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金大秀也笑着拿出一块木板。“爹也想着给你做块招牌,便做了这块木板,是不是要拿到村长家里请村长给你提个字啊?”

  他们家里只有小树识字,但那笔墨早搁起来许多年没用了,小树的字也早生疏了。

  “任容祯,你不是说你是小王爷吗?”金桐树指名道姓地调侃道:“小王爷应当不会连字都不会写吧?不如就由小王爷您来提个字如何啊?”

  金桐蕊马上热烈拍手,和他姊弟连手,“好啊!就有请小王爷给小女子的食肆提个字吧!”

  她这可不是坏心眼,是要帮助王子病从梦里醒过来,不然他整天作那个当小王爷的美梦,于他身心有害。

  “你们姊弟莫要如此。”金大秀忙要劝阻。

  “怎么?小王爷你不识字吗?”金桐树咧嘴一笑。

  “这有何难?”任容祯才不耐烦与他们争辩。“笔墨取来。”

  打从他自称名字叫作任容祯之后,金大秀和奉莲娘都从善如流的改口叫他的名字,而金桐蕊姊弟则是连名带姓的叫他,更多时候他们姊弟是调侃的叫他小王爷。

  他究竟是不是小王爷,他们会有知道的一天,眼下就先让他们得意着吧!

  金桐树推操着母亲。“娘,您快去我房里把笔墨取来。”

  其实以前他也很爱读书练字的,可是腿断了之后,他想他一个残废总不能进京去参加科举,便意志消沉、自暴自弃了。

  奉莲娘取来尘封多年的笔墨,她还记得这是用一百文钱买来的,当时见到儿子写第一个字时,他们夫妻满心欢喜,想着无论多苦都要让儿子去读书,将来好考取功名,不必过得像他们一样苦,谁知道造化弄人,小树给人打断了腿,他便再也不愿练字了。

  金大秀见妻子眼眶微红便知道她在想什么,他轻轻拍了拍妻子的肩头。“别想了。”

  任容祯看在眼里,心中微动。

  一副笔墨触动了什么吗?怎么他们金家四口突然都陷入沉默,气氛也有些凝滞了?

  金桐蕊不想大家不开心,她一把夺过笔墨扬了扬,大声地道:“我来磨墨!”

  幸好弟弟被打断腿那时她还没穿过来,不然她怎么忍得了,肯定会去跟对方拼个鱼死网破。

  她磨好了墨,把木板往桌上一摆,笑嘻嘻的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吧,小王爷。”

  任容祯提起笔,斜睨她一眼。“好说,小王妃。”

  金桐蕊把牙咬得死紧。

  好啊,占她便宜,看在她爹娘的分上,她就不跟他计较了,不过若是待会儿他一个字都写不出来,她肯定要大大奚落他一番,到时就别怪她嘴上不留情。

  写四个字对任容祯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他运笔写字,快速熟练,刷刷刷刷,漂亮俊逸的“金园食肆。”四个大字便写在了木板上头,就在金家人大气不敢喘一声的注视下,他又在旁边写下一行小字——招牌黄瓜凉皮,一碗十文钱。

  金家四口还来不及对他会写字,还写得那么好看表示惊讶和惊艳,便被那高出了三文钱的价格吓到。

  金桐树瞪大眼,倒抽了口凉气。“十文钱!”

  金大秀搓着手,手足无措地道:“这这……容祯啊,你怎么写十文钱呢?点点说要卖七文钱……”

  任容祯看着金桐蕊,气定神闲的搁下了笔。“你说呢金点点,你要卖七文钱还是十文钱?”

  “你还真会自作主张。”金桐蕊不回答他,径自靠过去将那木板拿起来举高来看,看着看着,嘴角便满意地扬了起来。

  其实她心里的定价就是十文钱,只不过怕她爹娘大惊小怪才暂时定为七文钱,打算广受欢迎之后再来涨价,没想到王子病自动帮她提高了价钱,不错不错,挺识货的,算她没有白收留他。

  “点点你也莫恼了。”金大秀小心翼翼地道:“爹再去做一块木板就是,待会儿再重写过,这招牌是至要紧的,容祯你可千万不要再写错了,知道吗……”

  金桐蕊笑着打断道:“不必重写了,我就要这块!”

  金家其余三口均是一愣,只有任容祯弯起了嘴角,漾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要是她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他可要看扁她了。

  §第五章 把那凉皮的配方给我们

  金园食肆正式在镇上市集摆摊做生意。

  一开始,自然是人人嫌贵,可大家先前都尝过那黄瓜凉皮的滋味,见那摆在摊前的“样品。”又馋得紧,秀水镇本就不算是个特别贫穷的乡镇,各种物产丰饶,邻镇多来釆买,人们生活大多好过,自然也舍得在吃食上花钱。

  第一日,金桐蕊不想做太多,估摸着要让人留点遗憾念想才好,便只做了四十碗的量,金大秀和奉莲娘担心做得太多会卖不充,她笑着要他们尽管放心,还说五十碗兴许根本不够卖哩。

  果不其然,因为有先前三天的试吃功效,吃过的都晓得那黄瓜凉皮是怎么样的美味,第一日的四十碗不到一个时辰就卖光了。

  见她们娘俩不到中午便有说有笑的回家,金大秀和金桐树都惊呆了。

  金桐树捉着姊姊连连追问:“姊,你真一碗卖十文钱?真的有人买?”

  “真的,比珍珠还真!”金桐蕊一根手指戳到弟弟的眉心,笑得眼儿弯弯,“你吃了都馋到不行,你说别人试吃过会不馋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