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聚宝福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五


  §第十九章 身世之谜

  一时间,房里落针可闻,何姨娘咬着银牙一脸愤恨,其他四个人脸色各是有异,王爷眼里像要喷出火来,王妃一脸苍白摇摇欲坠,杜福兮听得心头一震,孙石玉倒是里头最淡然定之的。

  这个结果与他猜测的相去不远,因此他才会选在这时把何姨娘拖下水,便是要藉她的口抖出来,否则他与福娘是不可能在王府里过安生的日子。

  杜福兮看着这一切,脑子运转,看王爷和王妃的反应,这真是事实,她家相公真不是王爷的种,这也解释为什么她一直觉得王爷对待她家相公很表面,那关怀之情每每看了都觉得并非发自内心,像是做给什么人看似的,与王妃的情真切意大不相同。

  如今疑惑都解开了,王爷是做给王妃看的,为了讨王妃的欢心,所以假装也很重视世子。

  “你这个贱人,究竟在胡说什么?”王爷气急攻心,大步走到何姨娘面前,扬起手便毫不留情的甩了她一记重重耳光,这样还不消停,他甩了手,又是一耳光甩在何姨娘另一边脸上,说明他气到了极点。

  “您竟然打婢妾?!”何姨娘被打得嘴角沁出血丝,脸也肿了,她捣着面颊,嘤嘤的哭起来,一边哭一边颤声道:“王爷到如今还要隐瞒吗?您明明是最痛恨那贱种的人,

  婢妾在送给那小蹄子的香包里缝了避子香料,不过是不想让她生下孩子又以王府嫡长孙自居罢了,这不也是王爷你心中想要的吗?咱们少乔才是王爷您的亲骨肉,但王爷您这二十年来却因为王妃而必须巴巴的捧着那贱种,甚至让他承爵,叫婢妾怎能甘心?”

  “给我住口!”王爷神色铁青,尖锐怒骂,抬起脚竟是重重的又往何姨娘身上踹去。

  杜福兮看得目瞪口呆,这算家暴吧?

  何姨娘被踹得骨头几乎要断了,杜福兮都不忍心看她痛苦的表情,但她却笑了起来,眼里有怨毒之色,但语气轻佻地道——

  “王爷,您有多恨那贱种,要不要婢妾现在说给王妃听?但凡男人,怎么会去爱自己渴慕的女人为别的男人生的孩子,哪能打心底视如己出?定是恨不得喝他的血吃他的肉,是王妃你太天真,以为王爷会对那贱种爱屋及乌,以为王爷真会遵守承诺,会对你和你的孩子保爱一生,会做你们母子永生的依靠,会把你的孩子看得比他自己的孩子还重要。

  “王妃,你是打从心里那么相信王爷的吧?你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千金小姐当然会那么想了,你甚至还大方的抬了婢妾做姨娘呢,以为婢妾就要对你感激涕零,就该一辈子为你保守这见不得人的秘密了是吧?你一定万万想不到,王爷多少次在婢妾房里喝醉了在咒骂你生的那个贱种,王爷有多希望那贱种死掉……”

  王妃脸色苍白、两眼呆滞着,王爷听得大怒,手里一发尖锐暗器便笔直的射向何姨娘,他怒不可遏地道:“满口荒唐,本王这就劈了你!”

  孙石玉早有防备王爷会对何姨娘下手,他眼疾手快,稳稳的打下了那只暗器。

  王爷惊愕的看着他,他却是半眼也不看王爷。

  “哈哈哈哈哈哈……”何姨娘状似疯狂的笑了起来。“王爷,那贱种也看出你这个现成父王当得虚情假意啊!”

  王爷真真要被何姨娘气死了,他见王妃恍似快昏倒了,连忙走过去要扶她,“梦君,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

  王妃扶着桌子站稳了,不让王爷碰到她,她浑身发抖,抬手阻止王爷的分辩。“不要说了,臣妾现在不想听。”

  王爷见她一脸惨白,怕她真会昏过去,只好先住口。

  王妃看着何姨娘,眼神冰若寒霜。“我只问你,是你指使秋月长年给玉儿下毒的吗?也是你在善莲炖的燕窝里下毒的吗?”

  何姨娘咯咯咯的笑起来,她发髻也散了,两颊红肿,嘴角沾着血,又那样不正常的笑着,看起来委实可怖。

  她讥诮道:“我说王妃,我有那本事指使得了秋月吗?她可是太后的人,咱们府里谁有位分能指使得了秋月,只要想一想便明白了不是吗?至于那燕窝,当日婢妾压根没有到莲姨娘的院子里去,你不要冤枉婢妾!”

  王妃霍地抬眼看向王爷,清澈的眸子里满含愤怒,这府里有能力指使秋月的,除了王爷和她这个王妃,还会有谁?

  王爷被她的眼神看得心一沉,“不是我,梦君,你千万别误会……”

  “是误会吗?”王妃冷冷的别开眸子。

  “不是误会。”孙石玉忽地开口道,“母妃身边的竹影便是父王的人,当日在莲姨娘所炖的燕窝里放有毒汤勺之人便是她。”

  他知道秋月是受皇后指使,但事关皇后清誉,他不愿说出来,杜福兮自是知道他想法的,只能腹诽一句“你情深义重有何用?如此对待皇后,不值啊不值”。

  “竹影?!”王妃睁大双眼。竹影是她跟前的一等大丫鬟,跟百合一样都是她的陪嫁,她万万想不到竹影会背叛她。

  “胡说!”王爷很是气急败坏。“玉儿莫要乱说,你母妃可是会当真!”

  孙石玉丝毫不受影响,淡淡地道:“孩儿并非信口开河,自从莲姨娘说当日进入她小厨房的人只有竹影,孩儿便起了疑窦,派暗卫监视竹影的一举一动,她多次与父王在书房碰头,她与父王都商议了什么,不需孩儿在此一一说出了吧?”

  王爷的心一沉,这臭小子竟然派暗卫监视竹影,他却一点都不知道,果然是养虎为患!

  王妃一听这话,眼前便一阵晕眩。

  何姨娘此时是唯恐天下不乱,见缝便插针地道:“原来竹影那个小娼妇是王爷的人,难怪总敢在我面前抬着下巴看人,王爷,那小娼妇伺候得您可舒服?您可是许了那小娼妇将来的小妾名分吗?她才如此为您卖命。”

  王妃不由得握紧拳头,眼神灼灼的看着王爷。

  见王妃如此神色,王爷急道:“梦君,你万不要误会了,我只拿捏了竹影弟弟的性命来威胁她替我办事,我跟她是清白的!不信,可以叫她来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