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村长爹虽然不是什么读书人,也不识字,却很爱收集书籍,他自个儿进县城时会去书铺买书,若有村人搬家,不要的书,不分种类,他都会捡起来,五、六十年来,积了一屋子的书,若有村人跟他借,他都挺乐意的。

  “他呀……”奉莲娘手脚麻利地整理床铺,头也不抬地道:“是你爹和你姊在路上救的。”

  金大秀有些喘地把人放在床上,奉莲娘依照她照顾儿子的惯例,也拿了条被子盖在任容祯腿上,任容祯看着膝上缝缝补补多次的被子,知道这家人的日子不好过。

  “什么?”金桐树先是怪叫一声,对于原本就小的房间里又挤了个人感到很不满意,忍不住嘀咕道:“咱们家里又没闲钱,把人救回来干啥啊?不但多了张嘴吃饭,还是个不会走路的,简直是自找麻烦。”

  “小树,不要说了。”奉莲娘瞪了儿子一眼。“你爹你姊还不是见他也跟你一样断了腿才于心不忍的吗?想到若是你被人丢在路边,不能走路,那有多危险,单凭这点,你说你爹你姊还能明明见着了却把人扔着,自个儿回来吗?”

  这番话算是重了,金桐树便也乖乖地闭嘴了。

  任容祯白了他一眼,敢情还是托他也是个断腿残废的福,自己才获救的?

  所以他们干么多事救他啊?保不定武耀、武扬已经从山贼那里脱困去寻他了,如今他被带来这儿,他们要上何处寻他?

  他坐在床上,靠着墙壁假寐,双臂环胸,径自生着闷气。

  自然了,他气他的,没人理他就是。

  “孩子的爹,事情办得如何?地卖出去了吗?”奉莲娘眼巴巴地看着丈夫。

  “卖掉了。”金大秀从兜里把卖地的银子取出来交给妻子。“你把银子收好,我们路上置办了些米油蛋肉,我去卸下,再去还牛车,其他的你问点点吧。”

  金桐树见到明晃晃的银子,精神都来了。“哇!真的卖掉了啊!姊,卖了多少银子?”

  金桐蕊也跟了进来,心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看见任容祯那高高在上的死样子,很想过去踢他一脚,听到弟弟问,这才转了视线道:“卖了三两银子,村长人好,坚持不收抽头。”

  金桐树兴致勃勃地道:“现在本钱有了,姊,你打算卖什么吃食?”

  奉莲娘却是忧心忡忡地道:“点点,你跟你爹出门后,娘才想到,若卖地的事被你大伯父知道了可不得了,你大伯父一定会上门来理论的。”

  金桐树嗤了一声,不满地道:“地是咱们的,咱们日子过不了,要卖地来过日子还不行了?”

  虽然他嘴上这么说,可心里也知道他娘说的是事实,那狗屁大伯父肯定会对他们卖地不满。

  奉莲娘依旧眉心深锁。“是这个理没错,不过你们也知道,你们大伯父和祖母都是不讲理的,肯定会说你们爹不孝,连祖田都卖。”

  金桐蕊轻轻拍了拍母亲的手背。“娘,你放心吧,村长说了会暂且保密,买地的那人也说了,他眼下还不会耕作,也不会说出去。”

  奉莲娘这才如释重负。

  金桐蕊则是越想越上火,那个狗屁大伯父平常欺着他们一家惯了,导致所有人都如此怕他,原主还因此走上绝路,她发誓,她一定要讨回来,绝、对、要!

  金桐树忽然竖起了耳朵听,接着问道:“奇怪,我怎么听到鸡在叫的声音?是我太想吃鸡了吗?”

  原本义愤填膺的金桐蕊瞬间转怒为笑。“是真的鸡,爹硬说要帮我补身子,买了只大母鸡。”

  前世她是独生女,总觉得太寂寞,这一世有个弟弟在一旁聒噪,感觉真好。金桐树还在不可置信。“真的?爹真的买了鸡?”

  任容祯缓缓睁开了眼,黑眸里闪过一丝嗤之以鼻。

  不过是只鸡,大惊小怪的,别人听了还以为他爹买了只龙回来。

  金桐树央求道:“姊,听得我都馋了,你快去做饭吧,我饿了。”

  金桐蕊笑道:“姊这就去做,包管你会把舌头都吃下去。”

  任容祯甚是不以为然,小小村妞竟敢大言不惭?

  也是,在这小村落里,怕是炖个鸡汤或烤个鸡就算是人间美味了吧,毕竟是乡下地方,他也不能苛求太多。

  金桐蕊把他眼里的不以为然看得清清楚楚,没好气地想着,好啊,不知道感恩图报便算了,你这哑巴残废还瞧不起本姑娘是吧?待会儿就让你馋得多吃两碗饭,让你自个儿瞧不起自个儿的馋!

  灶房里,奉莲娘把鸡杀了并洗剥干净了,很自然的让出主厨的位置给自家闺女。

  “点点,这鸡你打算怎么煮?”

  金桐蕊回头朝母亲嫣然一笑。“娘,这鸡够大,今天就做个一鸡两吃吧。”

  她卷起衣袖,手起刀落,手脚麻利地把一只鸡快速地剁好了,一半放进炖锅里,再切了点腊肉丢进去,等水滚了,加了一些红枣、姜片和葱段,改为小火慢慢地炖。

  “有没有什么娘能做的?”奉莲娘在旁边探头探脑,怕胡乱插手反而帮了倒忙。

  “当然有!”金桐蕊精神奕奕地道:“娘,您帮我烧锅水,还要煮锅白米饭。”

  “好!”奉莲娘巴不得有活可以干,忙给女儿打下手。

  金桐蕊拿了两个土豆,飞快削了皮、切成丝,清炒了一盘土豆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