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金桐蕊虽然忙着招呼众人品汤,可也没忽略有个人一直在看着她,那深究的眸光似是要把她看出个子丑窗卯来。

  我的老天鹅啊,这人怎么就那么不好糊弄呢?

  先前她就提醒过自己,任容祯不像她爹娘和弟弟那么好搪塞,偏偏狗改不了吃屎,前世她就不是个性子慎密的,话时常不经大脑脱口而出,被她老爸责备不只一次两次,如今自然相同,想说什么就说出来了,学不来在脑子里洧练一回再说。

  总之,她日后说话定要格外小心再小心,莫再露出穿越人的破绽了。

  打从张广找了地霸曾瘌痢找金桐蕊麻烦之后,金大秀担心还会发生相同的事,便坚持要陪同她们一块儿去摆摊。

  金桐树有了轮椅之后也不甘再闷在家,也吵着要一起去,金家人全都出门了,也没有独留任容祯看屋子的道理,便索性锁了门,全部一起去。

  于是乎,他们天天如此,晨起,吃过了早饭便一起去镇上摆摊,约莫半个时辰便能卖光凉皮,再一起在镇子里逛逛,响午打道回府,吃过午饭再一块准备隔日要卖的料,忙碌一下午,吃过晚饭,一家人在小院子里闲嗑牙,倒也其乐融融。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任容祯真有种错觉,他好像自小就在金家长大似的,连他自己也想不通,他一个驰骋沙场的人,怎能如此毫无违和地适应了农村生活?

  也不知京里如何了?父母家人必定十分焦急,他们肯定到现在还在寻找他的下落,而他二哥的个性更是没有见到他的尸首,就不会认定他已经死了。

  虽然明知道这一点,但他却莫名的不想立刻回京,也许是因为他自年少起便长年在边关历练,偶尔回京也待不上一个月就又回到边关,从未真正的休养生息,才会阴错阳差的来到金家住下后就犯懒了。

  这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简朴单纯的生活对他是全新的体验,想他过去在战地时,需得时时提高警觉,尤其他面对的边疆鞑子又专会搞小动作,这些年在雁门关,他不曾安稳的睡过一觉,而在这里,夜里听着外头吵死人的蝉鸣和房里金大秀和金桐树此起彼落的打鼾声,他竟是能一觉到天亮,也算是奇事了。

  “姊,照这样下去,咱们很快可以买牛车了吧?”金桐树盘算着,越说越是亢奋,“到时坐着牛车,你跟爹娘就可以舒服点了。”

  每日他们做完生意要回家时,正午的太阳直直照下来,烤得人头昏眼花,要在烈日下走上半个时辰,任谁都吃不消。

  “你心还真小。”金桐蕊弯起一抹笑容。“何止能买牛车,马车都能买了,等有了马车,保不定还能往县城里做生意呢!”

  这一向都是金大秀推板车在前,奉莲娘在旁边陪他说话,中间是金桐蕊姊弟,押后的是任容祯。

  此时,任容祯看着金桐蕊纤细的背影多了一丝笑意,这姑娘家当真是一点儿也不谦虚。也是,有这么一手好厨艺,又何须谦虚?

  “姊,你说往县城里做生意吗?”金桐树眼睛一亮,夸张的屏息道:“我的老天!县城里的人有多少啊?那可不能每日只卖四十份凉皮了,至少要备下一百份才行!”

  任容祯觉得有必要提醒这两只井底之蛙一下,淡淡地道:“等天气转凉,就算你有马车能往县城做生意,也无人要吃凉皮了,届时你当如何?”

  金桐蕊回头对他扮了个鬼脸。“不劳小王爷费心,我早想好了,等天气凉了,就不卖凉皮了,改卖热呼呼的吃食。”

  “哦?小王妃竟懂得未雨绸缪,真是失敬。”任容祯装模作样的随便拱手抱了个拳,饶富兴味地问道:“不知小王妃要改做何样吃食生意?”

  金桐蕊突然绽出一抹浅笑。“这是商业机密,不能随随便便透露给你知道。”

  任容祯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突然绽放的笑容,他的心怦然一跳。

  这个姑娘,做厨时神釆飞扬,面对极品亲戚又能泼辣强悍,对耍蛮的前未婚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表现得不卑不亢,对家人全心全意的付出,一心扑在家人身上,再苦再累也不怕,跟柔婉端庄半点都扯不上边,可偏生比那些个大家子里的千金小姐让他看着顺眼……

  慢着!他到底在想什么?为何想的尽是她的优点?他就没有别人好想了吗?为什么要想她?

  “姊,那你告诉我你打算卖什么,我绝对不会说出去。”金桐树涎着脸道。

  “算了吧你!”金桐蕊一根手指直直的往弟弟额心戳过去,“我看你每日和那饼子小西施倒是聊得挺欢的,连咱们家的母鸡每日下了几个蛋都跟她说,要是我跟你讲了,转头你把我的商业机密跟那饼子小西施说了,我要往哪里哭去?”

  金桐树蓦然涨红了脸,强辩道:“我、我哪有!就是……打个招呼,要不要说成这样啊!”

  走在前面的金大秀、奉莲娘听见姊弟俩斗嘴的内容,对看了一眼,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那饼子小西施姓孙,名唤蓉儿,约十二、三岁的模样,长得清清秀秀,爷孙相依为命,每日帮着爷爷出来摆摊卖饼,对他们也是一口一个大叔婶子的叫,很是乖巧,他们都很喜欢,可就是不知道人家能不能瞧上他们儿子,儿子的腿……

  唉,旁的男孩子在十四岁这当头早就谈定了亲事,但他们家,拿什么出去跟人家谈?

  “爹娘莫愁。”金桐蕊听见爹娘的叹息声了,她信誓旦旦地道:“等攒够了银子,再去县城里找最好的大夫,只要肯花银子,小树的腿肯定能治得好,到时还怕说不了亲吗?”

  听女儿这么说,金大秀、奉莲娘顿时充满了希望,又高兴了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