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事情很顺利。”金桐蕊将试吃结果和订制锣锣锅之事说了,又道:“爹,我需要釆很多麻竹叶和竹子,您能跟我去吗?”

  金大秀忙不迭地点头。“能,能。”

  林里比较阴凉,他是能去的,总算有他派得上用场的地方,他马上拿上柴刀、背起半人高的大竹筐,跟着女儿出门。

  金桐蕊想的是,在外摆摊,这时代也没个水龙头,要在街边洗刷碗筷诸多不便,她想到了粽子,便想着将那麻竹叶折成漏斗状,里头放置凉皮黄瓜,用竹签插着吃,如此便免去洗碗筷的麻烦,也能让人带走吃。

  从金家出去不过三里路的地方便有一大片茂密的竹林,麻竹叶和竹子都是不需要本钱,只要釆来洗净即可,父女俩釆摘了一个时辰,将大竹筐装得满满当当,

  不留一点儿缝险,这才心满意足地打道回府。

  回到家,金桐蕊立刻分配工作,她和母亲洗麻竹叶,父亲劈竹子,金桐树和王子病削竹签。

  任容祯与金桐树面对面坐着削竹签,表情不太好看。

  这究竟是什么破事?他可是舞刀弄剑之人,却在这里削竹签?

  金桐蕊看了也不快,便往桌脚踢了下。“不要不甘心了,你在这里吃住不是?就当付点住宿费又怎么了?我们能做的,你怎么不能做了?你有比较尊贵吗?”

  金大秀厚道的打圆场,“好了点点,你怎么回事,人家小可又没说什么,你这样袖咄逼人可不好。”

  金桐蕊嘀咕道:“他又不会说话,自然不会说什么了,若是他能说话,怕是早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

  对于王子病之前那“吃过黄瓜凉皮。”的表情,她一直耿耿于怀,若他真的吃过,那就有各种可能了,她不得不提防点。

  奉莲娘也拉拉女儿的衣袖,“点点,这样戳人痛处可不好。”

  “知道了,不说就是。”

  金桐蕊虽然着嘴,应得不情不愿的,可她是真心喜欢她在古代的这对爹娘。

  她爹和她老爸性格截然不同,但疼爱她这闺女的心是一致的,而她娘嘛……她觉得奉莲娘圣洁慈祥,发出爱的光芒,比前世抛弃她的那个女人不知好了几千倍几万倍,真真儿是天下母亲的典范。

  总之,她发誓要给他们过好日子不是说说而已,她一定会凭她的本事做到!

  一家人热火朝天的忙了几个时辰,金桐蕊见天色晚了,麻竹叶也洗得差不多了,便和母亲起身去做饭。

  而三个男人的工作也完成了,金大秀要带儿子去洗澡,但他又担心任容祯自个儿留在堂屋里孤单,便把他抱到灶房看娘儿俩做饭。

  金桐蕊和奉莲娘坐在小木凳子上摘菜,一边闲聊着。

  奉莲娘耳提面命地道:“点点,今儿你可是听你吴叔说了,那张广对亲事告吹一事还不平得很,日后你若到镇上,可千万要避着他那铁铺,若是在街上瞥见了,有多远你跑多远,千万不要跟他正面对上。”

  任容祯听着,微微勾起唇。

  这两日他在这个家待着,从他们一家人话里话外也拼凑出个大慨,他当真没想到金桐蕊这般有主见,也不是个好欺的,挺有趣的。

  “娘,这事儿我先跟您说,我可是不会躲着那张广。”金桐蕊清澈的眼眸十分坚定。

  “所谓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咱们又不欠他什么,躲他反倒显得咱们心虚似的,若遇上了,我便大大方方请他吃一碗黄瓜凉皮,他能当街掀了我的摊子不成?他要真那么做了,丢脸的是他,不是我。”

  任容祯听罢,不由得拍手道:“说得好,蛮法三千,道理一个,有理站得住脚,便当理直气壮,无须畏惧。”

  他说得头头是道,可金桐蕊和奉莲娘却是惊得下巴都快掉了,两人瞠目结舌的瞪着他,不约而同地道:“你不是哑巴?”

  任容祯这才惊觉自个儿能说话了,他的哑穴解了,顿时心里头的阴霾也一扫而空。

  他要尽快离开这里与武扬、武耀会合,若他们寻不着他,他失踪之事便会传回京中,而原来只不过是被山贼打劫的一桩小事便要成大事了。

  他看着她们,正色道:“我并非哑子,不过是遭山贼点了哑穴,以致于无法开口。”

  奉莲娘一脸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金桐蕊视线往下,“那你的腿……”

  任容祯撇了撇唇。“这不关你的事,你无须知道。”

  金桐蕊不喜欢他这说话的态度,说一下又怎么了?会死吗?跩什么跩,活该他腿断!

  奉莲娘看着自家闺女脸色不好,连忙打圆场道:“小哥,你不是这附近的人吧?是路过才教山贼打劫的吗?你家人在何方,可要通知他们来接你?”

  任容祯等的正是这句话,他咳了声,面色严谨地道:“本王乃是景亲王府小王爷任容祯,尔等速速通报本县县令,让他过来接本王离开。”

  金桐蕊和奉莲娘愣愣地面面相觑,心中的想法很是一致。

  金柄蕊凑了过去,附在母亲耳边道:“娘,他虽然不是哑子,却是个傻子。”

  她和爹发现他时,他穿着一身粗布青衣,身上没个值钱东西,这会儿却说自己是小王爷,谁信呢?

  奉莲娘也蹙着眉小声回道:“就是啊,这可怎么是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