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张广两条粗眉蹙得死紧,一旁那么多双眼睛在看,他又不能说没胆,料想这残废也变不出什么花样来,便道:“谁怕谁?你想怎么验证?”

  任容祯眼也不眨地道:“法子很简单,我腿脚不便,只要你蹲下来便成。”

  金桐蕊屏气凝神的看着,心中有说不出的紧张。

  适才她是感叹人微言轻,可是并不紧张,但说也奇怪,在任容祯为她出头之后,她便开始紧张了起来,生怕他一个不小心会中了那帮王八羔子的圈套,那张广如此小人,姓曾的无赖又只会耍蛮,也不知道会使什么诡计……

  “姊,你说容祯哥想做啥啊?”金桐树同样看得心卜通卜通的跳,他扯着姊姊的衣袖,小声问道。

  他虽然在任容祯面前总是直呼其名,可在他爹娘和姊姊面前,他都会加上个哥字,早把他当一家人看待。

  金桐蕊蹵着眉,心烦意乱。“我也不知道。”

  金桐树压低了声咅说道:“他们若同时对容祯可出手,可是会把他打得半死……”

  那厢,张广已经在任容祯面前蹲下了身子,在众目暌暌的庞大压力之下,他不遵守自个儿的话也不成。

  围观的众人也不议论了,前排的眼也不眨,后排的拉长了脖子,等着看任容祯如何验证。

  张广一蹲下身子,任容祯没有半分的迟疑,他出手往张广背上猛力一拍,张广粹不及防,“哇。”的一声,当下吐了出来。

  他是个爱吃肉的,早上吃了半只烧鸡,喝了几杯酒才到金园食肆寻衅,这会儿吐出来的东西里,那烧鸡还看得出形状,却不见凉皮和黄瓜的踪影。

  金桐蕊很快明白过来任容祯的用意,抚掌大笑。“我说呢,我就不信在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会没有天理,眼下老天就开眼了,你说你吃了黄瓜凉皮,那你说说,黄瓜凉皮在哪儿?”

  围观的人全都看直了眼,一拍能让张广吐出来,这人的内力不一般啊!

  §第七章 在我们那里叫作美食家

  一场风波消弭于任容祯的一掌之中,回家之后,金桐蕊忙去做了顿好吃的,美食能抚慰心灵,大家都受了惊吓,是该吃美食压压惊。

  “姊,你煮了啥?好香啊!”金桐树急三火四地自个儿推着轮椅进灶房来了,就见姊姊在灶台后方忙着,那油锅嗤啦啦地正炸响着,空气中蓦地腾起一阵裹着香味的轻烟,他不由得使劲吸了吸鼻子,暗暗发狠思忖着,以后讨媳妇儿一定要讨一个像姊姊这样会做饭的。

  “别问了,你先把这盘菜端出去。”金桐蕊把一块木板搁在弟弟膝上,再把一盘百合炒瓜杲稳稳当当的搁在上头。

  金桐树高兴的推着轮椅往堂屋去,一边欢呼道:“我能帮忙端菜喽!我能帮忙端菜。”

  奉莲娘高兴得直拭泪。“点点,娘好久没见小树这么开心了,虽然你做好吃的给他吃时他也很开心,不过这是打从心里的开心。”

  金桐蕊知道她娘的意思,她信誓旦旦地道:“娘,您再等等,我一定会请最好的大夫,让小树再站起来!”

  这一日的午饭,金桐蕊炖了锅熟烂软糯油润的烧肉,蒸了栗米饭,一个浇汁豆腐,一个醉大虾,一盘百合炒瓜果,一个凉拌豆角丝,再捡两样菜蔬清炒了,最后是一个野菌锅。

  任容祯看了喑自啧啧称奇,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她怎就有办法一个人清爽利落的把这顿饭菜张罗好,还一脸的乐在其中,看来下厨这件事对她而言委实是心之所至,是乐趣。

  饭菜摆上了桌,全家也坐好了,金大秀起身给自己和任容祯倒了杯烧酒,笑得阖不拢嘴。“容祯,大叔嘴笨,不会说话,就是谢谢你今儿个做的,不然那事还不知要如何了哩。”

  “大叔客气了。”任容祯很爽快的干了杯盏里的酒。

  金桐树义愤填膺地道:“就是,遇上那等蛮横的地痞流氓,咱们这些善良百姓就只能任人宰割,故事话本写的半点都没错,官兵跟强盗本是一家,咱们就算去报官了也无用,那些贼官收了强盗的好处,哪会为咱们老百姓出头,不跟着一块儿欺压老百姓就不错了。”

  任容祯咳了两声。“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这世上也有清廉的好官。”他们一家都是官,说官兵跟强盗本是一家,这实在……

  “我才不信。”金桐树啧了一声。“若有清廉的好官,那曾瘌痢横行霸道那么久了,就不信衙里的人不知情,还不是由着他胡来?有心办他,他早去吃牢饭了。”

  奉莲娘催道:“别说了,趁着饭菜尚热,快吃吧。”

  金桐树果真不再碎碎念,一张嘴开开阖阖,改忙着吃饭。

  一家人正吃得欢,外面传来动静。

  “有人在吗?大秀啊!在不在家啊?”

  一家人你看我、我看你,那声音又挺陌生的,奉莲娘不解地问道:“这个时候会是什么人?”

  金大秀站起身。“我去看看。”

  没一会儿,金大秀便迎进来村长吴进和一个面生的中年人,那中年人年约五十开外,穿着淡灰色的便袍,眼神看起来颇为精明但又一脸随和的笑意。

  奉莲娘慌忙起身对吴进说道:“吴叔,您怎么来了?”

  金大秀适才在外头已听过吴进说明了,便道:“地契上要补个手印,吴叔特意给送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