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金桐树一说完,金桐蕊的视线当下便在空中与王子病撞个正着,她慌惴惴的又别开眼。

  也不知怎么搞的,现在只要谁一提起神龟厨祖,她就会不由自主的看向那王子病,好像她多心虚似的。

  待定下心神后,她抿了抿嘴,眼角一弯。“人总会变的不是?若是我再不思变,改日大伯父再来,岂不又要被他欺得去寻死?”

  “现在是可以说大话,可等大伯父一来,咱们还不是连屁都不敢放,只能让他骑着咱们脖子拉屎。”金桐树扯扯嘴角。“难不成改日大伯父又来,你敢拿菜刀砍他?”

  金桐蕊言之凿凿地道:“他若敢来寻衅,我一定砍。”

  金大秀、奉莲娘顿时吓得不轻,金大秀连连劝道:“点点啊,你可千万不要乱来,那是你亲大伯,若是背上个不孝的罪名,日后你在村里可抬不起头来,也嫁不出去了!”

  金桐蕊大声说道:“嫁不出去正好,我压根儿不想嫁人。”

  这里的人都是盲婚哑嫁,谁来作媒,若两家父母觉得合适便订下婚事,当事人没权利发表意见,不说这一世她十五岁,前世她也才十七岁半而已,什么嫁人,那不在她脑子之中。

  “点点啊……”奉莲娘担心的低喊一声。

  金大秀也傻了,闺女怎么说这种话?姑娘家不嫁人还能做啥?他们家里虽然穷,可也不指望她一辈子不嫁养家活口啊!

  “爹娘你们也甭操心了。”金桐树撇了撇嘴。“反正姊跟那铁匠的亲事黄了,早就传得满村人尽皆知,姑娘家的名声算是毁了,一时间也不会有人上门提亲,所以还是先想想要在哪里卖那黄瓜凉皮比较紧要。”

  闻言,金大秀和奉莲娘头上更像是有焦雷滚过,心里皆是一片荒凉,闺女要是嫁不出去,他们也没脸见列祖列宗了。

  可金桐蕊却是很满意这结论,笑道:“小树说的不错,眼下将吃食摊子做起来才最为紧要,明日我就去镇上试试水温,若是反应不错,过两日便可以开始做生意了。”

  §第四章 本王乃景亲王府小王爷

  金桐蕊所谓的试水温便是试吃。

  试吃在现代是常见的做法,君不见各大超市卖场里的试吃摊位总是大排长龙吗?所以啰,试吃是牢牢抓住人们贪小便宜的天性,以此创造更大的商机。

  听到她要免费让人家吃,金桐树猛翻白眼。“这不是还没赚钱就先亏钱了吗?”

  任容祯倒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试吃是可行的。

  第一,她那特制辣油,没有尝过不知个中绝妙美味,品尝过方能回味无穷。
  第二,试吃可以聚集人气。

  他敢说,单凭辣油就绝对能勾起念想,怕是有人尝过那辣油之后就念念不忘,隔日急吼吼地赶着上街光顾她的生意哩。

  一早金桐蕊就蒸了二十张凉皮,带上昨夜腌好的黄瓜片和酱汁、碗筷等等,和奉莲娘去镇上市集去做试吃活动了。

  果不其然,试吃活动很顺利,那前所未见的香辣咕溜嚼劲儿都快把人们的魂给勾走了,可小小一碗里只有两条凉皮和两片黄瓜片儿实在不过瘾,众人纷纷问起何时正式摆摊做生意。

  金桐蕊预备了三日后开始做生意,不过她日日都会在原处办试吃,欢迎名位乡亲来捧场。

  娘儿俩收拾好,金桐蕊要去铁铺订制锣锣锅,幸好镇上有两间铁铺,不然她可就避免不了要和她的“前未婚夫。”碰面了。

  然而奉莲娘还是有些忐忑,因为那两间铁铺可是面对面啊,虽然不去张广的铁铺,可若不小心被他瞧见了也不好。

  金桐蕊好笑地道:“娘,咱们不偷不抢,您这么怕做什么?”

  奉莲娘挽紧了女儿的手臂,愁眉苦脸地道:“不知道啊,娘心里就是慌。”

  金桐蕊理直气壮地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他要怨,也只能怨大伯父去,跟咱们一毛干系都没有。”

  说充,她也不劝了,径自进了吴记铁铺,跟那叫吴秉生的铁匠说明了自个儿的要求,问了价钱,居然要一两银子,不过只要两天时间便可做好,倒也快,即便肉痛,她还是付了订金,想着往后都会赚回来也值了。

  正事谈完,吴秉生小声地道:“金家嫂子,我看你和蕊丫头还是别再来了,这锅子若做好了,我给你们送到家里便是,免得让张广看到了不快,你们不知道,打从他和蕊丫头的亲事黄了之后,他在家里闹了几回,满屋子的东西都砸了,还抡起拳头打人,吓得他娘夺门而出,跑去向街坊求救,真真是可怕。”

  金桐蕊难以詈信地瞪大了眼,什么?会打人?还是打自个儿的老娘?

  这种会家暴的家伙,那狗屁大伯父竟然要把原主嫁给那种人?

  呵,现在她可真希望那狗屁大伯父上门找麻烦,她呀,一定要替原主讨个公道不可。

  “那就有劳你了。”

  奉莲娘吓得不轻,连忙拽着女儿离开这是非之地,回程少不得把金大山怨了一回,怎么可以为了钱要把她的宝贝闺女嫁给张广,真真是太过分了云云。

  金桐蕊立即来个机会教育,“娘,您要记住了,大伯父便是这么自私自利、狼心狗肺之人,他对咱们不仁,咱们对他不义也是刚好而已,日后女儿要怎么做,您和爹可千万不要拦着。”

  临近家门,金大秀已巴巴地在等着,因为他哂了日头会晕,身子也禁不住久站,妻子和女儿不放心让他跟去摆摊,可是让妻女抛头露面的受累,他心中实在有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