今这臭臭锅已不是她的独门绝技,府里各个小厨房、大厨房都会做了。

  “不行。”孙石玉马上打碎她的美梦。“朱太医说你醒后只能渴点米汤,分量逐日增加,忌讳油腻。”

  杜福兮一脸哀怨,外头守着的添香听见房里有动静,恐怕是世子妃醒了,她一脸喜的,忙机伶的叫人摆饭。

  杜福兮喝了一碗米汤便再也喝不下了,她胃好像变小了耶……哈,小鸟胃可是她前世梦寐以求的,女明星们个个都有个小鸟胃,她好羡慕,每次在片场放饭时间都被师弟们笑,笑她一个人吃两个便当是晚上有在兼职当超人吗?

  她原本食量也没那么大,是当了武术替身之后,体力消耗大,自然要补充热量,而便当有肉有饭有菜的,还附送养乐多,补充营养再完整不过了。

  又休养了三日,朱太医来诊脉,总算露出了笑容。

  “世子妃已经无事了,不需要再行针灸,只需再服七日汤药调养身子便成,常日里多歇着,不宜出府,若感染了风寒,留下病根就不好医治了。”

  “有劳朱太医了。”王妃每日都来探望,此时听太医这么说,她心中的大石便落了地。

  不说福娘是她唯一的媳妇,就说福娘这次身中剧毒,险些丧命,也是替儿子受的,她又是感激又是心疼,只想着日后加倍的对她好。

  她让孙石玉即刻进宫去向太后禀告这个好消息,也是太后想亲自问他福娘中毒之事,所以让他进宫一趟。

  王妃也陪着一起进宫了,孙石玉留下所有暗卫护卫暖春阁的安全,若不是太后要见他,他是寸步也不想离开。

  杜福兮歪在暖榻上,阿芷搬来铜镜,仔仔细细的为她梳头,慢慢地把这阵子发生的事告诉她,先从王爷震怒审莲姨娘、莲姨娘频频喊冤说起,再到韩氏别有目的带着杜采莲、杜采荷来王府假探病真塞人之事。

  “夫人说得大姑娘好像永远都不会醒似的。”阿芷忿忿地说,连称呼都忘了改。

  “什么您不可能为世子诞下子嗣,要由二姑娘、三姑娘代劳,奴婢听了就有气,却是没用地敢怒不敢言,是添香呛了夫人一顿,真是大快人心,奴婢现在想起来还很痛快。”

  “哦?”杜福兮兴趣来了。“添香说什么?”

  阿芷把那日添香回韩氏的话一字不漏给讲了,杜福兮听完了哈哈大笑,也暗暗记下了,添香是可以用的,又是王府的家生子,对府里也熟,往后可以把事交给她办,肯定不会出错。

  她是想过韩氏知道她没做成孀妇肯定不乐意,看她稳坐上京第一高门兰阳王府的世子妃之位,大享荣华富贵一定悔得肠子都青了,断不会让她这个王妃当得逍遥自在,但是没想到韩氏竟是把主意动到世子身上,想要来个三女共事一夫,还平妻、侧妃哩,那也要看她这个正牌世子妃准不准,现在可不是韩氏说了算,若还想着拿捏她,她也不会手软,她可是穿越来与他做夫妻的,谁也别想跟她抢!

  “说来也好笑,世子自始至终没对夫人见礼,王妃也装做没看到,世子妃,您真该看看夫人的脸色,真像锅底似的黑。”

  “是吗?”杜福兮又被逗乐了。“那厮确实做得出来这等事,我没亲眼看到实在太可惜了。”

  “还有呢!”阿芷说得可起劲。“二姑娘、三姑娘为了争世子注意,三姑娘还使绊子勾倒了二姑娘,自己乐颠颠的往世子扑过去,二姑娘咬牙切齿的可把三姑娘给恨上了。”

  想到那画面,杜福兮又是一阵狂笑。“哈哈哈,真会闹腾!”

  那两个妹妹也太有才了吧?跑来人家府里投怀送抱,还自己人害自己人,要真一个成了平妻,一个成了侧妃,不一天到晚从早斗到晚才怪,不嫌累吗?

  主仆俩说得正欢,绿儿打帘子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张望,还紧张不安的咬着指头。

  杜福兮越过铜镜看过去,笑着招呼,“进来啊!你这丫头做什么在门口看?瞧你鬼鬼祟崇的想吓谁啊?”

  “不是啦,世子妃……”绿儿欲言又止,半晌才期期艾艾地道:“那个……”

  杜福兮一笑,故意戏谑地问:“哪个?”

  绿儿小心翼翼地指指廊外。“那个……莲姨娘又在外面跪了。”

  杜福兮怔了怔。昏倒!真拿古代女人没办法,动不动就跪,古代女人的膝盖就那么不值钱吗?

  “她在跪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