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娘,有这回事吗?”金大山也不躲了,冲到母亲面前,气鼓鼓地质问。

  对个男人而言,有什么比戴绿帽严重?何况又是从侄女的嘴里说出来的,还说得有模有样,他怎能不起疑心?

  “啊?”聂氏脑子一片空白,刚才金桐蕊还在她头上喊打喊杀的,儿子突然问到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来,她连不到一块儿。

  “啊屁!”金大山想到自己戴了绿帽就整个人快炸了,对着母亲吼道:“我在问您,这婆娘是不是背着我偷人了?”

  聂氏答不出来,她不懂不是来讨凉皮配方吗,怎么成了追究大媳妇儿有没有偷人……

  “要问该回你们家问去,别污了我们家!”金桐蕊拿菜刀在聂氏和金大山的面前乱挥一通,吓得他们连忙跑到门边去,她又追上去,总算三个人都被她吓跑了,她还举着菜刀在门口喊道:“若是你们敢再上门,我见一次砍一次!下次再来,我让你们走着进来、抬着出去!”

  动静如此之大,呼啦啦村子里一户挨着一户都出来看,议论纷纷的,金桐蕊索性把金大山一家上门强要凉皮配方的事加油添醋的揭了,说得他们恶行恶状,彻底让他们没脸。

  村里人本来就知道金大山一家人自私自利,还要把自个儿亲侄女嫁给年纪大的铁匠做续妻,现下听金桐蕊这么一说,全都站到金桐蕊这一边。

  经过这么一闹,家里总算安静了,金桐树虽然挨了打,可对姊姊拿菜刀吓阻大伯父等人的举动拍手叫好,直说没有真的砍大伯父几下真是便宜他了。

  金大秀、奉莲娘却是忧心忡忡。

  闺女以前不是这么悍的,如今性子却变得如此火爆,连拿菜刀吓唬人都敢,若是让大哥一家把那悍女之名传了出去,怕没人敢再上门说亲了。

  把大伯父一家赶跑之后,金桐蕊神清气爽,晚上她做了一桌子好菜,卤了香喷喷的一锅肉,还温了一壶黄酒。

  灯光美,气氛佳,饭桌上太伙儿全忘了白日的那场纷扰,吃得很欢。

  金桐蕊也抿了几口酒,她不会喝酒,因此几口便薄有醉意,笑嘻嘻地朝任容祯举杯。

  “小王爷,敬你的义气,好样儿的真男人,都自身难保还帮我们出声,算我们没白养你了。”

  这什么话?任容祯一时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举杯与她干了。

  他眼底意味不明,噙着微笑道:“好说好说,小王妃的剽悍也是前所未见,令本王大开眼界。”

  “就是说啊!”金桐树也兴奋的搭话,“姊,你怎么敢拿着菜刀威胁祖母啊?我看祖母今天肯定吓得睡不着,若是睡着了,也肯定要作恶梦。”

  “我啊,可不是以前的金桐蕊了。”金桐蕊拍着胸脯,脸颊染了一片红晕,目光也有些迷蒙,“我要保护我爹,保护我娘,保护我弟弟,保护我的小王爷,所以我得强悍起来,这样才能把你们都保护得好好的……”

  奉莲娘取下女儿手里的杯盖,蹙眉道:“点点,你醉了,不要喝了,娘扶你回房歇下吧。”

  她说的虽是醉话,可任容祯却觉得舒心极了,他也在她要保护的对象之中。

  今日他才体会到,原来见到自己在乎的人被人欺负竟是如此难受,他恨不得自己能站,能帮着把金大山一家打走……

  咦,自己在乎的人?

  等等,谁是他在乎的人了?这里怎地会有他在乎的人?

  他侧过身去,看到金桐蕊被奉莲娘扶进房的身影,他怔了下,但很快恢复正常。

  不可能,他不可能喜欢上金桐蕊这样毫不斯文的村妞,这是决计不可能的事。

  §第六章 给我来份凉皮没听见吗

  又过了几日,凉皮生意依然极好,每日四十份的黄瓜凉皮依旧在半个时辰里售罄,让金桐蕊母女俩得以早早回家歇息。

  这日下午,五人忙备料忙得热火朝天时,金桐蕊在木匠那儿订制的东西送来了,木匠与学徒一人拖着一辆板车运来的,当那东西推进屋里时,所有人都看得错不开眼。

  金桐蕊付足了尾款,打发木匠离开后,她亲自坐上轮椅,笑嘻嘻的向众人展示怎么操作。“看仔细了,这可是我想出来的。”

  见那轮椅竟然轻轻一推便能往前滚动,奉莲娘眼眶泛泪。“点点,原来你花了那么多银子是为了做这轮椅……”

  金桐树眼睛发亮,激动的说道:“姊,这轮椅这样神奇,往后我就不必劳烦爹抱来抱去了。”

  说着,他又拿手肘去碰碰任容祯的臂膀,兴奋不已地道:“任容祯,你看到没?我姊给咱们订制的轮椅!”

  “我又不是瞎的,看到了。”

  其实他与金桐树不同,他并非瘫痪,腿也没断,乃是在边关中了苗人蛊毒,在京城时已请高人将蛊毒给处理了,但仍得经过七七四十九日方能完全解毒,当日武扬等人将他由边关护送回京,费了十日,他又径自离开京城到这合州,在金家过上了日子,算一算,约莫再过半个月左右他便能够站起来。

  因此他对轮椅并无迫切需求,也不像金桐树不能站已经多年,他倒是对这匠心独具的轮椅设计比较感兴趣,不过与其说兴趣,应该说是惊讶更为确切,他亲自坐上去之后,发现这轮椅很是灵活,非但转弯轻松,过门坎和上台阶皆不成问题,无人推抬,也能自个儿推着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