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金大秀站起身,身子不由得晃了晃,他对任容祯扯开一抹虚弱的笑容,还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容祯啊,大叔眼皮子在打架了,去躺会儿。”

  金桐蕊吆喝一声,“娘,咱们去刷碗吧。”

  “嗯……”奉莲娘把头垂得低低的,快速收拾碗筷抹桌子,就像生怕有谁会捉着她继续聊任容祯的出身。

  “我……尿急,去撒泡尿。”金铜树也借口尿遁,飞快推着轮椅消失不见。

  任容祯见金家人瞬间鸟兽散,忍不住蹙眉咕哝,“我说实话怎么就没人信?难道我脸上刻了个骗字?”不过他随即扬出一抹笑容。

  他很是喜欢这纯良的一家人,不因他一无所有而嫌弃他,将来若是知晓他真是景亲王府的小王爷,不知道会有多惊吓?

  金桐蕊脸上的红肿直到五天后才褪了颜色,这也意味着她可以出门做生意了。

  获救后,她没说当日劫走她的是金铭文,也没说自己被逼着给了黄瓜凉皮的配方,更没说那辛苦办两桌席面得到的二十两银子被金铭文给抢走了,她只说被劫时银子丢了,她不知道丢哪儿了,可能早就被人捡走了,让她爹别巴巴去找了。

  为何她不说?她是觉得说了也无济于事,也是为难她爹,她爹老实,肯定不敢去找她二伯父一家算账,就算敢去,拿不出证据来是金铭文干的,反而会被她那厉害的二伯娘噎得说不出话,明知道劫持她的是金铭文却又拿对方一点办法都没有,一口恶气无法出,她爹心里肯定会像油煎似的,会气坏身子的。

  反正炙夏快过去了,她也打算不做凉皮生意了,如果她二伯父一家要做就随他们,她另有盘算,她相信心眼那样坏的人自有天会收。

  说起来,她为了琢磨那两桌席面加上后来养脸上的伤,也有十来天没做生意了,那些个日日都要跟她买一份凉皮吃的乡亲肯定馋得紧,因此今日她特别备下了六十份凉皮,还把黄瓜多腌了一倍,售价打八折,价格降为八文钱,算是给那些等了她十多日的忠实顾客的优惠。

  想到能做生意她就神清气爽,正当她喜孜孜的把做生意的东西都准备好,全家人要一块儿出去摆摊时,金大山来了,这回他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金大秀一见到来人,肩膀都垮下来了,他蹙眉迎了上去。“大哥怎么来了?有事吗?”

  上回大哥讨凉皮配方不成,两家算是正式撕破脸了,金大秀虽然不若过去见到大哥时的唯唯诺诺,但还是惴惴不安,总觉得没有好事。

  金大山哼了声,瞥了他们堆满东西的板车一眼。“自然是有事才会来,你当我没事喜欢上你这儿吗?”

  金桐蕊见他那高高在上的态度就打从心里不爽,她大声说道:“我们正要赶着出去摆摊,大伯父有事快说、有屁快放,别耽误了我们的时间。”

  任容祯听了直想笑,能如此目无尊长,这村头村尾恐怕就只有这妮子做的到。

  金大山很不高兴,他瞪了四弟一眼。“老四,你教出来的好女儿,这样跟长辈讲话。”

  金桐蕊又抢着道:“大伯父教出来的女儿也不比我差啊,上回我们收留她住在我们家,她却是连称呼我爹娘一声都没有,还连个碗都不会洗,茶来伸手,饭来张口,有够没家教的。”

  金大山被堵得脸色有点难看,随即又来了气势,先是劈头盖脸的把金桐蕊数落了一顿,说她的丑事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丢尽金家的脸,跟着又把矛头对准了金大秀撒火,指责金大秀没把老母亲放在眼里,金桐蕊订了亲竟不通知大房,他们还是听人说才知道的。

  众人皆安静的听金大山骂骂咧咧,待他终于告一段落,金桐蕊才呵呵一笑,“我订亲的事,左右大伯父你也知道了,今日上门莫不是来给侄女我添妆的?侄女就先跟您说声谢谢了。”

  金大山的脸抽了抽,哼了一声,不回答金桐蕊的话,转而对金大秀不阴不阳地道:“我说你,不但教出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还本事到把祖田给卖了,有这回事没有?”

  原本还能装淡定的金大秀和奉莲娘一听都慌了。

  金桐蕊则是在心里冷笑连连,她就知道这个狗屁大伯父不安好心,原来是为卖地一事来的,虽然买地那人答应了要保密,可纸包不住火,日子久了,传出去也在情理之中,倒是这大伯父还真有脸,竟然真的上门来质问,俗话说人善被人欺,今天她就让大伯父知道她不是吃素的,不是他们一家都泥人似的能任由他捏扁揉圆!

  她瞬间像吃了火药,大声说道:“大伯父,地是我爹的,我们日子过不下去了,我爹卖了地让我们能吃一口饭,哪里不对了?不然您是要我们喝西北风过日子吗?”

  金大山气鼓鼓地回道:“你懂啥?田是庄稼人的根,卖了祖田就是背祖忘宗!还有,大人说话,你这丫头片子插什么嘴,你当在跟谁说话?小心我把你逐出族谱!”

  金桐蕊丝毫不怕,挑起眉头又道:“我爹老实口拙,不像大伯父你那么阴险狡诈,我怕我爹给你欺负了,帮他说话不成吗?”

  金大山额头的青筋爆出,脸颊明显抽动,咬牙切齿地道:“你这死丫头,竟敢说我阴险狡诈?”

  金大秀不想事情越闹越大,安抚女儿道:“好了,点点,你莫再说了。”接着又对自家大哥说道:“地我已经卖了,大哥还想怎么着,一次说明白吧,我们还要赶着出门做生意,凉皮放久了可不行。”

  金大山见好就收,这才满意地道:“既然你把地卖了,那祖田是咱们金家的,你可就没有独吞的理,我还要奉养老娘,那块地卖了多少银子,快些拿出来,你要是想独吞,我可就无法保证外头会将你说得多难听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