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妙膳小王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金大秀奇怪地道:“二嫂怎地也会做黄瓜凉皮了?”

  金桐树浑然不以为意,边吃花生边道:“准是二伯娘找人潜在大伯父的铺子里偷学的,铭文哥不是专做鸡鸣狗盗的事儿吗?这可是他的专长,就是他找人干的没错。”

  金桐蕊当没听见弟弟的话,她往半空丢了颗花生,张嘴稳稳地接住,正得意着,不经意瞥见任容祯正看着她,目光深沉,她吓了一跳,莫名感到心虚,不自觉站了起来。“我去茅房。”

  她一路跑到后院才停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喘气,心脏怦怦跳得厉害。

  奇怪了,她又不是干了什么坏事,怎么被他一看,她就不安了?

  “歇够了吗?”

  她本能的点了点头。“嗯。”

  “歇够了就转过身来。”

  不妙!这声音——

  她直起身来,非常缓慢的转了过去,果然看到任容祯一脸深沉的瞪视着自己,她的心又是用力一跳,觉得他肯定把事情看得透亮了,即便不能完全明白,也知道她没有说实话。

  唉唉,她爹娘和弟弟听了都没追究的事,他怎地偏偏就上心了?他果真是个难缠人物。

  “嗨——”她尴尬的冲着他摆了摆手。“你也要去茅房吗?那、那你先去好了,我不急。”

  “茅你个鬼!”任容祯杀气腾腾地拽着她的手。“跟我来!”

  他一直把她拉到了竹林里这才松了手,森森地看着她。

  金桐蕊喘到不行。“你你、你是短跑选手吗,怎地跑这么快?”

  “你说实话,那夜劫走你的人究竟是谁?”

  见他的目光又严厉了些,她深深觉得自己的脑子是不可能赢了他的,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和盘托出。

  听她说完,任容祯脸上的寒霜更厚了。“平时那么伶俐泼辣的人,怎么紧要时刻就变得呆久呆脑?放任主谋逍遥法外,难保他不会食髄知味,再来一次。”

  金桐蕊也知道自个儿站不住脚,好声好气地道:“我不是说了吗,我是怕我爹难做人,既想为我讨公道又不敢去向二伯父问责,恐怕会闷坏了身子,现在又没有足够的银子给我爹找好大夫,要是我爹真怎么了该怎么办?”

  他凝视着她良久,这才道:“看在你一片孝心,说的也有几分道理的分上,这次就算了,以后若是再犯,我可不会再轻轻放过。”

  她有些啼笑皆非,歪头蹙眉道:“喂,任容祯,咱们还不是夫妻,凭什么你来教训我?”

  任容祯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她没料到他会突然有这样的举动,惊呼一声,身子微微往后倾,他有力厚实的手掌紧紧扣住她的后腰,没让她跌倒,那张俊挺的面容蓦然近在咫尺,她心头一热,瞬间心脏急跳,耳根子也微微发烫。

  她下意识舔了下嘴角。“你你……你干么?”

  “这句话是我要问你的。”任容祯拉下脸来,不悦地道:“都请村长来喝过订亲酒了,我是你板上钉钉的夫君,正所谓夫君大于天,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你听我的是天经地义,往后也得听我的,一辈子都得听我的,我哪一点不能教讪你了?”

  “啥?!”金桐蕊不高兴地轻叫一声,“谁说我一定要嫁给你了,你不知道我悔过婚吗?有一就有二,无三不成礼。”

  他被她这套理论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警告的瞪着她,恨恨地道:“闭嘴!我真真要被你这妮子气死了!”话音方落,他的唇更贴上了她的。

  她感觉到好像有狂风暴雨在蹂躏她的唇,不不,说狂风暴雨还不够贴切,他的吻汹涌狂野,应该是海啸才对。

  任容祯吻够了,自觉出够气了,这才放开了她的唇。

  金桐蕊在他一连串的吮吻攻击下,身子早就虚软无力,只觉得自己的两片唇像有火在烧一般热辣辣又肿肿的。

  他将她牢牢锁在臂弯里,沉声道:“你发誓往后都不会有事瞒着我,否则我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她不由得轻抽了口气。“我干么拿你发誓,拿我自个儿发誓不成吗?”

  “不成!”任容祯托起了她的下巴,眼眸直直望入她眼底,一字一句有力地道:“一定要拿我发誓,你才会信守誓言。”

  金桐蕊蹙眉。“你这个人还真狠毒耶。”

  他捉住了她的小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快点发誓,不然咱们就别回去了,在这里耗着。”

  “好好好,发誓就发誓。”

  她只好如他所愿的发了誓,他这才罢休。

  并肩走回家的路上,她忍不住问道:“你看起来也不像有病,怎么总爱说自己是景亲王府的小王爷?你是不是小时候看过什么小王爷下江南的话本,对小王爷这角色特别迷恋?”

  “说什么呢?”任容祯揉了揉她的头笑道:“我就是景亲王府的小王爷,跟话本有何干系了?”

  “最好是。”金桐蕊朝天哼道:“那我真是小王妃了,飞上枝头做凤凰,真好。”

  他不自觉勾起笑。“让你做小王妃,你不怕吗?”

  她拾头挺胸,一抹调皮的笑意在她嘴角若隐若现。“不是有你在身边吗?正所谓夫君大于天,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你做乞丐,我就做乞丐婆,你做小王爷,我就做小王妃,你让我靠着,我有什么好怕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