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肉?”奉莲娘一愣。“你想吃肉啊……”她牙一咬。“好,你等着,娘去给你弄肉来!”

  金桐蕊听着奇怪,怎么壮士断腕似的,难不成她投生的人家连肉都吃不起吗?根据原主的记忆,原主的家境确实不好,可没说吃不起肉啊,她跟她老爸一样都是无肉不欢,如果这个家真吃不起肉怎么办?

  一时间,她纠结起来。

  不过,也因为心里这样纠结的活动了一下,她能睁开眼睛了。

  我的天啊!

  虽然她保有了原主记忆,也有了心理准备,可她真没想到居住环境竟是这样破旧,这算是女孩子的房间吗?

  她躺在炕上,身上盖了条补了又补的薄被子,放眼望去,家徒四壁,都是土色,房门上挂了半截破布权充帘子,寒碜得很。

  原主的大伯父作主要把她嫁给年过三十的打铁匠做续弦,已收了对方二两银子当聘礼,原主死活不嫁,这才撞墙,而这么一撞就给撞死了,若她没穿来,估计这时候金家就在办丧事了。

  身子无法动弹时不觉得饿,如今醒来了,饥饿的感觉分外明显,胃好似都打结了,可等了半天也不见她娘再进来。

  都已经过了一小时有了吧?难道去弄肉的意思不是去煮肉,而是出去买肉了?不对啊,会说:“弄”这个字,分明是要去设法的意思,就是说,这个家没钱买肉。

  金桐蕊是个急性子,没法再等了,反正她已经醒了,索性出去看看,她也要认识认识她穿来的这个世界是何模样。

  外间屋里,奉莲娘正眼巴巴的望着大门,见女儿扶着墙出来,连忙过去扶她。“哎呀!闺女,你怎么不在房里躺着,出来做什么?”

  金桐蕊让她娘扶着坐下。“娘,您不是要做饭给我吃吗?我等了许久才出来看看。”

  奉莲娘给她一个安抚的笑容。“你再等等,你爹去你大伯父家借肉了,我让他跑着去,很快就回来了。”

  金桐蕊想着,原主的爹金大秀就是病了才不能下田,所以家里一日比一日不好过,这会儿怎么还让病人跑呢?

  她如今也不指望肉了,只道:“娘,我饿得不行,您做碗米粥给我顶着先吧。”

  奉莲娘忙道:“米粥早做好了,只要热一热就行了,你等等啊,很快!”

  这回果然很快,奉莲娘进去厨房片刻便端了一碗温热的米粥出来。

  金桐蕊早饿得前胸贴后背,她很快地吃了几口,接着抬头看了奉莲娘一眼。

  不简单,只不过是米粥还能做得这样难吃也是一门功夫了,看来她娘的厨艺不及格啊。

  不过现在不是挑剔的时候,她得先吃饱了,有力气说话和走路再说。

  她把一碗难吃的米粥吃得干干净净。“娘,我还要一碗。”

  奉莲娘见闺女不但醒了,还胃口大开,高兴地直道:“好好,娘再去给你盛一碗!”

  金桐蕊足足吃了四碗米粥这才有饱足的感觉,夏天热,她吃热粥,出了一身汗,不过整个人倒是精神了许多。

  这时,一家之主金大秀终于回来了,可灰溜溜的两手空空,还一副蔫儿的模样,看也知道他没借到肉。

  金桐蕊看着她这一世的爹,外型跟她老爸相差十万八千里。

  她老爸高大健硕,都会固定运动,体格维持得不错,又因为常年待在厨房,所以皮肤白皙,任谁看了都会说他是熟龄酷哥,这些年对他有意思的女人不在少数,他都不为所动,遭遇一次狠狠的背叛,他不敢再碰感情了。

  反观眼前的金大秀,高高瘦瘦像根竹竿似的,常年下田,肌肤黑红,算来才刚要四十,但脸上却刻着深深浅浅的皱纹,又穿一身枯黄色缝着补丁的粗布衣裳,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多了。

  金大秀眼眶微红,摸了摸女儿的头,勉强笑道:“爹没用,没借到肉,我们家闺女只好再忍忍了,爹再另外想法子,一定让你吃着肉。”

  堂堂大男人笑得比哭还难看,金桐蕊听了难受,顿时怪起自己来。

  真是的,她没事说要吃肉干么呢?

  她连忙对金大秀展颜一笑,拉着他的手道:“爹,我吃了四碗米粥,饱得很,不用想法子了,您跑了许久肯定是累了,快坐下歇歇吧。”

  “哎,好。”金大秀应了声,坐了下来。

  金桐蕊连忙倒了杯水给他喝,他也咕噜咕噜地喝完了,只是眉头仍然紧锁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奉莲娘看着丈夫垂头丧气的样子,叹了口气。“大伯说什么了?是不是又说得极为难听?”

  见父亲欲言又止,金桐蕊鼓励地道:“没事的爹,您就说吧,这样我和娘也才有个底。”

  金大秀这才缓缓说道:“大哥说那张广知道点点撞墙寻短的事了,直说晦气,要大哥把聘金还回去,还说他修葺了房子,又置办了新房,要大哥倒赔他一两银子,大哥让我出那一两银子,又说下回再帮点点谈好亲事,若点点不乖乖嫁过去,有我们好受的,他肯定要把咱们一家都逐出金家宗族,让咱们在村里没法抬头做人。”

  奉莲娘立刻发愁了。“一两银子?咱们哪里有一两银子?”

  金桐蕊又好气又好笑,她这对父母怎么这么老实巴交?那什么狗屁大伯父说的话是金科玉律不成,干么听他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