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金桐蕊很是骄傲地点点头。“就是。”

  已经有客人在排队了,金桐蕊和奉莲娘连忙把小板车推过去,开始做生意。

  凉皮的生意十分热络,不到片刻,凉皮已经卖了三分之二。

  金桐树下巴点着对面的点心铺说道:“姊,我看你这凉皮摊子的生意比那点心铺子好啊。”

  “这是自然。”金桐蕊嘿嘿一笑。“他那几样点心是谁都会做的,光在镇上就有三间类似的点心铺子,而我这凉皮却是独一无二,只有我会做,他怎么跟我比?”

  金铜树又口沬横飞地道:“还有还有,他那点心一个不过两文钱,咱们的凉皮一份就要十文钱,谁高谁低,一目了然。”

  金桐蕊见弟弟说得兴头,又加码道:“跟你说,他那些个点心我也会做,而且保证做的比他好吃,不信我回家做给你吃。”

  金铜树眉飞色舞地道:“我当然相信你的手艺,如杲你也卖起点心,对面不就要倒店了?”

  金桐蕊呵呵一笑,也不谦虚地道:“大有可能。”

  两姊弟正说得起劲,冷不防一个男人来到了摊子前。“给我来份凉皮。”

  一时间,金家四口全静了下来,连后面来的客人也没吱声,周围一片鸦雀无声。

  见到奉连娘眼里甚至还有些惊恐,任容祯觉得十分不对劲,他抬久看着那男人,那是个三十来岁的面黑中年男子,身材勇武健壮,嘴角撇着,露出一丝冷笑。

  “怎么,我说给我来份凉皮没听见吗?”

  金桐蕊有原主记忆,知道这人就是铁匠张广,也就是她的前未婚夫。

  她不是原主,才不怕他,她只是没想到这人会来光顾她的凉皮生意,很是意外,所以愣了下罢了。

  “好咧!”她清脆地扬声应答,不慌不忙地拿起一片粽叶从三分之二处折起来,交叉成漏斗状,依序放入凉皮、黄瓜再淋上酱汁,最后摆上竹签,笑吟吟的递了过去。“客官,您的凉皮好了,十文钱。”

  张广扯了下嘴角,接过凉皮,掏出十文钱往摊子上一丢便转身大步而去,很快消失在转角。

  他一走,四周顿时恢复了生气,来吃凉皮的乡亲们纷纷七嘴八舌了起来。

  “蕊丫头,这是个什么情形,张广竟来买你的凉皮吃?”

  “就是说啊,这委实太奇怪了。”

  金桐蕊嘻嘻一笑。“可能他听说了我这凉皮不错吃,所以也嘴馋了吧。”

  她也不是不想爹娘担心才刻意嘻皮笑脸的,她是真的不怕张广,反正亲也退了,他们现在是不相干的人了,她就不信他能把她怎么样。

  “哎呀,你这缺心眼的丫头。”张婶子结结实实地拍了金桐蕊一下。“你可不要等闲视之,你不知道,你说不嫁他去寻死的那当儿,他可是气得像要吃人,怪恐怖的。”跟着她又压低了声音,用近乎气音说道:“听说他前头的婆娘就是给他酒后打死的。”

  镇上颇说得上话的陈伯也道:“丫头,你要小心,那张广素来心眼小,从前他婆娘还没死的时候,只要一不顺心就会打他婆娘,你不肯嫁还去寻死,弄得他没脸,他不知道怎么怨恨你哩。”

  “陈伯、张婶子,我知道大家关心我,可开门做生意嘛,还能挑客人吗?”金桐蕊杏眼弯弯,笑着打趣道:“只要有钱来,都是客人,没理由把钱往外推,有钱不赚是不?”

  “总之你们自个儿当心。”

  众人买了凉皮又纷纷叮咛,只因金大秀一家都老实巴交,任着金大山欺压,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任容祯冷眼旁观,不发一语,神情凝肃,原来那人就是张广。

  金大秀、奉莲娘早吓得魂不附体,他们多怕张广是来砸摊子的,没想到他真是来买凉皮的,还买了就走,让他们白受了一场惊吓。

  “那人莫不是有毛病吧?”金桐树嘀咕着,“他做什么来买咱们的凉皮,再馋也不至于来买吧?”

  金桐蕊也是这样想的,分明有鬼。

  可她摆了这摊子,大家都在看,而且凉皮还有,总不能说不卖张广吧?

  不过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她笑了笑,“你们放心吧,光天化日之下,他还能把我怎么样吗?再说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是堂堂正正的摆摊子做生意,只要我不犯事,他也动不了我,就是可惜了那份凉皮,肯定给丢了。”

  金桐树下巴微扬。“姊,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吃?”

  金桐蕊理所当然地道:“这是常理,没听乡亲们说吗?他把我给恨上了,能吃我做的东西吗?肯定是买回去就丢了,若他能吃得下去也是奇葩了。”

  摊子上只剩下几份凉皮,没会儿便都卖光了,金桐蕊、奉莲娘、金大秀三人一起收拾着,金桐树乐颠颠的扳着手指头如数家珍的说着他待会儿要逛哪里,忽然间,有五、六个人闹腾地从大衔另一久过来了,金桐蕊看过力,就见张广让两个人架扶着,脸色发青。

  为首的那人大揺大摆的前来,扬声说道:“各位乡亲,这凉皮不干浄啊,害人吃坏了肚子!”

  另一个人马上大声附和道:“保不定还有毒呐!要吃出人命来了!”

  张婶子“哎哟。”一声,“是曾瘌痢啊!他是隔壁杨梅镇的一霸,专跟无赖一起做仗势欺人的事,怎么会到咱们秀水镇来闹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