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金桐蕊吓了一大跳,布巾差点从手里滑下来。“娘,您这是说什么呢?我怎么半句都听不懂?”

  奉莲娘柔柔一笑。“这里只有咱们娘儿俩,你也别害臊,娘都知道了。”

  金桐蕊云里雾里的。“娘,您是知道什么了啊?我害臊啥?您能说得明白些吗?”

  “就你跟容祯衣衫不整的抱在一块儿……”奉莲娘说着自己先脸红了。“村里人都瞧见了,那你爹……自然也瞧见了。”

  “什么?”金桐蕊哭笑不得。“就因为这样要叫我们成亲?”

  古人的保守她算是见识到了,抱在一起就要成亲,那这里的结婚率肯定很高。

  “你们这样自然要成亲了。”奉莲娘说得理所当然,“你都是容祯的人了,他肯定是要对你负责的。”

  金桐蕊再度傻眼,跟他抱在一起就是他的人了?还真是容易。

  她费尽唇舌解释道:“娘,我衣衫不整那是非常情况,做不得准,再说了,任容祯冒险去救我,总不好把我推给他吧,您忘了我是退了亲的,他要娶我吗?他肯定也会嫌弃我与别人订过亲……”

  “你先别急。”奉莲娘捏了捏闺女的手。“你爹问过他了,他说要娶你,说他都看了你的身子,没道理不娶你。”

  金桐蕊傻了。“他说要娶我?”

  难道他真的喜欢她?所以在废屋时才亲了她?

  可、可是……亲就亲了,有必要拿一生做赌注吗?娶了她,得要跟她对看一辈子,他确定她是他要的媳妇儿?

  “容祯还说,不想村里人对你议论纷纷,亲事要早点定下来。”奉莲娘的表情语气完全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金桐蕊当下就呆了,她仍不死心地道:“可是娘,难道你们不在意他身无分文又身无长技,也不知根底,就这样贸贸然地要把我嫁给他?”

  奉莲娘不疾不徐地回道:“容祯说他身家清白,绝对不是坏人,还说你嫁给他,他一辈子都不会让你吃苦。”

  金桐蕊错愕的瞪大了眼。“他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

  她爹娘也太好说服了,怎么能人家讲啥就信啥呢?他身家清白,也得提出个户籍证据啊,而且他现在吃她的、住她的,家里主要赚钱的人是她,他怎么敢说不会让她吃苦?

  “为什么不信?”奉莲娘苦口婆心地道:“点点,咱们跟容祯都相处一段时间了,容祯的人品,爹跟娘都信得过,你就听爹娘的,免得你大伯父又来打你的主意。”

  金桐蕊一凛。“娘,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奉莲娘不善说谎,被一逼问,便全盘托出了,“就……对面的吴婶子在外头听到的,你大伯娘说物色了一户县城富商,要把你卖去那户人家做丫鬟,那富商家的大老爷都六十多了,却极为好色,尤其爱招惹家里的丫鬟,娘是怕你大伯父、大伯娘真把你卖了,要是你让人槽蹋了,爹娘也不想活了。”

  金桐蕊一听就炸毛了。“他们凭什么卖我?!凭什么?”

  奉莲娘叹了口气。“俗话说,长兄如父,你大伯父占了你祖父的位置,咱们金家的事他都作得了主,每家的规矩都是这样的,这也无可厚非,爹娘是担心他们耍起手段来用强的,到时我们也救不了你,反正你终归要嫁人的,不如现在跟容祯成了亲,你大伯父便再也不能打你的主意了。”

  金桐蕊吸气、吐气,试囹保持冷静,好,既然都穿来了,她也只能认同这时代的歪理,看来要脱离那狗屁大伯父的掌控,她得设法和金家划清界线才行。

  “我明白了,您再让我考虑几天。”

  这一夜,金桐蕊好不容易睡着了,却作了恶梦,梦里赖子猪梧住了她的口鼻,正要玷污她,他淫笑着,他的手在她身上乱摸……梦里的一切都十分真实,彷佛她正在经历一般,她吓得惊醒过来,出了一身冷汗,看着窗子外头天也蒙蒙亮了,她索性起身,拿着干净衣物要去冲澡。

  出了门要去净房,她不由得一愣,有人起得比她更早。

  后院里,任容祯拿了根长木棍正在耍棍,耍得虎虎生风、有模有样,金桐蕊的眼神不由得有些崇拜,这时候看他像个武师似的,特别帅气迷人。

  凭良心说,他是长得很不错,前世她是迷妹,追过的偶像不在少数,任容祯的相貌放在那些偶像男团里也是半点都不逊色。

  她就这样杵在门边不动声色,有些着迷的看着他挥汗耍棍,脑子里无可避免的想到了昨夜的唇碰唇,然后再看着他,一瞬间忽然很是择动。

  感觉这东西是骗不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的,她完全不会讨厌他碰她,也不会觉得他是色狼,尤其是他用披风把她包袠起来,将她紧紧护在怀里抱着她回到家里,她心里真是很踏实,她无条件的相信他会保护她,也相信他会把她安全的送到家。

  比起再被她那狗屁大伯父卖给老男人当续弦,或者被她那无良的大伯母卖到城里做丫鬟,跟任容祯成亲好上了一百倍,如同她娘说的,她有一手厨艺傍身,他无家可归也没差,他们小夫妻好好做吃食生意,饿不死的,将来再生几个小萝卜头,她在古代的生活也能过得风生水起。

  再想想,若是昨夜她真被那赖子猪玷污成功了,照这时的标准、这里的规矩,他非但没有罪,她还得因为失了清白嫁给他,这是多可怕的事啊!

  婚后就如同赖子猪形容的,他躺着吃喝,数她做厨挣回来的银子,她不呕死才怪,若是他想跟她行房,她还不能拒绝,根本是地狱!

  如此这般,恐怖的梦境和她娘咋夜说的话在她脑中交错,就在任容祯耍棍告个段落时,她下了决心,大步走到他面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