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她这是把去县城里为富商做席面当成了人生中最光彩的事了是吧?若是她到了京城,看到众多厨艺卓绝的大厨,不知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在门口的四人直到再也看不见马车了才进屋。

  一进屋,金桐树便无精打釆的叹了口气,艳羡地说道:“姊真好,可以去城里,我也好想去城里看一看。”

  金大秀立即训斥道:“你姊又不是去城里玩儿,她一个人要办两桌席面可不是简单的事,咱们能舒舒服服地在家坐着,你姊可是要在灶台前站上一天。”

  金桐树听了有些烦。“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过就是说说。”

  这日中午,吃的是奉莲娘做的午饭,大伙吃惯了金桐蕊做的饭,这会儿吃到奉莲娘做的饭都有些食不下咽。

  下午,四个人也没闲着,想着那凉皮生意是做长久的,多削些竹签总是不会错的,又顺道挖了满满一板车的竹笋,打算用金桐蕊教的方法做笋干。

  黄昏,金桐蕊还没回来,直到太阳都下山了,家家户户都点起了灯火,还是不见她的影儿。

  “不会是席面出了什么问题吧?”奉莲娘忧心得坐不住,一直在门口张望。

  “点点的手艺好,要做什么菜又来来回回琢磨了许久,想来席面应是不会有问题……”

  金大秀虽然这么说,但他心里也甚无把握,跟着妻子一起站在门口张望,脖子都不知道拉长几回了。

  倒是金桐树眉飞色舞,大喇喇地笑道:“哎呀!爹娘你们真是想多了,准是姊做的菜太好吃了,那些客人吃得欲罢不能,所以赵老爷又把姊留下来做晚上的席面,保不定一高兴,又给姊加了工钱呢!”

  任容祯蹙着眉正色道:“若是如此,那赵林也会打发个人来跟我们说一声,不是吗?”

  金大秀惶惶然地道:“容祯说的不错,赵老爷生意做得那样大,不是个粗心大意之人,若是要留点点做晚上的席面,肯定下午就会打发人来跟咱们说了。”

  任容祯的脸色又沉了几分。“大叔,我看事情不太对劲,您最好此刻就去村长家问问,那赵林是吴进的大舅子,差事又是吴进引荐的,他撇清不了关系。”

  金大秀和奉莲娘心里完全没有主意,听任容祯指点了明灯,金大秀忙道:“你说的不错,我这就去!”

  外头已是黑灯瞎火,金大秀去向邻居借了牛车,这一去,足足快三个时辰才回来,快把一屋子的人急死,同来的还有吴进、其子吴常利和赵府的车夫老刘以及家丁们。

  原来午饭过后,赵林便招待客人到枫林山赏花去了,要夜宿在枫林山的别庄里,管事知道主子看重金桐蕊,知道她失踪便也不敢等闲视之,派了接送金桐蕊的车夫老刘同来,又派四名家丁一块来找人。

  老刘说他大约申时就将金桐蕊送回来了,“到了镇子,姑娘说要在镇上釆买,让我在大街让她下车,她下车之后,便催着我先回府了。”

  奉莲娘已经吓得面色苍白,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抽抽噎噎地道:“点点这两日是说过等做厨的银子入袋,她要给咱们各添一身衣裳,她可能是去买布料了,可买个布匹也用不了这么久啊,肯定是出了意外……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才好?”

  金桐树这会儿也笑不出来了。“眼下都还不知道首尾,娘就别先吓自己也吓我们了。”

  金大秀慌得很。“点点会不会让人掳了?可咱们家又没钱,掳了点点有什么好处?”

  吴进蹙眉道:“大秀,前些时候曾瘌痢不是让那张广指使,在街上寻过你们麻烦吗?会不会是他干的?”

  金大秀一愣,似是没想过这个可能。

  “不可能。”任容愿斩钉截铁地道:“姓曾的若要做些什么来报复,也不会选在这风口浪尖上,否则岂不是教人一怀疑就怀疑到他头上了?所以绝不是他,你们再往别处想想,别在曾瘌痢身上兜圈子。”

  金桐树讶异的看着任容祯,心道他怎么回事,非但脸色铁青,竟然还把轮椅把手捏得都要断了似的,不知情的人,看了准会以为失踪的是他的媳妇儿。

  突地,他想到了什么,涧了润唇道:“爹、娘,我在话本子上看过,人贩子专挑落单姑娘绑走,卖到外地……”

  “不可能。”这回大声说话的是吴进,他气呼呼的驳斥道,“咱们秀水镇一向纯朴,又不靠港,从未听闻有人贩子出没,若是有,我身为村长,肯定头一个知道!”

  老刘也道:“莫说你们镇子村里了,就是县城里也没听过有人贩子的,姑娘肯定不是被人贩子绑走的。”

  金大秀愁眉锁眼地道:“若不是人贩子,也不是张广、曾瘌痢那帮人,又会是谁?咱们安分守已,向来和他人无冤无仇……”

  任容祯直白地道:“大叔,当日您救我时,我便是被山贼洗劫了财物又点了穴道,我与邢帮山贼亦是无冤无仇。”想到金桐蕊可能落入山贼手里,他眼下也没心情再装残废了,七七四十九日的毒期已过,他本来就能站了,不过是因为还不想离开金家才会继续假装。

  他这一站起来,所有人都惊呆了,连同才来不久的老刘和赵府家丁亦同,他坐在轮椅上,他们自然以为他不良于行。

  “任容祯,你……你怎么能站?”金桐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讲话都结巴了。

  任容祯认为没必要对这些人说明他在边关中毒之事,只是淡淡地道:“我的双腿亦是教恶人点了穴,以致于不能行走,如今那穴道自行解开了,便能走了。”

  当时他突然能说话也是说哑穴解了,因此金家人不疑有他,眼下找到金桐蕊才是至关紧要之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