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金桐蕊重重点头。“这是自然。”

  她老爸也是这么教她的,受人点滴,涌泉以报。

  她老爸说,创立金园之初,他遇过不少困难,对他落井下石的多,雪中送炭的少,后来金园做起来了,非常赚钱,他便让当初帮过他的人入股,有钱大家一起赚。

  在她想来也是如此,若日后她的吃食摊子能赚钱,她就让村长大叔免费加盟。

  “爹,我看家里没什么吃的了,不如咱们先买些米面菜肉回家,至于吃食摊子要做什么生意,我回家再好好想想。”

  金大秀都听闺女的,赶着牛车到村里的杂货铺子,因着有牛车方便,便买了十斤白面、十斤大米、十斤油,又买了两大块腊肉和一篮子鸡蛋、土豆和红薯各一袋,金桐蕊又挑了几样家里没有的调味料和酱菜,最后金大秀坚持要买只鸡给她补身,又去了鸡铺挑了只大母鸡,这么一折腾,天色也晚了,怕家里的奉莲娘和金桐树挂心,便急急赶着牛车回家。

  山间小路,远方是起伏山峦,临晚的夏风还算凉爽,金桐蕊在脑子里谋划她的吃食小生意,在脑中一一过滤菜单。

  买了东西之后,他们还有二两多的银子,但不能全用在摊子上,至少要留一半以备不时之需,她的本钱不多,什么是本钱少又美味的吃食?

  适才她在村里最热闹的市集仔细观察过了,这里的美食水平不高,不过该有的调味料都有,她的手艺很有得发挥。

  “点点你看!”金大秀忽然紧张的喊道:“草丛里那是不是个人啊?”

  牛车慢了下来,金桐蕊定睛看去,半人高的草丛里隐约可见两条腿……“没错,是个人!爹,咱们下去看看!”说着,她便利索地跳下了牛车。

  她这不能见死不救的观念也是源自她老爸,冬日里,只要有街友上门要碗热汤喝的,她老爸一定会让人进厨房里,让那人饱餐一顿。

  她老爸说的,救不了所有的游民街友,可人家都鼓起勇气来敲门了,一定不能让人家饿着离开。

  “等等爹啊点点!”金大秀忙跟上闺女的脚步,一边喊道:“你不要轻举妄动,保不定是个、是个死人……”

  金桐蕊听到死人两个字果然吓到了,不敢再走快。

  父女俩一起来到草丛附近,鼓起勇气探头一看,是个大活人,而且是个样貌极为出挑的年轻男人,不过他头发凌乱,身上是粗布青衣,都给弄脏了,还沾着大片血迹,他手脚并没有被绑着,可他却无法动弹,见他们出现,他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胸口起伏不定。

  “还活着、还活着。”金大秀松了口气,好声好气的问道:“年轻人,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你是哪里人?是从外地来的吧?”

  等了一会儿,男子却是半句不答。

  金桐蕊打量了好半晌说道:“爹,我看他好像是哑巴。”

  任容祯蹙眉。你才是哑巴!

  金大秀心生怜悯。“不但哑了,我瞧着他的腿好像是断了。”

  金桐蕊点了点头。“是断了没错,所以没法走,又没法呼救,也不知是让谁扔在这草丛里,我看肯定是仇家。”

  “仇、仇家吗?”温厚的金大秀有些结巴了。“那、那若是咱们走了,仇家又回头来寻他,他岂不是死定了?”

  金桐蕊又点了点头。“是死定了没错,他肯定会被人弄死。”

  金大秀顿时手足无措了。“那、那怎么办?”

  任容祯在内心不断狂喊着,不要救我!武扬、武耀只要尚存一息,必定会设法通知王府来救他,若是他们带走了他,王府的人就不知要去何处寻人了。

  然而,他惊恐的眼神落在金大秀、金桐蕊父女俩的眼中却成了害怕他们弃他于不顾。

  金桐蕊遗传了她老爸的热血性格,她牙一咬。“爹,虽然咱们家里情况不好,可也不能见死不救,先把人救回去再说,否则晚了,保不定山里有什么野兽跑出来把他叼走吃了,那咱们就算是害死一条人命了。”

  金大秀本就不忍心见死不救,听闺女如此说,连连点头。“对对,你说的对,先把人救回去再说。”

  金大秀二话不说便弯身把人抱了起来,他稍微使了使力,对女儿说道:“看不出来他挺沉的。”

  任容祯知道自己长年练武骨架重,又素来在沙场上历练,心中也是颇为意外这高高瘦瘦的农家汉能将他抱起来,且抱得十分熟练。

  不过现在可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他上半身挣扎了下。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但他咿咿呀呀的发不出声音。

  该死的山贼,走前点了他的哑穴,他不知道要过几个时辰才能说话,如今他暂时无法表达自个儿的意思,只能任由着这对父女摆布了。

  回到家,金大秀先把人抱进屋里,吓了奉莲娘一大跳,他简单把救人过程说了,奉莲娘连忙去开儿子的房门,让金大秀把人放在床上。

  房里,金桐树坐在床上,他原本津津有味地在看故事话本,见他爹抱了个陌生人进来,十分诧异。“这谁啊?”

  他幼时村子里来了个落魄的书生,读书闲暇便教村里的孩子们读书认字,村里的妇人便会给书生送些吃食答谢,他便是在那时学会了认字,后来腿瘸了,也无事可做,便常跟村长的爹借书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