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任容祯很不以为然,心想这乡下小子是开过什么眼界了?若要评断,也该是他来评断才对,要他说,这腌黄瓜做的与他大嫂做的不相上下,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这就奇了,他大嫂乃是京城第一厨秀,一个乡下丫头的手艺怎么能与他大嫂相提并论?若说厨艺,满京城他大嫂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而他眼前这丫头却是有那认第一的本事。

  难不成世上真有梦中学艺这回事?可那萧然又不是真的神仙,不过是杜撰的一个人物罢了,又如何能入金桐蕊的梦中去教她厨艺?

  总之,不管他如何想,都是百般的不合情理。

  “这黄瓜片儿确实美味。”金大秀边吃边点头,温言道:“点点啊,你就是想卖这黄瓜片儿吗?确实使得。”

  “你爹说的是。”奉莲娘同样赞不绝口,一片接着一片。“没想到这酸味和甜味弄在一起竟是这样的好吃。”

  金桐蕊嫣然一笑。“不是的,爹、娘,这只是配菜。”

  “配菜?”金桐树的双眼陡然一亮。“配菜就这样好吃,那主菜是啥?姊,你不要藏着掖着了,快点拿出来,让我们都尝尝看!”

  任容祯微微挑了挑眉,他也想知道主菜是什么,不过他的出发点和金桐树那吃货不同,他想的是主菜莫不是和他想的一样?

  说起来那糖醋黄瓜片他也只尝过一次,是在他祖母的寿宴上,时值夏日,天气就与此时一般炎热,祖母说没胃口,大嫂便亲自整了一道开胃消暑的凉菜,赢得满堂彩,在那之前与之后,他从未在其他地方品尝过那道凉菜,可说是独一无二的菜色,而那道凉菜的配菜便是糖醋黄瓜,主菜嘛,叫作凉皮。

  若是他猜的不错,金桐蕊要做的正是凉皮,若是他开口说了出来,她不知会有多惊讶,看他的眼光肯定会截然不同,不会再总是一副轻鄙的模样。

  可恨的是,他至今还开不了口,那帮山贼的武功倒是教他小觑了,竟能将他的哑穴点得如此之久,待他离开此处,定要召那合州太守一问,境内山贼如此猖獗,难道不曾想过要一举剿灭,还百姓个安居乐业的生活吗?

  在他看来,那合州太守实在失职,此事他不知便罢,如今知道了,他绝不可能漠视,非要奏上一本不可。

  “我这就要做了,你们先出去吧,外头比较凉,等做好了便会端出去给你们尝尝。”

  金桐树马上摇头。“我不要,我就要在这里看。”

  以前看他娘他姊做菜他就想摇头,可现在看他姊做菜简直是享受,那流畅的刀工……啧啧啧,不愧师承神龟厨祖,太强大了。

  奉莲娘也道:“娘左右也无事,给你打打下手。”

  金大秀更是一步不移。“日后你若要摆摊卖吃食,爹娘肯定都要帮忙,既然你接下来要做的是你要卖的吃食,那爹娘更要看看如何做了,也不至于尝了之后还是云里雾里,不知你是如何做出来的。”

  他们说的也有理,金桐蕊便笑着点了头。“那好吧,爹娘就先看着,头一回我来做,爹娘且慢动手,要帮忙时,我自会跟两位说。”

  金桐蕊取来一个大盆,将纱布掀开,里面是她一早做好的面糊,已经醒了两个多时辰,时间尽够了。

  她先烧了锅热水,一旁已备好了素日里蒸包子馒头的大篦子,还有一块干净的白布,家里并没有这么大的棉布,是她今日上市集时特别去绸缎铺子买的。

  “姊,你是要做菜,干啥要这么大块的布啊?”金桐树是个话唠,要他看着不问,浑身便会像长虫了似的难受。

  金桐蕊手里不停,在布上刷了层油,利落地铺到篦子上去,一边笑着说道:“你不知道孔子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吗?这大块棉布便是能否做成今日这样吃食最紧要的工具。”

  忽然之间,四个人齐刷刷的看着她,一时鸦雀无声。

  金桐蕊笑问道:“怎么啦?我说错什么了吗?”

  金桐树稀奇的看着她问道:“姊,那叫啥孔子的是谁?”

  金桐蕊心里一个咯噔,不妙!难道这会儿《论语》还没问世吗?

  看他们茫然的样子,好像真的没听过孔子,若是《论语》已经问世了,那么即便没读过书的,也不可能不知道孔子这样的大人物吧?

  她真的是——

  真的是祸从口出啊!撂什么文言文,这下闯祸了吧!

  她僵笑了下,硬着头皮说道:“这是我师傅跟我说的,意思就是,有个叫孔子的人说,想要把工作做好,一定要先使工具精良。”

  金家人同时放松了脸部线条,你看我、我看你的同时说笑道:“原来是神龟厨祖他老人家说的啊!”

  任容祯真恨不得自己这时能开口。

  他听过这句话,他听过那叫孔子的人物。

  不过,绝对不是什么见鬼的神龟厨祖说的。

  他瞪着金桐蕊,略略挑眉,这丫头到底什么来历?

  金桐蕊见顺利蒙混过去,也是松了口气,家里人全信了,唯独那王子病一脸的不信,让她看了很是不爽。

  她可是他的救命恩人,眼下还供着他吃住,他是想揭穿她不成?敢情她是救了只白眼狼回来?

  她长长的睫毛一扬,挑衅的回瞪着他。

  幸好他是哑巴,不然不知道他会说出些什么,若是吓坏她爹娘,她可跟他没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